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27 | 精選書摘

《邪惡的見證者》:如何用140字說出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意義?這麼做的倫理意義何在?

奧斯威辛倖存者的見證,正是不能被法律化約的領域。戰後的審判似乎暗示了奧斯威辛的問題早已經被克服,然而,大屠殺的邪惡遠遠超出了法律問題,這是一個必須不斷被回應的倫理問題,是一次必須不斷被見證的事件。

2019/02/25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一):不只背誦由誰統治,而是深入探討時代背景

德國學者說,歷史教科書對於二戰時期應有更寬廣的敘述,也應多加提及加害者當時的心理和行為,敘述德國整個社會中個體的複雜涉入,而不是簡化成希特勒一人承擔所有罪責。

2018/02/09 | TIME

二戰美軍回憶錄:集中營囚犯咀嚼死馬內臟一幕,我永遠忘不了

接下來看見的事,只有毫無人性的人才有辦法忘掉:「視線所及,都是成堆的屍體,而他們的手腳骨瘦如柴,上面好似沒有黏附血肉。」

2018/02/08 | TIME

二戰美軍回憶錄:我永遠忘不了,集中營囚犯咀嚼死馬內臟那一幕

接下來看見的事,只有毫無人性的人才有辦法忘掉。「視線所及,都是成堆的屍體,而他們的手腳骨瘦如柴,上面好似沒有黏附血肉。」去過集中營的美國大兵莫斯欽說。

2017/11/29 | Alvin

遊人訪集中營豎拇指打卡 倖存者痛心:「這是種族滅絕的地方」

一名禮儀專家提醒,遊人應該注意拍照的方式,譬如在「911國家紀念博物館」前拍照時,就儘量不要做鬼臉或吐舌頭。

2015/07/19 | U-ACG

為什麼這明明只是一場遊戲,卻讓他無法掉頭離開?一個設計師所見過最美的遊戲結局

「遊戲」這個東西,無論實體遊戲如桌遊、還是數位型態的電玩遊戲,最核心的特質都是一套規則、一套機制,供玩家遵循這套規則來與這個遊戲和其他玩家「互動」,也就是來「玩」這個遊戲,而遊戲的其他內容則和這些規則機制相結合,進而在遊玩過程被賦予生命。這些規則就是遊戲的語言。

2015/07/19 | U-ACG

為什麼這明明只是一場遊戲,卻讓他無法掉頭離開?一個設計師所見過最美的遊戲結局

「遊戲」這個東西,無論實體遊戲如桌遊、還是數位型態的電玩遊戲,最核心的特質都是一套規則、一套機制,供玩家遵循這套規則來與這個遊戲和其他玩家「互動」,也就是來「玩」這個遊戲,而遊戲的其他內容則和這些規則機制相結合,進而在遊玩過程被賦予生命。這些規則就是遊戲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