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環評疑慮重重的觀塘接收站,再次發現稀有生物
觀塘案的環評審查大有問題,海審會不該因為環評通過就放行此案,還是需要回歸海岸保護的職責來審查。
2018/12/03 | 李修慧
曾一天內少了7個邦交國,卡達主動退出沙烏地為首的OPEC
卡達今日高調退出OPEC,表示要專心發展「天然氣」。一年前,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策動下,卡達一天內失去8個邦交國。而目前,OPEC由產油量豐沛的沙烏地阿拉伯主導。
2018/11/20 | 精選書摘
《2049海洋強國夢》:前進南沙才是中國「海洋石油981」的戰略使命
事實上,綜合多家國際權威機構的評測資料,西沙周邊並不是油氣資源的富集區域,所以西沙不會是未來中國遠海油氣的開發重點。
2018/10/24 | 王陽翎
習近平最大考驗:美國要令中國在南海受盡屈辱
如果以為南海只會侷限、僵持在「軍事演練」,便忽略了美國多年來早已制訂好的「蟒蛇戰略」,南海將會成為「新冷戰」令局勢不斷升溫的導火線。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加以分享。
2018/10/18 | TIME
當石油公司宣稱他們開始「變綠」了
許多氣候變遷行動者和政策制定者仍然保持警戒。石油工業過去曾長期減緩阻止氣候變遷的努力,其策略包括散播科學方面的錯誤信息。
先解決程序正義問題,我們再來討論觀塘接收站該不該蓋
觀塘案的實質正義見仁見智,但環評的程序正義確有很大的問題,而守住程序正義在民主國家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先有程序正義才能談實質正義,否則人民權力等於隨時暴露在被政府任意侵害的風險之下。
2018/10/08 | 李秉芳
史上「最黑暗」的環評大會:詹順貴下台也沒用,中油觀塘案7比2逆轉
環保署為了力拼此案通過,一改過往每個月2次環評大會的慣例,在9月26日至10月8日密集訂了3次環評大會,前兩次人數不足流會後,今天終於湊齊10人開會,出席的有6位官派代表,其他3位是學者委員。
2018/10/08 | If Lin
【圖表】8學者缺席還賠上1個副署長,為何觀塘案這麼重要?
10月8日桃園觀塘天然氣接收站環評通過,同日,環保署副署長請辭,學者環評委員發表公開信,呼籲政府觀塘環評案不該是行政規劃下的籌碼。到底觀塘天然氣接收站對台灣的能源規劃有什麼影響呢?
2018/09/15 | Abby Huang
看起來像「世界末日」:波士頓氣爆案釀1死25傷、近2萬戶停電禁點蠟燭
雖然美國多數燃氣公司已不使用老舊的鑄鐵供氣管線,但仍有1/3的老管線鋪設在紐約、波士頓及底特律3個都會區,成為當地的不定時炸彈。
2018/08/30 | TIME
我從美國史上傷亡最慘重的校園悲劇學到了什麼?
當慘劇在生活中越來越尋常,就算是無意間導致的結果,我們似乎也太容易對它們視而不見。我們因其他事物分心,最後完全遺忘。
2018/08/16 | Abby Huang
福島核災之後,日本為何還要「重啟核電」?東電高層來台引戰火
日本東京電力公司副會長說,「的確我們發生過核災,也為很多人造成困擾,但正因我們發生過核災,我們才學習到很多教訓,未來能避免重複發生。」
2018/07/05 | 精選書摘
《連結力》:忽必烈的復仇——「中國─西伯利亞」的復興
中國和俄羅斯已變成供應─需求合作夥伴,而非地緣政治集團。俄羅斯有土地和資源;中國有人和資金。描述中俄關係為反西方聯盟是錯的,因為俄羅斯領土完整的長期威脅正是中國吸收它的整個東方側腹。而它們的關係遵循了「親近你的朋友,但更親近敵人」。
2018/07/02 | 李修慧
桃園大潭藻礁不只有保育類珊瑚,又發現國際「瀕危」的幼鯊
觀塘工業區是中油天然氣接收站的預定地,但同時也是具有高度生物多樣性的藻礁區,這次又發現國際瀕危物種「鎚頭鯊」幼鯊。
2018/06/24 | Abby Huang
存量可當50年天然氣使用,台灣西南海域首度發現替代能源「可燃冰」
由於燃燒後排放二氧化碳比煤和石油低,硫化物和氮化物也少,「可燃冰」被認為是未來的新能源。不過目前開採技術尚在開發中,僅有少數國家有開採能力。
2018/06/14 | 劉彥甫
土耳其「弱勢的逆襲」,提前大選將終止艾爾多安連任美夢?
藉由外交與軍事行動轉移國內焦點,一直是艾爾多安迴避國內經濟困境的原因之一。然而土耳其關押外國記者與審查媒體播放,導致外國非常難以了解反對黨訴求的全貌。
2018/03/28 | 新公民議會
缺電、空汙、漲價各有利弊,政府必須先確定自己要什麼
為子孫千秋萬代仍要堅持非核家園的理想的反核派,請認清核電廠的除役與封存,這16~18%的電力缺口要在2025年前補實難度高,既要堅持理想,那就必須接受缺電、漲電價、火力發電增加空氣汙染及可能帶動物價齊漲、經濟成長衰退之現實,不可能兼得魚與熊掌。
2018/03/18 | 李修慧
深澳電廠和天然氣發電一樣「乾淨」?學者:台電沒公布重金屬污染
賴清德表示,深澳電廠將會燒「乾淨的煤」,加上可比擬天然氣電廠的「超超臨界」機組,汙染不高。但中興大學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卻表示,這是因為國內制定的天然氣排放標準本來就太寬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