• 確認
  • .
2018/09/24 | 平雨晨
「男性開腿」與座位中間的把手呈現了何種性別政治?
本文並非單純檢討曾將手肘放在座位中間把手的男性,而是期盼從公共空間裡細微的性別互動,看見跳脫「生理結構」舒適度思考的性別結構問題:社會如何運作性別,性別秩序又如何細微的日常中影響著我們,我們習以為常的公共空間其實正上演何種性別權力關係。
2018/05/19 | 精選書摘
日本地方創生經驗:高速鐵路不是地方活化的「夢幻底牌」
最重要的是「不對高速鐵路抱有過多的期待」。自己的地方要靠什麼存活?為此所需要的活動是什麼?這樣的基本方針更重要。為了實現這項方針而活用交通手段,才是基本。回顧過去的案例,在高速鐵路開通時,以下三點是成功的必要條件。
2018/03/16 | Fabg Cheng
捷運「吃到飽月票」能轉移搭乘行為嗎?數據證明價格不是唯一誘因
其實票價不是通勤族思考的唯一觀點,公共運輸是否能較為方便、是否能較為省時,配合適當的票價,整個複合決策結果,才是影響公共運輸旅次是否轉移的決策因子。
2018/02/03 | Abby Huang
兔子可以,「蜜袋鼯」卻不行?雙鐵規定:目前只有六種動物能上車
根據高鐵「乘車須知」,高鐵所轄車站及列車範圍內,原則上不得攜帶動物進入,不過有幾種情事不在此限。
2018/01/04 | FORTUNE
伊隆馬斯克稱公共運輸「就是和連環殺手一起搭車」
鋼鐵人馬斯克新創的The Boring Company打出「精緻運輸」的概念遭許多大眾運輸專家駁斥,加入網路筆戰,大罵馬斯克的交通規劃屬於菁英主義,對馬斯克個性化運輸的夢想感到懷疑。
2018/01/01 | Fabg Cheng
數據會說話:北捷、高捷和桃捷機場線的營運績效如何?
筆者將以今年第三季(7-9月),台北捷運、高雄捷運與桃園機場捷運進行比較說明,看看雖然在不同城市,捷運系統卻有著它營運特性的相同與差異。
2017/12/13 | 讀者投書
求快還是求安全?不可逆的捷運電扶梯文化
快與安全只有一步之隔,踏出你的一小步,決定要怎麼走,畢竟路是自己走出來的。
2017/12/07 | 精選書摘
交通阻塞=道路空間不夠?西雅圖的痛苦經驗,值得我們借鏡
在交通議題上,西雅圖一方面邁向完善捷運系統的願景,令人期待;另一方面,卻也逃不開汽車文化的緊箍咒,以為道路建設非得成為解決交通問題的選項,結果弄出了一個不斷製造麻煩的錢坑隧道工程,痛苦的經驗,值得我們借鏡。
2017/11/28 | 羊正鈺
每到冬季就「紅色警戒」,高雄大眾運輸未來3個月「不用錢」
中部及南部的環保團體,將在12月17日分別在台中市及高雄市舉辦反空污大遊行,時間都是當天下午1時起,分別在台中市議會廣場及高雄市博愛二路捷運凹仔底站4號出口集合。
紐約地城迷航:再沒有比紐約地鐵更適合體驗紐約的荒謬
紐約在二戰後幾乎就荒廢了地鐵這項科目。從1940年到現在整個系統只新增了大約30個站,大部分還是整建故有車站而來的。然而這一百年之間,紐約並沒有停止成長,人口更是翻倍再翻倍,至今平均每個工作日都有570萬人次要塞進這小小的系統再從另外一端擠出來。過去幾年內搭乘人數的暴增,已經使地鐵準點率從八、九成大幅衰減到六成。
2017/10/23 | TNL 編輯
台鐵自強號票價擬漲2成,台北到高雄可能會破千
台鐵已22年沒漲,這回傳出明年起實施「分批優惠」,首批將影響使用電子票證的通勤族,交通部今日對此提出說明。
2017/09/12 | 精選轉載
【圖輯】身為高雄人,為什麼我們搭不到捷運?
常常有名嘴質疑,「高雄人怎麼可以蓋黃線捷運嗎?怎麼可以有輕軌?」、「高雄人又不搭捷運!蓋了也浪費⋯⋯」、「南部人不是最喜歡騎機車嗎?」為什麼我們高雄人,常常覺得搭不到捷運勒?
政府應在「空污警報日」提供大眾運輸免費搭乘優惠
政府應儘速健全公車接駁路網,並在空污警報日—空氣品質指標(AQI)達紅色時,提供民眾免費搭乘捷運與公車的優惠,並積極鼓勵民眾搭乘大眾運輸工具。
2017/08/18 | 林艾德
台灣最沒水準的風景就是這些「自以為是的文化人」
閱讀、知識、教育,從來都是階級下的產物,知識份子有喚醒階級意識的義務,而不是像你們使用知識在鞏固階級。你享受著階級紅利、開著進口車說別人都是被大眾運輸運來運去的傻瓜?這種人沒有資格當知識份子,你們只是階級的打手。
2017/07/08 | 羊正鈺
全台首輛「無人巴士」現身台大校園,開放一週預約試乘
「當各國、各大企業都在發展Level 5的個人自動駕駛時,台灣若主打自動巴士發展,會很有機會取得先機。」
2017/06/30 | 幹幹貓
【插畫】博愛座到底是讓給需要的人,還是只能給老人?
博愛座到底是給需要的人?還是只能給老人呢?或許我們在教育上,給了一些人錯誤的觀念。
2017/06/28 | 讀者投書
前瞻計畫吵翻天,我們可以不激情地思考軌道政策嗎?
我們認為與其拿規劃時的樂觀數據就開始興建公共工程,或許可用更簡便的方式,挑選手頭上的政策工具及能掌握的大眾運輸,先「POC」跟「POB」的實驗政策可行性,驗證或培養規劃路線上人民的公共運輸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