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1 | 鄭仲嵐

天皇努力成為日本的「象徵」,讓皇室成為人民打從心底尊重的新存在

經過調查,在過去的戰後昭和時代中,對天皇「沒什麼特別感覺」的反而最多,再來才是「尊敬」、「有好感」。進入平成時代初期後,「有好感」開始慢慢增加,2008年後「尊敬」開始變多,2018年尊敬占比竟達到41%,反而是在愈近幾年時,皇室愈受到尊崇。

2019/08/25 | 讀者投書

至今不願對二戰說一聲抱歉,只因日本人的「恥感文化」

二戰後,德國上下作了徹底反省,贏得國際的認同與肯定,曾經向德國學習現代文明的日本,卻沒學到反省,導致想要遺忘過去,卻走不出歷史的陰影與泥淖。

2019/08/02 | 《卓越新聞電子報》

令和時代來臨,日本媒體眼中的皇室女性形象會改變嗎?

依據《皇室典範》,日本皇室只有男性皇族才具有皇位繼承資格。在德仁天皇登基後,日本皇室的繼承人選僅剩三人。考慮到其餘兩人的年紀,要說繼承人僅剩悠仁親王也不為過,因此該如何確保日本皇室能穩定傳承下去,便成為極為重要的課題。

2019/07/29 | 《卓越新聞電子報》

從延續血脈到國際親善:日本媒體眼中的令和時代皇室女性

「令和」時代歷經數月了,日本在新的時代能否繼往開來?日本媒體又是如何看待皇室女性與女性在家庭中的角色呢?

2019/06/12 | Patrick

歷史學者談「天皇生前退位」:明治維新以前,退位「上皇」才是真正握有實權的人

日本的皇室繼承權利只限於男性,但目前日本皇室唯一一個有皇位繼承權的男孩,是文仁親王的兒子悠仁小親王。一但未來悠仁生不出小孩,甚至悠仁並非異性戀,那日本皇室的繼承人恐怕就會斷絕。

2019/05/03 | 精選書摘

《天皇的歷史之謎》:中國古代如何記載日本天皇的「姓氏」?

宋帝國以後的中國官史,沒有再對天皇之姓有什麼記載,一方面是同時代的天皇已經不再是執政的國君,成為了「統而不治」的國家代表;在中國王朝的情報裡,天皇的存在感也每況愈下,所以對天皇姓氏的求知欲也隨之消失。

2019/05/02 | 精選書摘

《天皇的歷史之謎》:天皇有姓氏嗎?

其實在天武天皇之前,在日本以外的史料裡,也能找到倭國時代的大王曾向外國提到自己姓氏的記載。這個重要的線索來自於中國南北朝時代劉宋帝國的《宋書》。

2019/04/30 | 李秉芳

不能出席丈夫即位儀式的「平民皇妃」,雅子嫁入日本皇室的美麗與哀愁

這場即位大典是自現代以來首度將有女性在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內閣唯一女性閣員片山皋月,將在現場見證德仁即位。

2019/04/30 | 李秉芳

不能出席丈夫即位儀式的「平民皇妃」,雅子嫁入皇室的美麗與哀愁

這場即位大典仍將締造歷史,就是自現代以來首度將有女性在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內閣唯一女性閣員片山皋月(Satsuki Katayama),將在現場見證德仁即位。

2019/04/08 | 林兆彬

關於日本年號的N個冷知識

關於日本天皇年號制度,有以下幾個冷知識你不可不知!

2019/04/04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廢除元號制的理由:「令和」會成為日本最後的元號嗎?

隨著日本人口老化,以及留學生和外國人口移居日本的限制開始放寬,日本人整體支持維持元號制的呼聲很有可能將持續下降。究竟這個「獨步天下」的元號制還能維持多久?

2019/04/04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廢除元號制的理由:「令和」會成為日本最後的元號嗎?

隨著日本人口老化,以及留學生和外國人口移居日本的限制開始放寬,日本人整體支持維持元號制的呼聲很有可能將持續下降。究竟這個「獨步天下」的元號制還能維持多久?

2019/04/03 | 林兆彬

關於日本年號的N個冷知識

關於日本天皇年號制度,有以下幾個冷知識你不可不知!

2019/04/02 | 思考的蘆葦

武士、平民與萬世一系的天皇,描繪出《日本史》迷人的浮世繪

本文將聚焦在黑船入港前的日本歷史(1600~1852)。要理解日本是怎麼在現代脫穎而出,就得先理解日本到底是怎麼煉成的。近世是武士的時代,也是平民的時代;是傳統的極盛,也是現代的黎明。

2019/03/04 | 武成

明仁天皇「戰地慰靈之旅」,可能成為亞洲永久和平的起點

「和平」是什麼?從康德到費德曼,多少哲學家為和平立下各種定義,但世界的領導人,卻總被「政治現實」牽絆,但在戰火連天之間和平仍未亡,而「創造」亞洲和平的起點,或許就是日本。

2019/01/02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天皇、菊紋與櫻花:「國之華」的榮華與陰影

不知道讀者想到日本的花時,會先想到菊花還是櫻花呢?有不少外國遊客以為櫻花是日本的國花,但事實上日本的法律並沒有明文規定國花,櫻花只能說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花種而已。

2018/12/27 | 精選書摘

《流罪的日本史》:外戚與繼承人之爭,搞到天皇被流放邊疆

以淳仁天皇的例子來說,因為他的天皇身份,所以對於判處他死刑有所忌憚;因此流放地選擇離京都比較近的淡路國,待遇也依照他的身份調高。雖然被判處流刑,但是或許稱不上多麼嚴苛。

2018/12/07 | 精選書摘

《再見平成時代》:內親王可以為了不被祝福的愛情而私奔嗎?

生為男性皇族,就一輩子都無法離開皇籍,對此曾有位親王說過:簡直受著奴隸性的約束。女性皇族的處境可不同;當跟平民男性結婚之際,就得離開皇統譜,要和新郎樹立新的戶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