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9/24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2女性影展】台灣競賽入圍導演聯訪:電影產業中的她們,女性的可能與不可能

四位女性,四位導演,帶著各自的電影進入訪談室。一見如故的她們,談起台灣電影產業中女性工作者的處境,暢聊對電影藝術的熱愛,交流各自的創作理念,也分享了拍攝過程中的種種甘和苦。

2022/09/23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2女性影展】台灣競賽入圍導演聯訪:從島嶼之眼看見女性眾生相

今年邁入第9屆的台灣競賽共入圍17部佳片,題材包含家庭、自我認同、同性情誼等多元面向,本文訪談了《美國女孩》、《那天,我媽偷了老師的車》、《悄悄告訴她》、《啪嗒》、《The Scarf》等五位導演,邀您一窺她們的創作世界。

2021/12/10 | 辣台妹聊性別

金馬電影學院性別比風波:藝術歸上帝,政治歸凱薩,有可能嗎?

「多元性」跟「好壞」絕對不是單選題,是申論題。正視不合理的落差,不只是政治正確、不直接跳到性別歧視的判定,用大大小小的討論去擾動既有權力結構,創造多點的戰場。所以勇敢讓藝術政治化吧!政治化意味著開放、容錯與辯證。

2021/10/21 | 方格子vocus

【2021女性影展】《海馬爸爸要生娃》:生與不生的自由,都該由子宮提供者決定

「女性影展」邁入第28屆,一向以探討女性主義為主軸,同時也關注性別平等的議題,藉由影片傳遞多元包容的訴求,以族群共融的光譜,今年以「幻影共生」為主題,並且將《海馬爸爸要生娃》列入「生而育矩」的單元中,強調「生與不生的自由,都該由子宮提供者決定」。

2020/12/06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幽魂之境》導演羅晨文:綁架五個小孩換取退伍令,緬甸曾有全世界最多的童兵

專訪《幽魂之境》導演羅晨文,這部短片描述緬甸童軍苦難的故事,已經獲得台灣各大影展的肯定與青睞,透過專訪更能認識導演眼中的緬甸童軍。

2020/11/05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部落地圖》導演莎韻西孟:我只想爬我們泰雅族的山,去走祖先的路

這部片拍完之後辦了很多分享會,我覺得它就像是一個提供對話的平台,可以讓對話一直延續下去,透過不斷對話理解彼此的想法。

2020/11/01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宵禁》導演翁語彤:探討民國68年的時代氛圍,以及當時的性少數

我自己常在片子裡創作的主題是會跟階級制度有關,片中有三個主要人物,一個是警察,穿黃色衣服的是藍領階級,然後一個是學生,三個人分別代表當時社會的三個不同階層。

2020/11/01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藍色獨白》導演陳宜謙:我想說的不是強迫症,而是每個人都會有執著的想法

我有想過結尾還要不要讓主角自己撕膠帶出來這件事,可是對於現階段來說,我覺得結束在這個時間點是我能力所及,這樣就夠了。

2020/10/27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未命名》導演張均瑜、洪德高:規定女生要蹲著尿尿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大概從女性主義出現在我的生命時就開始關注了。我沒想過會有女性沒遭遇到這類的困境耶,因為我從小就連搭個電梯,旁邊都會有人問「你是男生還是女生?」

2020/10/26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她他》導演陳可芸:無論同性、異性或是跨性別,愛都有自己的關卡

「為什麼兩個人彼此相愛可是卻不能在一起」,可是我覺得那個愛是很複雜的,就像我的片子男生跟女生的愛也很複雜,你們看得出來他們是青梅竹馬,友情、親情、愛情交雜。

2020/10/26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前世情人的情人》導演梁秀紅:廖桑建議我們先拍彩色再轉黑白,我們偷偷騙了他

當代年輕人最憤怒的是什麼?後來回想起2018年的公投結果揭曉,因為我不是台灣人,看到很多台灣朋友都很難過、有些很憤怒,讓大家會覺得是不是都活在自己的同溫層裡,根本不了解別人及別的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