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02 | 精選書摘
胡波最後遺作《遠處的拉莫》選摘:現在我是死亡的蕩婦,不會再去任何地方
本書集結胡遷離世前,自2017年6至10月的最後遺作,包含十二則中短篇故事、一部未及排演的劇本,文章排序皆由他親自擬定。特別收錄一篇生前訪談,以及胡遷大事年表。
2019/01/04 | TNL特稿
焦點院線《大象席地而坐》:抱著希望是傻子才會做的事情
在胡波過世以後,他的教父貝拉塔爾懇請眾人買票進戲院觀看這部作品。影片用寓言開場的方式可能也讓人想起《鯨魚馬戲團》開頭那段關於太陽系的故事。兩人的影片風格背後都有著社會背景的來由。
2019/01/30 | TNL特稿
胡波最後遺作《遠處的拉莫》:凝視巨大的私人痛苦,得以挖掘出世界的深意
在創作這本書的半年裡,他經歷了太多真實的絕望——有的事後來人們知道了,有的事人們則永遠不會知道。他沒有被這一切摧毀,而是選擇去凝視巨大的私人痛苦,通過它們挖掘出世界的本質和深意,又將這些轉化成了創作——最終,這組小說保留了他最純正最獨特的文學聲音。這也是波特萊爾所定義的,現代生活的英雄。
2019/01/15 | TNL特稿
【國際影展紀事】2018羅馬電影節:專訪選片人喬凡娜芙維
「1980年代剛好是中國電影的黃金年代」,羅馬電影節的選片人喬凡娜笑道:「我是義大利人,但是我的熱情一直不在義大利電影上」⋯我腦海中浮現2018羅馬電影節的選片人單元「我們生命中的電影」裡,她選的是張藝謀的《菊豆》。
他把一生當成作品來活——還原青年導演胡遷的短暫過往
在藝術事業初現崢嶸的時候,胡遷卻選擇了終結自己的生命。胡遷之死,激起了層層漣漪。同時,關於他自殺原因的推測在社交媒體上瘋狂傳播,因為處女作難產、因為窮困、或因為失戀……我們找到了胡遷的好友、同窗和商業合作夥伴,試圖還原他年輕生命中短暫的過往。
2019/02/02 | 精選書摘
胡波最後遺作《遠處的拉莫》推薦文:灰燼的祕密——胡遷/胡波隨想
率先抵達的胡遷/胡波以完全燃燒之姿提醒我們,成就你幸福、帶給你終極自由的,不會是盆滿缽滿的黃金或神蹟,因為只要你還活著,就得活在支離破滅的當代處境,不再輕信,沒有解方,此時何妨一作白骨觀(memento mo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