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26 | 朱建豪
作為一名漫威迷,我認為布莉拉森是夠格的《驚奇隊長》人選
拉森正試圖闡明一個道理:女人不必然地要先迎合大眾的審美,才能作為一名受人矚目的超級英雄。
2018/10/25 | 精選書摘
《我們・一個女人》推薦序:女性視角的台灣史小說
涉及台灣史的小說,一般從有較多史料的大航海時代寫起,但到底要篩撿哪些片段?顏敏如大膽地選出三個女人,代表「我們」:十七世紀的海盜平姑、明治時期台北藝旦玉英,以及日治末年的童養媳阿琴。她將這三個時空與背景各異的女性故事互相交織,濃縮了千千萬萬個女人的一生。
2018/10/25 | 珮姬
焦點院線《前任同盟》:突破父權的世界有多難?
《前任同盟》的女主角把「當代女性」扮演得相當成功-女性意識到自己以為的獨立,其實還是籠罩在父權標準形式之下⋯父權要求女人討人喜歡、美麗,逼迫女人互相競逐,等著被異性肯定青睞,但是又不能主動要求。
2018/10/20 | 李修慧
柯文哲聊「美學」又失言:台灣女生不化妝直接「上街嚇人」
其實,女性主義的群體中,對於化妝也有不同想法,有的認為化妝是表現自我,有的認為化妝像中國古代纏小腳、西方古代束腰一樣,都是對女性的「壓迫」。
2018/10/16 | 陳娉婷
諾貝爾文學「外獎」得主: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從性別、種族寫到私密回憶
認識新文學獎得主:法屬地瓜德羅普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她由殖民歷史寫到家族歷史,由種族創傷寫到私密心結,再把英國經典《咆嘯山莊》改寫成第三世界的後殖民愛情小說。
2018/10/16 | 書生百用
俄國「潑漂白水反manspreading」影片真假和女性主義者的困境
這段影片的真假暫時無從稽考。但它卻反映後真相時代查證新聞真偽的困難,也顯示女性主義的困境。
2018/10/16 | TIME
避孕藥問世50週年:歷史學家暢談波瀾壯闊的避孕史
避孕在特定時期,為一些特定國家提供了一個窗口,讓他們懂得重視女性的權利,或者更廣義而言,更懂得重視人權。
性別是「做」出來的:俗民方法論如何在日常生活裡思考性別?
我認為,在社會互動中「發覺單一線索難以判定性別」的時刻,就是開啟具社會學意義「性別對話」的最佳時刻。
2018/10/08 | 精選書摘
誰的傲慢與偏見:珍奧斯汀與女性主義思想之戰
在18世紀末從法國一路漫燒到英國的思想之戰中,珍奧斯汀是那個把錯綜複雜的政治意涵層層疊疊編織入舞會時尚、婚姻愛情中的祕密反叛份子。閱讀珍奧斯汀,就是一場歷史解碼過程。
2018/09/23 | 湯米
【插畫】平權的許多爭議,都出於對「平等」的誤解
平等不是加諸框架,不是逼迫所有人都要做一樣的事,真正的平等,其實是讓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
不只是性別刻板印象,「男生不能穿裙子」是貶低女性的社會氛圍
真正的解決方案,並不單純只是去主張男生也有穿裙子的權利,或是舉例有哪些文化中的男生穿裙子,這些都還是擺脫不了男性優越的父權社會結構,而是使用女性主義觀點去拆解批判,提出「像女生一樣也很好」的主張,如此一來男性優越便會不攻自破。
親愛的男友,光是冷漠就足以讓你成為性別歧視的幫兇
在我眼中,男友是個懂得思考、心地善良的人,這也是我欣賞他的原因。我不相信性別議題會是例外。於是,我選擇告訴他,這個社會對女性的歧視、不必由你親自參與。只需不當一回事看待,在旁指指點點,就能成為縱容的幫兇。
糖、香料、美好的味道,顛覆男性英雄的「飛天小女警」誕生了
「小鎮村的一天又平安的過去了,感謝飛天小女警的努力!」你老實說,看到這段有沒有在心中默默配音?總結來說,飛天小女警告訴了一些女孩,即便妳是女生,妳絕對也可以是個超級英雄。
2018/08/21 | 精選轉載
瑞典老公會不會幫妻子剝蝦殼?
一個為老婆剝蝦的老公,和被酸的老婆。她得到了多少,也一定給了對方什麼。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也永遠不需要拿他們的權力消長,去套用在我們的感情乃至婚姻上。
為什麼有時候女性主義「排除男性」是必要的?
在這名為女性主義的政治行動及社會運動中,男性的性別處境確實可以被關心,男性也可以加入參與女性主義的行列,但是男性不可以喧賓奪主,奪取女性主義提供給女性的發聲權與能見度機會,如此一來是本末倒置的。
破解童仲彥對「女權自助餐」的三大迷思
前幾天童仲彥一篇「冰的啦!推翻女權自助餐」,列舉了女權迫害男性的諸多罪狀,其實根本是當代性別問題現形記,堪比PTT之精華、該有的一次滿足。有事嗎這次將帶你坐上時光機、回顧幾篇我們曾寫過的文章,順帶破解幾個常見迷思。
2018/08/09 | TNL特稿
從澳洲航行到台灣的「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如何重啟一絲不掛的身體論述(上)
「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目前巡迴到高雄市立美術館,是回到英國前的最終站,也是台灣首度用「裸」的主旨舉辦的展覽。相較台灣與西方國家的「裸」,大量充斥女性身體的展示空間背後,在社會機制之下是否保有性別平衡?
2018/07/26 | 男性解放
「男人不可能被性侵」:我們說的不是事實,而是父權社會的信念
我們的社會向來習慣個人主義式的思考方式:愛拚就會贏,因此贏不了,只能怪你自己不夠努力。在這種氛圍下,我們很難看到集體性的結構問題。於是,需要發展一套自我調適的心理策略,讓我們既不必費心地思辨結構問題,又能合理化原本的歸因邏輯——「找出代罪羔羊」,如此看來是十分合理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