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6 | 羊正鈺
川普的「執政期中考」看什麼?5大因素影響美國期中選舉
翻開美國近代史,過去40年來,除了卡特在1978年及小布希於2002年的期中選舉之外,白宮主人都未能在期中選舉後享有行政及參、眾兩院皆同黨的完全執政。
2018/10/26 | 羊正鈺
衣索比亞選出首位女總統:如果覺得我太常談「女性」,那才剛剛開始呢
她現在是非洲唯一的女總統,上一位非洲國家女元首是模里西斯前總統古里布・法基姆(Ameenah Gurib-Fakim),她在3個月前因財務醜聞下台,但否認有錯。
非洲音樂產業沒有女性模範,她們努力為後輩開路
「我丈夫之前跟我說他支持我當一個音樂家的夢想,但當我們的孩子長大到足以讓我回去唱歌時,他拒絕了。『你是我的妻子,我擁有你。你必須要做我喜歡的事。』」
拳擊培力課程的性別觀察:肉身化女權的青少女培力計畫
我們認為,「培力」不只是讓女性在意識上覺醒,也需要將「被動接受規訓」的身體轉化成為「主動反擊防禦」的身體,這個轉化過程必然會連結到過去印刻於身體上的苦痛記憶,因此也會出現恐懼生氣或難過的情緒。
2018/10/13 | Lo
【圖輯】男性止步:日本海上自衛隊友善環境,女兵也溫暖
自衛隊中的女性比例不高,這些女性自衛官如何在這樣的軍隊體系中生存?她們的處境、待遇又是如何呢?從日本海上自衛隊最大的護衛艦加賀號來看起。
2018/10/12 | 李修慧
印度最高法院裁定神廟「禁止女性進入」違憲,祭司拒絕照辦
由於沙巴瑞瑪拉神廟將於18日重新開放舉行祭祀,一些信徒已威脅將阻止女性進入神廟,克省警局局長比赫拉(Loknath Behera)說,將派約600名女警駐紮沙巴瑞瑪拉神廟。
2018/10/02 | 李秉芳
諾貝爾物理獎3學者同拿:把雷射變工具,55年來首位女性得主誕生
自1901年諾貝爾獎首度頒發以來,近900位個人得主中,僅有48名女性曾獲諾貝爾桂冠加冕,約佔5%,科學領域的女性獲獎者更是鳳毛麟角。
2018/09/29 | 林九黎
《大英帝國的經驗》書評:分手吧,不要再騙說你是我老媽
老牌的殖民帝國如葡萄牙、西班牙,新興的如荷蘭、法國,都未能像大英帝國這樣成功,無怪乎在二十世紀後期興起的帝國史研究裡,大英帝國的統治經驗時常成為這個領域的研究主題或比較對象。
2018/09/28 | 精選書摘
《與珍.奧斯汀喝杯下午茶》:對中產階級女性而言,寫作堪稱一項不錯的工作
許多女性,像珍.奧斯汀,與家人朋友間的連繫全靠大量書信往來;書寫成了此時期女人家的一個重要差事,以致有許多女性還擁有攜帶式書桌,可以在旅行時帶著走。
2018/09/27 | 精選書摘
《唐詩現場》:唐朝「怕老婆」風氣考,兼論唐朝女性之地位
在怕老婆方面,隋唐兩代皇帝老子率先垂範,朝廷高官以身作則,普通百姓爭先恐後,不僅上下聯動、互相促進,而且比學趕幫超、形成合力,共同在全社會營造了「人人都怕老婆,人人爭怕老婆」的良好氛圍。
2018/09/15 | 精選書摘
《人際關係占星學》:並非所有男人皆來自火星、女人皆來自金星
金星和火星的交互作用,代表著一個人的性慾本質和更個性化、更激烈的感情。金星體現的主要是感情需求和與他人分享感情(給予和獲得)的方式,火星體現的是性衝動的能量、追求模式和表達性慾能量的方式。
亞塞拜然掃雷媽媽:走進地雷區,腦中想的都是孩子的未來
「在成為掃雷人之前,我從未想過這是一份『男人的工作』,也從未想過我要如何在男人的世界裡工作。」她補充說道:「當你進入地雷區之後,你腦子裡想的是截然不同的事,像是日常瑣事或是你的家人。」
2018/08/29 | 翁 稷安
《大英帝國的經驗》導讀:當皇后成為樂團名,帝國的「日常」與蛻變
本書不僅在大論述忽視的角落挖掘,並在挖掘的過程給予帝國整體運作和成立,更完備的解釋,更關鍵的,這樣高明的手法還是在充滿閱讀趣味的氣氛中展開,對大眾史學的理念和要求,做出了最好的示範。
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說是「巫術」害的
當地記者說:「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一男抵三女」的刻板歧視,成為東京醫大女性的入學障礙
把目光放到日本女醫正在經受的困局,根源正是日本社會所在多有的陋習「女性婚後退回家庭,照顧家務與子女。」日本女醫在35歲的就業率便下滑至76%,造成醫界形成「一男抵三女」的職場歧視。
2018/08/14 | TIME
阿根廷否決墮胎合法化,展現天主教會對女性慾望的深度恐懼
如果我們更深入的探討這個議題,會發現議題的核心是女性能否展現自己的性慾,以及女性到底有沒有權利來決定自己是否要當一位母親。總結來說,就是女性的慾望。
2018/08/09 | 羊正鈺
美國將誕生首位女穆斯林議員,巴勒斯坦裔的她曾被川普趕出場
「我並不是為了創造歷史才參選的。我是見到了不公不義、為了我的兒子們參選的。他們懷疑著自己的(穆斯林)身分認同,不知道自己的歸屬在哪,」
2018/08/07 | 英語島
德國的育兒福利,在芬蘭媽媽眼中卻是歧視?
我們都很愛自己的孩子,否則也不會在各自事業都十分順利的狀況下毅然決然放下,然而我們也不希望自己的世界裡只有孩子。畢竟,有天孩子們會離開家展開新的生活,我們當然也該擁有屬於自己的人生。這群在德國的「外籍媽媽」也都有同樣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