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4 | 精選書摘
《遺忘的慰藉》:「全面記憶」的神話——經歷過的一切永不磨滅? 
即使是以其姓氏命名的嚴重記憶失調症,也無法抹除原本的痕跡。在病患的記憶中「所有曾經震動的弦都會持續迴響,所有曾經有過的念頭都蕩漾著輕柔的回音。」
2018/09/09 | 精選書摘
《數位幸福學》:訓練心智就跟訓練小狗一樣,愈早行動愈好
如果幸福是我們尋求的答案,那麼,我們就要計算如何讓心智達到最適狀態,以尋得幸福。在心理學上,「後設認知」(metacognition)一詞描述的便是這種最適的心智狀態,也就是一種對自身想法的認知覺察。
2018/09/01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下):為什麼哈利波特沒有成為罪犯?
正常的人都可能有不正常的大腦掃描圖像,反過來說,很可能有不正常的兇嫌卻有著正常的大腦功能。我們不能光拿大腦影像圖這種高科技工具就說誰正常或是連續殺人犯。不過,我們的確可以從中得到重要的線索,藉以得知大腦什麼地方失功能時會引發暴力。
2018/09/01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上):連續殺人犯的大腦有什麼不一樣?
《沉默的羔羊》中,連續殺人犯漢尼拔斥責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竟然試圖用紙筆測驗來分析他,直接說那是「笨拙無用的小玩意兒」。如今有了大腦造影以及核磁共振儀等技術,可輔助我們針對大腦生理構造上的檢視,提供視覺的證據,也影響了未來對犯罪學的研究以及進入到法院的審判佐證、自由意志、罪與罰的審視。
2018/08/22 | 史丹福
把腦部組織注射入血液中,會發生甚麼事?
曾有科學家發現,如果把腦部組織注射入動物的靜脈內,牠會立即死亡。原來這跟身體內的凝血系統有關。
2018/08/10 | TIME
你的名字:為什麼我們老是記不住人名?
如果真的忘記了,試著回想和那人相遇的場景——場合、你們談的其他事情、諸如此類。嘗試在認知上回溯你們認識的每一個步驟。
2018/07/28 | TIME
阿茲海默症的可能風險因子:高血壓
直到更多研究完成前,阿法妮塔基斯表示這個結果都應鼓勵人們專注在維持健康的血壓,這不僅僅是為了心臟,也是為了大腦的健康。
《藥物讓人上癮》:除了「向毒品說不」,如何從科學觀點看藥物?
如何區分藥物與遭法律列管的毒品?《藥物讓人上癮》定義:「藥物指任何能改變精神狀態或身體功能的化學物質」,恐怕長期以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毒品」,就本質上來說,其實與人們為了治療一般疾病所服用的藥物相去不遠。
2018/07/26 | 精選書摘
《恐懼的力量》:利他主義者不是起於缺乏恐懼,而是因為恐懼
利他主義者對他人恐懼顯現強烈同情,這揭露一項重要事實:無畏和勇敢之間存在重要的區別。許多心理病態者真的什麼都不怕,因此他們很難理解他人的恐懼。利他者對他人恐懼有如此強烈的同理反應,表明他們對恐懼非常敏感,而不是無所畏懼。
2018/07/26 | 精選書摘
《恐懼的力量》:你會捐給陌生人一顆你的腎臟嗎?
「站在哈洛德的立場想,要救某位你不認識的人、那些你從來沒見過的人,甘冒生命危險並不容易。我問自己,『我做得到嗎?』而我的回答是『不』。我知道這意謂著什麼,意思是你會只剩一顆腎,有一天你的生命可能會有危險。他一定有……特別的心腸。」特別的心腸──還是特別的腦?
2018/07/25 | 蔡國淦醫生
尋找快樂的密碼︰D.O.E.S.
雖然我知道在香港,生活有時並不快樂,但絕對不是無計可施。
2018/07/21 | 精選書摘
《如何讓人信任你》:一個小動作,就能創造出「性、肯定和搖滾反應」
在醫療照護的創新時代,許多人都尋求快速治療。新世代的緩和療法,確實能幫助某些有明顯情緒障礙的人平靜下來、控制憂鬱並改善關係。但是,我在這個領域的研究讓我深信,想要控制信任的化學反應,最好的方法不是透過醫藥,而是行為調整。
2018/07/10 | 精選書摘
《意識宇宙簡史》:為什麼你的大腦不喜歡披頭四?
當一個人喜歡或不喜歡一首音樂時,是心念而不是大腦中「喜悅-痛苦」的中心做出決定。當作曲家得到靈感時,是他的心念提供靈感,不是他的神經元。要怎麼確定呢?答案可以寫滿整本書,但讓我們分成三個部分來說。
2018/07/10 | TIME
我們需要多少運動量,才能大腦保持靈敏健康?
健康團體建議,成人每週至少要做150分鐘中等以上強度的運動,以保持心臟健康。然而若要保持大腦靈敏,這樣的運動量夠嗎?
2018/06/29 | 精選書摘
阿茲海默醫師,和讓他名留青史的病人奧古斯塔
在一九○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極度悲傷的阿茲海默勤勉地在精神病院工作。他把自己埋首於工作之中,比以往看診更多病人並工作到很晚。他一點也沒有想到那位讓他名留歷史的病患,正坐在他面前吃著花椰菜與豬肉作為午餐。
2018/06/26 | 精選書摘
大約一百人當中,就有一名迷人又善於社交的「病態人格者」
無論如何,我們可以說,大約一百個人當中,就有一名病態人格者。日本人口約有一億兩千七百萬人,所以當中就有一百二十萬人是病態人格者。病態人格者就混雜在你我周遭的人群裡,今天也出沒在你的身邊,乃至於你的親朋好友、上班同事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