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

奧斯卡是一個西歐男性名字。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0/11 | 精選書摘

《讓老闆聽懂的簡報實力》:李奧納多如何把25年影壇經歷,濃縮成三分鐘得獎感言?

用讚美開場是最容易取信於觀眾的方法。在演講前3句話,人的大腦就會決定接下來對於你的態度是「拒絕」還是「接受」,一旦進入「接受模式」,你接下來要講的東西就會讓劇情持續升高。這是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中最常見的開場方式。

2020/07/22 | 半個比爾

《婚姻故事》:在時間無涯的荒原裡,我們失去了彼此的模樣

當王子吻醒了白雪公主,世界不會從此幸福快樂,而是必須要開始磨合、妥協、適應彼此的一切。雖然一開始抱持著滿滿的愛,到頭來卻失去了自己原先的模樣,更忘記了愛情甜蜜的滋味。最後,只剩下現實的無力感不停襲來,每天如同倉鼠一般在滾輪中跑得疲於奔命,卻再也感受不到對方的溫度。

2020/04/21 | 賈小米

疫情重挫好萊塢影視產業,串流平台與傳統戲院的勢力版圖如何重新洗牌?

武漢肺炎的爆發,可以看到社會、政治、經濟局面都受到巨大的動盪,疫情結束後,世界的權力結構也絕對會與疫情之前有所不同。聚焦於影視產業,看到了串流服務的加速成長,傳統發行通路的一夕崩潰,以往我們以票房來評斷產業經濟與興衰,但今年來看這項評量指標勢必得跟進改良,然而現今串流服務的量化指標依舊存在著透明度的問題。

2020/03/31 | 溫溫凱/地下電影

從2019金馬奇幻影展的美國黑人電影,淺談近年奧斯卡面臨的種族議題

美國的黑人議題沈重且嚴肅,但藉影像如《抱歉打擾你》的幽默、《黑色黨徒》的憤怒、《藍色比爾街的沉默》的柔情等,我們能思考、反省與了解,同時更貼近與自己不一樣的世界,能感同身受、設身處地的替他人著想,這正是為什麼我們深愛電影。

2020/03/23 | 溫溫凱/地下電影

藝術能改變世界嗎?淺談第72屆坎城影展面臨的政治議題

既然第73屆坎城影展命運多舛,本屆主競賽單元的評審團主席史派克李也在積極防疫,那來聊聊第72屆的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的評審團主席,「墨西哥三傑」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以及去年坎城影展所面臨的政治議題。

2020/03/19 | 讀者投書

《大地蜜語》:萬物不言,有蜜如光的生命圖景 

此作品代表北馬其頓角逐今年奧斯卡最佳國際電影,同時也是今年最佳國際電影五強中唯一的紀錄片,有趣的是,北馬其頓自 1994 年以拿下金獅獎的電影《暴雨將至》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後,至今沒有再度進入短名單或是入圍五強,今年《大地蜜語》才再闖奧斯卡。

2020/03/10 | 李展鵬

橫掃奧斯卡的《上流寄生族》如何代表了這個時代?

《上流寄生族》在奧斯卡打破外語片的紀錄,奪得最佳電影等大獎,超越了20年前的《臥虎藏龍》。韓國片的厲害,背後有什麼故事?又為華語片帶來什麼反思?

2020/03/02 | 運動公社

獲奧斯卡提名的《內夫塔足球隊》用足球說一個關於邊界的故事

《內夫塔足球隊》並不是推崇或介紹足球的影片,而是以足球作為「載體」說有關邊界的故事。在影片中,我們可以意識到在不同層次的邊界,由國土之間的邊界、世代之間的邊界以至道德對錯之間的邊界。

2020/02/16 |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兔嘲男孩》:以童真觀點改寫原著陰鬱故事 ,創造明亮的二戰世界

