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30 | flyingV
《靈山》導演蘇弘恩專訪:回家,紀錄片躲不開的宿命
《靈山》故事非常簡單,導蘇弘恩伴隨身為獵人的外公早起,餵養牲畜、照護農地、修建房舍、和族人串門子、上診所健康檢查、在各個季節祭祀祖靈,過著年復一年的日子,時時刻刻替狩獵做準備。
2018/03/26 | 李修慧
亞泥案首次三方會談結束,但經濟部與亞泥未回覆自救會6項主張
但「反亞泥自救會」會後在臉書聲明表示,這次三方會談自救會肯定主持會議的原轉會委員們盡力傾聽族人心聲,並給予充分表達意見的空間。但有六項訴求,亞泥並沒有正面回覆。
2018/03/21 | 李修慧
挖礦還要先問過原住民(上)?紐西蘭毛利人不僅有「專屬礦權」,還有「文化環評」
在紐西蘭,開發計畫不只必須進行環評,還需要進行「文化環評」,看環境變化會對文化造成什麼影響,比如開發造成動物減少,也可能跟著影響到原住民的狩獵文化。
2018/01/17 | 李修慧
為了「文面」曾逃到山上躲避日本人,泰雅族文面國寶簡玉英辭世
2015年,簡玉英受訪時,堅持穿戴傳統服飾才能受訪,並堅持要為記者吟唱泰雅族的友誼之歌,對於自己一生的風華,僅只說:「我知道泰雅的文面文化受到了重視、被認識,這樣就十分開心了。」
2017/12/27 | queerology
對許多原始部落來說,性別從來不是「男陽女陰」這麼簡單
性別多元並不是什麼現代新潮的觀念,跨性別在人類許多原始部落社會體系中都占有一席之地,並且有其社會功能,對部落的族人們來說,性別從來不是男陽女陰一分為二這麼簡單,跨性別是再自然不過的存在。
2017/12/05 | Mata Taiwan
來自太魯閣的我,也曾以為水泥廠與礦坑是理所當然的存在
原本可以獨立自給自足的家園,卻被「國家」莫名奇妙地被迫劃入國家公園,並禁止族人們基本的生存的活動。不公平的待遇從國家公園裡面的「合法開發」開始,像是在河床上鋪設停車場,讓觀光巴士停在上面;外地人能在國家公園內經營觀光飯店;在太魯閣族的傳統領域中建造寺廟;在太魯閣族的傳統領域裡面使用跟在地族人毫無相關的人名取為地名,例如:「天祥」取自於中國文人文天祥。
2017/10/03 | 李修慧
三位8年級原住民的自白:在台北與部落的夾縫,到哪都是「邊緣人」
「進原住民藝能班後,對部落的想法很無力:覺得好像要做些什麼,但又不知道從何做起。」原住民藝能班的畢業生嚴毅昇無奈的說,
2016/10/16 | 李修慧
【專訪】土地被沒收、文化被抹滅、風災被漠視,要了解原住民不該透過「一句口訣」
你以為原住民只是在意「阿撒布魯」這4個字嗎?他們令他們生氣的,是徒有形式的道歉、形同虛設的轉型正義,以及從未被尊重的歷史與文化。
2016/10/07 | 讀者投書
全世界正在嚴加保護穿山甲,臺灣竟「倒退嚕」開放狩獵?
從瀕臨絕種的穿山甲都可被狩獵的情況來看,根本說明在原住民族進行野生動物狩獵的規範上,仍有許多細緻的部分需要相關的個人及團體參與討論和規劃,實在不宜倉促行事。
重拾「天險之境」遺落故事 《合歡越嶺道》述說太魯閣壯烈之戰
「合歡越嶺道因為中橫公路的開闢而變得零零碎碎,但是,留下來的片段卻是像鑽石閃閃發光。」他認為,無論合歡山一帶的高山風光,或是橫越太魯閣峽谷的斷崖峭壁,可及性高,適合一般國人前往,「一生一定要去走一趟,人生才不會有遺憾。」
【TIDF】台灣競賽導演專訪:蘇弘恩《靈山》祖父的山林、祖靈
《靈山》是蘇弘恩導演的第一部紀錄長片,身上留著太魯閣族與閩南人血液的他,穿梭在這兩種身份認同之間,讓他得以雙重視角來觀察台灣的原住民。
2015/11/09 | 羊正鈺
國家不把原住民當人看?太魯閣族人「合法狩獵」竟被上銬逮捕
《野生動物保育法》中,已許可原住民「基於其傳統文化、祭儀,而有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必要者」,可申請獵捕動物,質疑警方執法過當。
2015/10/02 | Zou Chi
屬於他們的正義在哪裡?太魯閣族感恩祭前 遭「國家公園法」剝奪狩獵權
從歷史脈絡來看,日本政府將太魯閣族人自傳統領域驅逐至花蓮,如今的政府又依國家行政法令限制族人於傳統領域進行祭典…忽略他們的人權與族群文化傳承,難道是已簽署人權兩公約的台灣該有的行為嗎?
2015/07/05 | Mata Taiwan
慕谷慕魚限制步行背後的意義:部落自治意識凝聚慢又艱辛,卻是必要走的路
只要部落的人還在,部落堅持的文化價值還在;重點不是建築物死的外殼,重點是裡面的人的能量聚集起來,這是我們花了10年時間的經驗學來的。
2015/07/04 | Kenzo
憂「巫醫」傳統走入歷史 太魯閣族第8代僅存巫醫將傳承14歲孫
隨著時代演進、耆老凋零,花蓮太魯閣族第8代、也是目前僅存的巫醫簡金美(族名拉拜·羅比英)因年事已高又臥病在床,「巫醫」傳統一度或將正式走入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