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16 | TIME
避孕藥問世50週年:歷史學家暢談波瀾壯闊的避孕史
避孕在特定時期,為一些特定國家提供了一個窗口,讓他們懂得重視女性的權利,或者更廣義而言,更懂得重視人權。
2018/10/13 | 精選書摘
20世紀最傳奇的音樂故事:梅湘於德軍戰俘營中創作、首演的《時間終結四重奏》
這闕樂曲證明了,精神的永恆自由凌駕於肉身的現世禁錮;它也例示了,失去自由的監禁反而弔詭地釋放出了一部作品的光輝;這首絕唱不僅成為了創造力的明證,它也印證了一名虔誠天主教徒的堅定信念,而且,對於參與《時間終結四重奏》首演的梅湘的音樂夥伴們來說,它也反映了他們各自人生中的信仰面向。
2018/10/04 | 羊正鈺
「中國主教」首次出席世界主教會議,方濟各哽咽的背後「說不出的苦」
中梵之間歷經數十年僵局,針對誰來領導中國大約1200萬名天主教徒僵持不下,雙方22日簽下協議,教宗認可北京政府任命的7名主教。
2018/10/04 | TIME
教宗也知道,中梵主教協議將讓中國地下教會「受苦」
自中國共產黨掌政的近70年以來,主教任命問題一直是中國與梵蒂岡恢復外交關係最大的絆腳石。教廷堅持主教任命乃是教宗的權利,以確保追溯至耶穌最初使徒的「宗徒傳承」能一脈相承。
梵蒂岡的中國夢:當代天主教的「回埃及記」
在「主教任命協議」後,雖然梵蒂岡的教宗就可以置喙中國「地上教會」的主教人選,但此後的中國主教,在教會事務上是聽從中國政府,還是聽從梵蒂岡的教廷?
2018/09/22 | 李修慧
梵蒂岡宣布已與中國達成「歷史性」協議,外交部:有先知會台灣
最新外電消息指稱,梵蒂岡剛剛主動宣布,梵蒂岡已與中國達成「歷史性的」主教任命協議。
2018/09/21 | 張孟仁
梵蒂岡保守派內外夾擊,中國主教任命協議可能過關?
教宗方濟各堅稱,前任本篤十六世在2007年所公布的〈對中國天主教徒的牧靈信函〉依舊有效力,而該信內容即是強調中國教會的獨立與天主教義並不相容。而如今方濟各是否背道而馳?
2018/09/16 | 英語島
樂觀的菲律賓人:「Bahala Na!」就這樣吧,都是神的旨意
大火沒有燒掉居民的希望,現場充滿著歡笑聲,重建工作反而有一種大興土木的錯覺,整個氣氛感覺充滿希望。我不禁好奇,是什麼原因讓菲律賓人如此樂觀正面,面對災難依然能掛起笑容?
2018/09/14 | TIME
教宗改變了天主教對死刑的定位,最高法院會跟進嗎?
現狀來看,維持死刑的美國似乎顯得異常,就像否定人權和廢除死刑之間的連結一般,只要美國真正廢除死刑,其他國家,無論是民主政體或是獨裁統治,就無法繼續拿美國作為自己的擋箭牌。
2018/09/04 | 精選書摘
《從此刻到永恆》:夾在天主教與原民信仰之間的通靈頭骨
希美娜將自己的四尊那堤塔一一取出,擺在一塊木板上。我請她幫我介紹一下。年代最久遠的頭骨是她叔叔盧卡斯的。之前提過,頭骨通常來自陌生人,但有時也可能是收藏者的家人。「他保佑我家不遭小偷。」她說明道。
2018/08/27 | Abby Huang
小孩出櫃怎麼辦?教宗方濟各:父母不要沈默以對,應該對話和理解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上周末前往愛爾蘭訪視,在返回梵蒂岡途中,談到同志父母應盡的責任。
2018/08/14 | TIME
阿根廷否決墮胎合法化,展現天主教會對女性慾望的深度恐懼
如果我們更深入的探討這個議題,會發現議題的核心是女性能否展現自己的性慾,以及女性到底有沒有權利來決定自己是否要當一位母親。總結來說,就是女性的慾望。
2018/07/24 | 潘寬
看到蔣月惠,想起烏拉圭前總統穆西卡
有些時候,政治讓人失望,因為許多曾經崇高的政治理念和承諾,在勝選之後成為笑話;然而不少台灣人投票時,卻仍舊選黨不選人。即便如此,看看烏拉圭前總統和屏東縣蔣議員等簡樸而始終堅持理想、勇於改革的政治人物,是否讓人再度燃起對政治的希望?
2018/07/07 | Jian
嗜菸酒的木雕是天使還是魔鬼?瓜地馬拉高地「瑪西蒙」信仰
當我們用既有的宗教觀或文化觀去評論時,也要記得別落入殖民者的優位主義中。也許現在看來不倫不類的特殊現象,是一個正在演化階段的未來主流文化,而現下任何的價值觀判斷,將時間軸拉長時回頭看,也有可能變成缺乏資訊下的短見。
2018/05/27 | 李修慧
17萬人跨海墮胎後,愛爾蘭公投廢除施行35年的「墮胎禁令」
66.4%選民支持廢除憲法墮胎禁令,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表示,「人民已經發聲,告訴大眾,我們是一個信任女性並尊重她們意願的國家。」
2018/04/30 | 張孟仁
為何教宗對性侵指證歷歷的「狼神父們」無動於衷?
倘若當地教會一味包庇,拿不出證據,那教宗自然傾向於「無動於衷」;反之,萬一證據確鑿,教宗才會「零容忍」。
2018/04/21 | Lo
【圖輯】沒有自由的信仰:遊走在官方與地下教會之間的中國天主教徒
「你們想想,從建築物的雄偉程度,可以看到一個國家真正重要的東西,在許多歐洲國家最大的建築物就是教堂。在中國,最大的建築物都是銀行或政府機關,因為那才是真正的信仰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