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7 | TNL特稿
陳夏民、言叔夏對談《失物風景》:人生充滿下水道,各種陰暗難解的東西在流動
「我們的腦袋,不也很像是堆滿箱子的房間嗎?」陳夏民進一步談論:「裡面封存著各種黑暗,而寫作就是把那些堆到牆角的箱子,重新打開,檢視那些無法述說的傷害。」
2019/03/16 | TNL特稿
陳夏民、方清純對談《失物風景》:明天還是一樣糟糕,不如放肆地活著
「我們六、七年級生是夾層世代,一方面比較沒有什麼物質缺憾,畢竟是台灣正在富起來的年代,但另一方面,好像缺乏真正的叛逆,很容易就接受各種規範。我們其實算是活在某種假象,內在都有心靈慌。」陳夏民如是說。
2019/03/15 | TNL特稿
陳夏民、張亦絢對談《失物風景》:我討厭的那個人,其實就是我
張亦絢提到,過去對陳夏民的理解設定,「是孤僻的相反,以及悲觀的相反。他相當照顧周遭朋友,有夢想又熱情。」是以讀《失物風景》張亦絢感到訝異,除了原本認知被推翻,還有窺看隱私的危險感受。
2019/03/14 | TNL特稿
陳夏民、黃宗潔對談《失物風景》:擁抱世界的傷害,安於做跟別人不一樣的自己
關於會不會再跟狗生活,陳夏民坦白地說:「看到家附近常出現的流浪狗,我都會逃走。我害怕失去,所以就會主動保持距離。一旦跟狗建立關係,再失去那樣深刻的羈絆,太難以承受,我不敢。」
2019/03/10 | 陳慶德
陳夏民《失物風景》書評:重新看待過往失去之物所成就的風景
此書內的陳夏民,不再是做為眾人熟悉編輯人陳夏民,而是單純做為一位作者,甚至是如同他自言「我已經可以接受我與他人其實沒有不同」的一般普通人,重新看待過往失去之物,所成就之風景。
2019/01/16 | 精選書摘
陳夏民《失物風景》:就算一個人也能好好活著
「你不覺得東京很適合一個人嗎?」走出巨型出租店時,我轉頭問旅伴,他沒有回答。但我想他或許和我一樣,都在猜測剛才和我們一起買便當的男子,拎著剛買好的隔天午餐,因為不想睡,而和我們一樣走進這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