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1 | 精選書摘
《你最該討好的人是你自己》:如果某個人就是你的全世界,那你的全世界有點小
女人常犯的錯誤是,總以為自己可以躲在誰的身後享受歲月靜好,一回頭才發現,自己的雙腳已經站在懸崖邊。從喪失經濟獨立的那一刻開始,慢慢地,會接連喪失情感獨立、人格獨立,直到獨立性也全面淪陷。
專訪 《女人就是女人》導演與監製:你心目中的女人,是什麼模樣?
女孩、女人,想到她們,你腦海裡浮現什麼畫面?《女人就是女人》為香港導演孫明希執導、黃欣琴監製,敘說兩位跨性別女性的故事,試著尋回做為女人的力量,其核心直搗簡單而重要的核心—女人就是女人。
我很愛女人/我就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呢?
「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這些都是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
我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因為「厭女」不僅僅是「厭惡」而已
「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這些都是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
2018/11/17 | 精選書摘
《廉價的真相》:「妻權從夫」神聖不可侵犯,成為英國冠夫姓的由來
由於失業率在西元1600年代增加了,女人為了避免貧窮,結婚動機也增強了。雖然愈來愈多女人因經濟需求而選擇婚姻,相關哲學卻稱這種選擇為「非強制婚姻」(uncoerced)。
2018/08/09 | 精選書摘
《猶太人和你想的不一樣》:唯獨麻將,猶太女人能心悅誠服地一代傳一代
「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嗎?在歐洲的猶太人也打嗎?在以色列的呢?」我問。結果,全桌的人都說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歐洲猶太女人玩其他的牌,如撲克牌或賓果等,而以色列的猶太女人也沒有打麻將。
2018/08/07 | 精選書摘
《猶太人和你想的不一樣》:唯獨麻將,讓猶太女人心悅誠服地一代傳一代
「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嗎?在歐洲的猶太人也打嗎?在以色列的呢?」我問。結果,全桌的人都說只有美國猶太女人打麻將。歐洲猶太女人玩其他的牌,如撲克牌或賓果等,而以色列的猶太女人也沒有打麻將。
2018/07/26 | 精選書摘
《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導讀:河合隼雄以「女人之眼」看《源氏物語》
河合隼雄把《源氏物語》的作者紫式部放在跟被創造者——光源氏——同等位置,透過心理學探究紫式部如何創造不同面向的女性,以及其扮演的角色、作用等。
2018/06/18 | 麻辣咩
女人一生的三個課題:一個人、成為人妻、成為人母
想和大家分享我覺得女人一生的課題,到底要把自己放得多大,放得多重。簡單分成三個部分:一個人、成為人妻、成為人母。
2018/06/07 | 精選書摘
世俗地活著:如何打開女人的話匣子?
一個被職場放逐的年輕人跟同樣喪志的夥伴開了間餐廳,期待集體擺脫魯蛇人生。然而魯蛇人開的魯蛇餐廳,就如同他們被拋丟於世俗之外的命運,直到店裡出現一位名叫Belinda的常客⋯⋯態度高傲、賤嘴毒舌,每句話都射出一把鋒利的劍,Belinda刺中所有人盲點。
2018/06/06 | 精選書摘
世俗謀生潛規則:如何打開女人的話匣子?
一個被職場放逐的年輕人跟同樣喪志的夥伴開了間餐廳,期待集體擺脫魯蛇人生。然而魯蛇人開的魯蛇餐廳,就如同他們被拋丟於世俗之外的命運,直到店裡出現一位名叫Belinda的常客⋯⋯態度高傲、賤嘴毒舌,每句話都射出一把鋒利的劍,Belinda刺中所有人盲點。
2018/05/31 | 周雪君
10大不讓女人入局的理由:「好女人」都被搶去
「當你看到這列借口時,會以為自己身處1918而不是2018。看來像喜劇中荒謬可笑的對白,卻是千真萬確。」
2018/05/25 | 王陽翎
日本女人の故事:傳統妓女有助夫妻關係、一夜可花100萬日元?女優起源何時?
為什麼日本古代乃至現代的妓女業,恰巧間接有助維繫夫妻關係,成為家庭的衝緩點?除了江戶時代的遊女歷史,女優的起源自何時?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
2018/03/02 | 王陽翎
宮崎駿不喜歡淫蕩女人、女角純情有原因──話說《天空之城》
多年來《天空之城》觸發觀眾許多想像和反思,包括大自然與文明,然而,站在宮崎駿的立場,他怎麼看待故事中的真正重點?
2018/03/02 | 王陽翎
宮崎駿不喜歡淫蕩女人、女角純情有原因—話說《天空之城》
多年來《天空之城》觸發觀眾許多想像和反思,包括大自然與文明,然而,站在宮崎駿的立場,他怎麼看待故事中的真正重點?
2017/12/22 | 精選書摘
怎樣說謊最有效:不用說的,讓女友自己騙自己
說謊,是要費氣力說服對方相信一件捏造的事。如果對方自行達到結論,那就不費吹灰之力。
2017/12/22 | 精選書摘
青蛙寫給公主的分手信
我還是沒有忘記你,儘管我多希望你像昨晚的一場噩夢,驚嚇以後就再想不起細節。
2017/11/09 | TIME
不,花花公子海夫納並不愛女人
他建立一個男性慾望的帝國,但似乎從未真正滿足自己。他以自己為典範,利用新的方式來販售男性的渴望。但卻是他所愛的女人來承受絕大部分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