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01 | 小鬱亂入 Depressy Trouble

台灣估計約200萬人有憂鬱症狀,對整體社會經濟造成了多少損失?

從憂鬱症相關的盛行率、職場家人負擔損失、與醫療使用等數據,可見憂鬱症對整體社會經濟造成了不小的負擔。若能鼓勵患者提早作完整的治療,相對可以減少不需要的間接損失。

2020/06/22 | 心理誌 PsychoLife

臨床心理師談《病人自主權利法》:這是社會的進步,現在我們有了談論生死的機會

許多病人因在生病時受到家人全心的照顧,可能會害怕讓家人失望而不敢堅持想要的醫療決策,或是雖然了解自己想要什麼,卻沒辦法與家屬溝通,即使想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但家屬仍可能會憤怒地認為病人想要放棄。當發生衝突時,所有人的目光就會投向心理師。

2019/10/25 | 銀享全球

照服員與物理治療師組成「復能者聯盟」,讓動彈不得的臥床阿嬤能站立行走

居家照顧服務員麗娜分享:「每當物理治療師有了新的訓練目標,我都會去網路上看更多資訊,並同時自己、或請老公協助,試著做這些關節活動的動作,感受力道。因為對我來說,要先自己親身體驗過,才知道怎麼協助與鼓勵我的照顧對象。」

2018/12/21 | If Lin

【圖表】長照隱憂:老伴兼當看護比例急升,一天工作逾14小時

長期照顧生活自理困難的親屬,往往會讓照顧者累積生活的壓力,這些壓力能如何紓解呢?本文以資料呈現台灣家庭長期照顧的部分面貌,以及介紹可以讓照顧者喘息的長照服務。

2018/11/27 | 精選轉載

【插畫】不是每個老人都需要的「老人醫學科」

老人的失能是一個連續的變化,介於正常與失能之間的狀態稱為「衰弱」,而老人醫學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將正在進入衰弱,還有恢復潛力老人,改善其功能,預防進展成失能,甚至逆轉回健康狀態。

2018/05/25 | InVisibleCities 在看得見的城市

台中高齡友善度(上):現有長照資源能否落實「在地安老」?

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政府長照2.0政策準備將醫療及社會福利資源整合,將各級照護據點、社區中心相互結合、支援並落實「在地安老(Aging in Place)」的理念。本文以地理空間的角度,檢視現有服務設施的分佈現況,並設想可能提升城市高齡友善度的方式。

2017/12/27 | TIME

如何愛你的阿茲海默症配偶?

查理布朗說的一句話:「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死。」但史努比說:「沒錯,但除了那天之外,我們都會好好活著。」

2017/12/27 | TIME

《愛之語》作者:如何愛你的阿茲海默症配偶?

查理布朗說的一句話:「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死。」但史努比說:「沒錯,但除了那天之外,我們都會好好活著。」

2017/08/04 | 愛長照

熟悉「出院準備服務」,讓出院後的漫長照護之路走得更順暢

以往醫院只管臨床症狀,不會去管生活自理功能有沒有恢復。但是當「照護需求」與「生活照顧需求」間出現了缺口,漏接了球的結果就是:「短期照顧」變成「長期照顧」,或是「一次住院」變成「反覆住院」,都會讓家庭、社會付出更多的資源與代價。

2017/06/28 | 阿登的老人學筆記本

你知道,失智不等於失能嗎?及早規劃適合的醫療險才是王道

失能失智的狀況在我們的生活周遭並不罕見,箇中差異如果沒有特別釐清,很容易會混為一談,本文帶你了解兩者的差別何在。

2016/08/23 | 精選書摘

有關帕金遜症——家屬如何照顧?病人又該如何自處?

很多人會問到底甚麼是帕金遜症?得病之後還能喝酒、開車嗎?還能繼續工作嗎?這個病會縮短我的壽命嗎?種種有關帕金遜症的疑問,一次為您解答。

2016/08/23 | 精選書摘

有關巴金森病——家屬如何照顧?病人又該如何自處?

很多人會問到底甚麼是巴金森病?得病之後還能喝酒、開車嗎?還能繼續工作嗎?這個病會縮短我的壽命嗎?種種有關巴金森病的疑問,一次為您解答。

2015/12/20 | 沈政男

為什麼將重度失智納入《病人自主權利法》是嚴重錯誤?

台灣的長照體系建立好了嗎?連長照都還一知半解,長照體系支離破碎,就讓國民可以選擇重度失智以後不插鼻胃管,是一個荒唐的錯誤。

2015/11/12 | 沈政男

可以避免的弒親人倫悲劇:別再把長照重擔壓在身心狀況最差的家屬肩頭上

如何避免「介護殺人」?當然是要分散照顧壓力,不能讓失業、失學、失婚、單身、收入最低、時間最多,或者心腸最軟的家屬獨自承擔長照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