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08 | 林冠任
為什麼藍綠的謊言跟詐騙集團一樣,對年輕人逐漸失效?
許多老一輩的人都會把名嘴的那一套照搬出來,三槍兩砲被轟到對穿之後還覺得十分委屈,心想:「今天是我口才不好,要是唐湘龍來一定不是這樣。」不好意思,這些鏡頭前面義正辭嚴的名嘴,到了網路跟年輕人辯論,一樣要被轟到對穿。
2018/03/31 | 林澤民
從白衫軍到太陽花:衝破囚徒困局的「公民快閃政治」
作為一種集體行動的社會運動是一個困局,因為在原始狀態中,沒有人願意單方面行動,可是社會上所有人卻有同時改善收益的可能性,大家只能徒呼負負而一籌莫展。這不但是一個困局,也是一個「性格決定命運」的希臘悲劇......既然社會運動本質上是多人囚徒困局,那麼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那麼多成功的社會運動?
2018/01/05 | Abby Huang
【直播太陽花2.0】阻止「勞基法修惡」,時代力量先是反鎖議場內,又到凱道靜坐
立法院臨時會即將從下周一(8)日展開,一路開至1月31日,沒料到在今日散會以前,時代力量有5名立委忽然擊碎議場內各個門的強化玻璃,用鐵鍊纏住,將自己反鎖在議場內。
2018/01/05 | 精選轉載
太陽花之後的台灣比較像美國獨立革命,還是法國大革命?
法國大革命背後的盧梭思想,正是漢密爾頓說的「既不符合人性,也不符合你們國家的組成」。不要小看洛克和盧梭的差別,這差別決定了美國和世界的未來。
年輕人不要太衝動,時代力量想一步登天當心栽跟斗
罷昌案的投票結果對時代力量而言是一個警訊,這個充滿年輕人的黨初生之犢不畏虎,但也應思考如何傳承,若一味認為時勢造英雄,反而可能跌跟斗。
2017/08/21 | 謝東霖
【插畫】太陽花 vs. 反年改,執法沒有雙重標準
世大運前晚盛大開幕,卻遭到反年改團體鬧場,就效益而言,只能說執法沒有雙重標準,請大家不要以訛傳訛。
2017/08/08 | Abby Huang
《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2》被下架,愛奇藝:給觀眾更多選擇
愛奇藝能吸引中國、台灣上億的瀏覽量,對於台灣影劇來說,是個不可多得的平台。不過公視在愛奇藝台灣站的節目,近日卻遭下架,也讓學者憂心是否對言論自由的箝制開了先例? 
2017/06/21 | Jesse
苗博雅:溝通是有風險的,為此得付出代價
在太陽花運動當中,產生了幾位年輕的新星領袖,他們各自代表著不同的立場、政治意識,他們在不同的戰場上脫穎而出,為人記憶,有的最終消失在時間之流之下,有的則是被醜聞掩蓋,更多的則是持續奮鬥,在新的、不同的戰役裡再度挺立。現為社民黨全國委員的苗博雅,便是其中一位。
2017/04/10 | 法操FOLLAW
太陽花「立法院案」和「行政院案」,為何判決結果大不同?
這次的判決,並不代表法院不接受以「公民不服從」做為超法規阻卻違法事由,只是個案情形不適用而已。
2017/04/10 | 李修慧
318學運期間攻占行政院,11名被告因妨害公務、毀損公物被判有罪
「323占領行政院」案,今天一審判決,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成員魏揚等九人獲判無罪,但有11人因妨害公務、毀損公物被判有罪。
2017/03/31 | 左岸沉思
為何法官會判太陽花學運無罪?讓我們先來複習一下何謂「公民不服從」
美國詩人梭羅是現代公民不服從運動的重要起源者之一,他認為,當人們基於良知,反覆思索政府的政策,如果發現政策不符公平正義時,那麼應該秉持個人良知,拒絕遵守配合此項政策。
2017/03/31 | Lo
太陽花學運被告22人無罪,黃國昌:「我們是行使公民不服從的權力」
2014年年3月17日,立委張慶忠在立法院以30秒時間宣布完成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審查,隔天林飛帆、陳為廷帶領近400名學生開為期24天的反服貿太陽花學運。
318運動後三年,潛藏於社會裡的四項「分歧」決定台灣能否成為一個正常國家
這場社會運動所催生的「能量」與相應而生的「實踐」,使此些原本潛藏於社會裡層的「歧異」,浮上時論議程。
2016/06/09 | 但唐謨
【但唐謨專欄】兩相遙望:香港六四晚會記行
即使紀念六四再也玩不出新花樣,也有必要在每年的這一刻銘記在心。香港何其珍貴,負擔著這一份人類的使命。
2016/05/25 | 法操FOLLAW
新政府撤告後:回首太陽花案起訴,是政治懲罰還是真有犯罪事實?
在各種罪證都不甚完整之下,讓人疑慮此案是否僅是因為運動人士的立場與當時執政政府不同,因此政府才使用公權力對其進行「懲罰」呢?
2016/05/23 | Zou Chi
林全上任第一個政治決策:對126名太陽花學運人士撤告
林全上任後,簽署的第一份公文是機要人員任用,第二份公文就是對太陽花學人士的撤告。
2016/03/26 | flyingV
「沒有暴力的人民,只有暴力的政府!」現代社會的唐吉軻德,〈暴民〉導演周世倫
「暴民」這個名詞不僅不中性,甚至還帶點火藥味,周世倫導演想用電影撕掉這樣的標籤:暴民不是撕裂社會和強化對立,他們向政府索取的,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好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