電影不僅復刻二戰時代下的建築,也透過顏色妝點,渲染Jojo樂觀明亮的人格特質,再搭配符合當代時尚又能反應心境的服裝設計與變奏配樂,將本片塑造成溫馨童話。 

2020/02/15 | 方格子vocus

2020奧斯卡《1917》:戰爭裡的度日如年

榮獲「最佳音效」,「最佳攝影」及「最佳視覺效果」3大獎項的《1917》,受到許多朋友的熱烈好評。不過說真的 ——以教育及體驗設計為背景的眼光看來,比起藝術、或技術層面的價值,老師比較有感的反而是它如何讓你在近兩小時(119min)的電影裡不覺時間流逝、並且深深有感。

2020/02/13 |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被韓國迎頭趕上,為什麼日本電影拿不到奧斯卡?

別再把《寄生上流》拿來和《小偷家族》比,說韓國可以為什麼我們或日本不行。能拿到奧斯卡不代表一切,理當檢討的是為什麼曾經的亞洲電影大國,會被韓國迎頭趕上。光是看是枝裕和在坎城得獎之際日本的反應,就能看出日本對於「電影」的態度,是「你!醜化日本人,日本人才不是小偷!」

2020/02/12 | TNL特稿

第92屆奧斯卡賽後分析:奉俊昊如何拿下奧斯卡?兼具商業與藝術的寄生上流術

擒得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後,有誰曾想過一部來自南韓的《寄生上流》,會一路橫掃美國獎季,最終摘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然而,奉俊昊能以非英語電影成功打入好萊塢,只是個偶然的機緣?僅是單純靠公關優勢上位逆襲?還是一路以來,早已是奉俊昊鋪墊許久的「寄生上流術」?

2020/02/12 | 方格子vocus

《寄生上流》教會我們的事:幾乎所有現今的荒謬,都能在我們苦難的歷史中找到痕跡

《寄生上流》在奧斯卡的風光,至少教會了我們一件事,就是「說別人的故事,或許我們說得沒有別人好,但說我們的故事,我們一定可以贏別人。」噢,但這句話是文化部長鄭麗君說的。希望所有台灣的創作者們,都能回頭更深入了解我們的文化及歷史,那你就會發現,幾乎所有現今的荒謬,都能在我們苦難的歷史中找到痕跡。

2020/02/11 | 讀者投書

奧斯卡激情過後:留下來的小丑,瓦昆菲尼克斯的緬懷之情

瓦昆菲尼克斯拿下第92屆奧斯卡影帝,我不知道瓦昆是不是在拿下他的獎項時,有沒有想起了希斯萊傑,也想起了他的哥哥瑞凡。他們同樣才華洋溢,都在很年輕的時候,某種程度上憂鬱的提早離開了。

2020/02/07 | TNL特稿

原來奧斯卡那麼好預測(下):要猜小金人得主?看專業的公會獎下注最準

獎季從第一階段、第二階段走到第三階段後,迎來的是對奧斯卡極具影響力且奧斯卡得主準確命中率極高的各大公會獎,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當觀眾摸熟獎季運作的模式,將大大增加影視年度盛會的參與感,也就明白奧斯卡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2020/02/07 | 半個比爾

2020奧斯卡完整得獎名單與預測檢討:《寄生上流》創下影史紀錄,首部「非英語片」拿下最佳影片

又到了小金人頒發的季節!而2020年的奧斯卡,將是近年來強度最高、作品質量最好的一屆,本文將直接預測本屆奧斯卡受矚目的重點獎項,並簡單說明理由,提供給各位讀者在奧斯卡頒獎前一個判斷的指標依據。

2020/02/06 | 餵電影 WEi MOViE

奧斯卡與拉票的距離:公關操盤和政治時局如何影響小金人得主?

奧斯卡是一項為期近半年的耐力賽,而非短跑競賽,從前年9月到最終2月,各家片商為了爭奪小金人,無論明或暗,會使出各種手段拉攏擁有投票權的會員,拉抬聲勢,歷史上也不乏著名的抹黑事件。此文章梳理這些片商為了旗下的片子做了何種努力,奧斯卡的公關操作真的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