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10/04 | 陳韻竹
住在天堂裡的人說:遊客想進來,我卻想出去
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一個叫天堂的地方,但住在這裡的人,真的感覺在「天堂」嗎?我們似乎可以隱約看見一個地方的經濟、階級、風俗民情,甚至地理條件,如何形塑一個想像不到的人生。
2016/09/18 | 世界微光
站在瑞典人和中東移民之間,她看見台灣人活在世界村的責任
J相信,雖然她來自「看似毫無瓜葛」的第三國台灣,但身處萬物都息息相關的世界村,多一個人促進文化溝通,或許未來就能少一齣國際悲劇。未來,她仍將繼續讓自己埋在這個小社區,誰說,小小的台灣不能試著為世界和平盡一點心力呢?
2015/11/02 | 場邊故事
上天堂還是去醫院,你會讓5歲小女孩為生命做抉擇嗎?
生物倫理學者Art Caplan看完網誌,認為媽媽錯了。「一個4歲孩子或可以選擇聽甚麼音樂看哪一本圖畫書,但無可能明白死亡的意思,這種思維要9歲或10歲才開始形成。」亦有讀者狠批是媽媽一直誤導孩子。
我遺憾沒有機會說再見,但我會撐過去然後和孩子一起笑著想念你
我現在還是會每天想他一次,夜裡有時會和他說說話,我想告訴和我有類似經歷的朋友,難過哭泣很正常,沒有必要強顏歡笑,覺得沮喪並不危險,壓抑在內心深處才會
2015/01/17 | 周雪君
《從天堂回來的男孩》的男孩承認:「我沒到過天堂」
知錯能改,《從天堂回來的男孩》承認撒謊,說他沒有死去,也沒有到過天堂。
2015/01/09 | 精選轉載
恐怖份子為何血洗法國「查理週刊」?從一則丹麥的諷刺漫畫談起
你說,歷史跟小學數學課中的蝸牛問題是不是很像?牠努力往上爬了一丁點,卻還是往下滑一寸。接下來,牠會往上爬多一點,還是往下滑?牠最後終能爬上去嗎?
2014/12/01 | G WU
「大陸和台灣的真實差距」太荒謬,看完還真的哭了!
若是文中那些有關於台灣社會普遍富裕的現象是事實,那怎麼會有這麼多台灣的年輕人,需要走上街頭、需要用選票來告訴目前的執政黨,我們期待改變,期待能有更好的未來?
2014/10/29 | 雪兒
我旅行的初衷就是想要人生的中場休息,趁年輕就多去跌倒吧
有些事情不是等退休之後才來實現,因為你不知道過程中會發生什麼差錯,每個人在生命面前都是卑微,每個人在時間的面前都是平等,不要等到徹底失去才想要擁有,不要因為短暫的安逸放棄了你最原始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