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31 | 李修慧
永遠都在當「叛徒」的楊偉中為了救女兒溺斃,享年47歲
擔任工運幹部卻娶了資本家之女、社運出身卻加入「威權政黨」、曾任國民黨卻成為不當黨產委員。《今周刊》針對楊偉中的專訪報導,形容他「永遠都在當『叛徒』」。
2018/08/16 | 生鮮時書
《活在三里塚》:縱使剩下最後一人,你也能堅持信念奮戰到底嗎?
堅持信念看起來是件漫長無止盡的路,既然有改變的決心,縱使不知道盡頭在哪,只要知道這條是對的路,那就持續的往前走下去吧。
台灣捐款文化與公民社會:「禮物經濟」在社會改革的角色
台灣民眾積極參與捐贈等公益活動的主要原因,有可能是民間宗教信仰,或對社會弱勢群體的關懷與同情心。然而另一方面,台灣普遍存在民眾對於政府和企業的強烈不信任感,也因此民眾希望透過自己,而不是政府或企業,來為台灣社會的改善做出貢獻,而諸如捐款等「禮物經濟」行動,或許是台灣公民社會精神的表現。
2018/06/28 | 精選書摘
ㄧ位心理學家的療癒書寫:以愛或正義為名的國家暴力不會手軟
每場運動,都在考驗政府與社會大眾對多元價值的容忍度,在平衡社會偏執的方向,社會運動若能和平落幕,彼此協調退讓,台灣的民主自由基礎將更扎實,若以流血暴力收場,社會的開放會大幅度倒退。
學生運動和社會變革間的關係,是我們必須持續思考的重要問題
隨著時代的演進,學生運動已經不見得一定要與民族主義或政治抗議行動掛勾。很大的程度上,與其問說:學生運動為何發生?不如問說:學生會對哪些問題產生了基於良知的熱情,從而願意投入去讓運動發生,從而達成「創造社會」的目的。
【TIDF20週年】時代之河的交會
「在台灣,無論參加政治運動還是工作,我覺得家庭總是一種壓力的來源吧。」《錢江衍派》的導演們選擇用演繹的過程來表達議題:就是因為家人沒辦法演⋯他們試圖去理解他生命經驗以外的人事物的過程,藉此他們才會去思考自己是哪一個角色,自己是哪一種人。
2018/05/12 | 高雄電影館
1968:激情年代
1968學運期間在數日內參與人數超過上千,巴黎瞬時堆起一座座臨時的街頭路障,石塊、磚瓦也在催淚瓦斯的嘶嘶煙霧中盲飛⋯影壇除了用創作回應這股社會思潮,更積極的法國導演們直接影響坎城影展,史無前例地在進行到第九天時宣布終止所有放映活動。
2018/04/17 | 李修慧
新任教育部長曾在「中國官方機構」當顧問,陸委會說「不違法」
國民黨出示吳茂昆的在中國官方研究機構擔任顧問的證據,國民黨市議員游淑慧更提出顧問的工作內容,質問「都有具體的業務了,這還不算兼職?」
2018/03/12 | 精選書摘
余杰《走向帝制》:中國為何長不出太陽花、撐不起黃雨傘?
中國是實行槍支管制的國家,不僅管制槍支,還管制菜刀。在北京閱兵時,超市中的菜刀統統下架,在維穩官員看來,菜刀有可能危及社會穩定。
2018/02/25 | 精選書摘
高喊「走吧!讓我們佔領立法院」,是否構成煽惑他人犯罪?
法院認為,所謂「煽惑」應該是指一般人本來沒有要犯罪或違法抗命,或是想要做但還沒有真正做下去的時候,有人把他們推了一把,讓這些人開始想要犯罪或違法抗命或是變得更加堅定。
2017/09/15 | 精選書摘
《Power錕是這樣煉成的》:大學教什麼?教你成為自由人
在我看來,大學教育一直以來都是為了培養菁英分子而存在,這裡所謂的菁英並不是靠操弄知識去剝削他人,而是願意為了保護大眾而流血流汗。當你足以領導自己時,更應該挺身出來領導眾人,身為台灣最高學府的台大學生自然也不例外。
是誰「覺醒」了?這個詞的用法比我們熟悉的還要久遠
「覺醒」這個詞已經被廣泛使用了數十年了,在前幾年社群網絡還沒有興起的時代,就已經有很多人是這樣子用來指涉自己的認同轉折。
2017/08/24 | 羊正鈺
當年的「路過」包圍中正一分局,高院改判洪崇晏無罪
洪崇晏認為,最需要抗爭的,是些最弱勢、最缺乏資源的人,但是「他們(指反年金改革團體)假裝自己沒有資源」
2017/08/08 | Abby Huang
《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2》被下架,愛奇藝:給觀眾更多選擇
愛奇藝能吸引中國、台灣上億的瀏覽量,對於台灣影劇來說,是個不可多得的平台。不過公視在愛奇藝台灣站的節目,近日卻遭下架,也讓學者憂心是否對言論自由的箝制開了先例? 
2017/07/14 | Abby Huang
【未來大人物】這裡沒有神,只有鄉民 ——專訪「沃草」執行長林祖儀
「我們這個世代其實都是,不關心時事、一討論到政治就覺得麻煩,不如不要管。爸媽從小就跟我說,政治很黑,你不要碰啊!」林祖儀說,自己的社運啟蒙,其實是從PTT而來的。
2017/04/25 | 讀者投書
最愛「溫良恭儉讓」的退休軍公教,經歷了一場「民主的補習」
這無疑是一種學習,一種民主的補習,那樣的世代在前腳跨進「後現代」,但後腳還在「戒嚴」思維過程中,重新補修民主的學分,無論學習的如何拙劣,都會是一場社會場域的重新塑造。
2017/04/20 | 羊正鈺
馬英九談人才外流,就像「錢暫時存在國外」
馬英九致詞時提到,不能走保護主義,一定要走開放的路,希望年輕人對於大環境,能夠體會國家發展的困境跟機會,不要做出錯誤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