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1 | 精選轉載
831民調:香港人信唔信「警察有打死人」?
當然,有多少人相信一件事,和那件事本身是不是事實,沒有必然關係。但當一件事有足夠多的人相信,就會帶來如同真實的後果。
2019/10/31 | Kayue
警方「哈囉喂 x 太子站」漫畫是闢謠的反面教材
警隊在萬聖節當日於Facebook專頁發佈漫畫,嘗試反駁「831打死人」的傳聞,然而這除了是極差的公關手段外,從闢謠角度亦屬反面教材。
2019/10/15 | 區家麟
《Now》車長也得到如此待遇,警察會怎樣對待一般市民?
《Now》車長有人證,旁邊有攝影機,有同事即時關注,有大公司為員工發聲,有新聞界專業團體關心,尚且被警方射傷頭後扣留兩小時才送院,期間報稱受襲。其他人碰上相似遭遇,會得到什麼對待?
2019/09/27 | Kayue
曾入新屋嶺被捕者集會上發言︰葵涌警署被非禮、保釋後每晚發噩夢
有曾經進入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在集會上講述經歷,亦提到曾於葵涌警署被男警非禮,呼籲市民繼續站出來抗爭,參與罷工、罷課、罷市。
2019/09/22 | 法夢
警察8.31趕記者出太子站,違紀違法
8.31當晚警察選擇近乎第一時間直接將記者及攝影師徹底趕出事發現場之外,而非考慮設置方便記者工作的內圍封鎖線,或以其他方法確保有關各方的私隱,實在難言「必須及合理」。
關於香港6至9月自殺數據分析的爭議,請先看原始數據
近日有兩篇分析香港過去數月自殺數據的文章,得出的結論可謂完全相反,重點在於原始數據不同。
無檢傷分類卡、傷者有移動就會點錯人數?消防處別再推救護受罪
點錯人數並非無可能,但如果才七個傷者竟然可以點算到十個人,三個紅色變成六個,無論從分流和臨床檢查方面都講不過去。
2019/09/11 | 譚蕙芸
太子站外,831後的七天
831警察衝入太子站亂棍打人後,憤怒的群眾每個晚上都到太子站抗議。太子站隔壁剛好是旺角警署,我到場觀察多晚,看到一幕又一幕荒誕的風景。
2019/09/10 | 蕭家怡
利疊利呀,港鐵明白嗎?
我不是專家,無能力探究公布之畫面是否真確,我想說的,是港鐵如何完美示範如何用「擠牙膏」方式玩自己。
2019/09/10 | 言士
為何不應該相信警察的「專業判斷」?
醫生、律師都是專業,不是單純因為他們的工作複雜,而是這些職業需要「專業知識」,且相關「專業知識」經過認真發展,而不是「我話係專業就專業」。警察若然真的是「專業」,就更應該以理性務實地展示其「專業知識」,而非擺出「我說了算」的態度。
2019/09/09 | 白水
【插畫】此地無銀
事件反映出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
2019/09/08 | 譚蕙芸
警察從太子站趕走記者的後遺症
封站效果表面上好像對警察有利,但把記者拒諸站外,沒有獨立第三者在場拍攝紀錄,最後出現謠言的時候,官方根本難以澄清。
2019/09/04 | Alvin
【專訪】8.31太子站車廂內「速龍打人」——現場急救員紀實
現場First Aid阿謙當時站在月台目睹這一切,之後更上車治理傷者到油麻地站下車,而他重塑了現場他看到的版本。
2019/09/04 | Kayue
示威者沒有喬裝市民,但香港警察在「喬裝」警察
8月31日晚,警察闖進太子港鐵站及車廂內用警棍打乘客,事後警方回應指有示威者喬裝市民,更否認有打人。這種「喬裝論」否定示威者是市民,令前線警員放心使用暴力,非常危險。
2019/09/03 | Lo's Psychology
心理學談仇恨 (一):不要習慣社會扭曲的價值觀
我非常希望大家克服大腦的動物本能,不要習以為常,不要習慣政權暴力,不要習慣社會扭曲的價值觀,不要習慣混濁的空氣,不要習慣,永不習慣。
2019/09/01 | 蕭雲
831太子站現場醫生:親身感受到咩叫黑警
8月31日晚上,工作了34小時後正在回家的J醫生,剛好遇上警察在太子站打人,見證他們「見人就扑」,表示「親身感受到咩叫黑警」。
2019/09/01 | 岑敖暉
831太子站恐襲比721「元朗黑夜」可怕上千倍
8月31日晚,警察衝入太子站拘捕,有影片拍攝到「速龍小隊」無差別以警棍打乘客,不少人將之與7月21日晚白衫人闖進元朗西鐵站車廂內襲擊乘客相提並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