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10/23 | 波昂刺刺
酷兒敢曝,群妖出櫃——專訪酷兒影展策展人林杏鴻
林杏鴻最後笑著說:「在台灣同婚議題通過後這個時間點,假如放棄不辦影展似乎有點可惜。酷兒影展剛開始成立的初衷應該繼續延續,今年無論如何一定要繼續辦下去!」
2017/10/18 | 王萬睿
【Rave in peace】「短短迷你群」單元:關於姊/解放的二三事
2017年女性影展的短片特輯,取名為「短短迷你群」,或許就是要抗衡男性觀看視角的性別窠臼,因而諧擬的語言構句。若是稱短短迷你「裙」,那似乎就特別容易吸引男性視角的慾望,然而短短迷你「群」,則從衣著上的挑逗,轉化為女性社群的能動性。
【Rave in peace】迎接生命的第一現場:專訪《祝我好孕》導演陳育青、蘇鈺婷
《祝我好孕》不僅紀錄生命誕生的故事,也希望透過女性追求生育自主的過程,畫出一個同心圓,映照這世代思考生命的各種面貌。
2017/10/14 | TNL特稿
【Rave in Peace】少女心事:《娜魯的憂鬱邊界》中的家界國界
《娜魯的憂鬱邊界》透過一個非典型的家庭組成模式出發,影片中除了描繪少女娜魯對於戀愛的憧憬、自由的渴望之外,女兒與父親如何共同面對死亡、失去、身體與情慾,更是這部片想進一步探討的深刻議題。
【Rave in Peace】分裂的人權信念:彩虹國度以色列的真相
或許,將以色列塑造為LGBTQ自由國度的粉紅泡泡,正如同將一牆之隔的鄰居塑造為恐怖分子的努力,終究為了鞏固自身存在的心安理得。
【 Rave in Peace】《夏日1993》女孩的似水年華
《夏日1993》是一部敘事零碎的電影,沒有顯著的起承轉合,就像是一段又一段的生活點滴的串接,若要論該片的敘事形式,大概能姑且以「回憶體」稱之。不過,本片趣味之處也在於此,每一場戲的選擇,都潛藏著難以言喻的邏輯。
2017/10/05 | 麥樂文
【Rave in Peace】如何在《無主之城》中尋找救贖?
時間的行進從未讓人們遠離歷史,每代人只能繼續彳亍於班雅明所言的歷史廢墟中。共產政權瓦解了,昔人的青年變成老人繼續受難;當今的青年同樣不能擺脫上一代服膺的權力邏輯,甚至一直重蹈覆轍而不自知。
2017/10/02 | 翁 稷安
【Rave in Peace】《查維拉:女人別為我哭泣》:當我們聆聽孤獨
《查維拉:女人別為我哭泣》不是太複雜的故事,沒有誰能虛構一個比查維拉自己更充滿張力、傷痕的故事,如同他的音樂一樣,簡單樸素但通透有力。
【 Rave in Peace】在《我是世上的一抹曙光》瞥見一絲希望
身處雄性當道的社會,女人只是被拿來洩憤,然後隨手丟棄的用品。天色未明,美麗年華的四月再次因賣淫被捕,即便遭到釋放,喬治亞首都的太陽並未因而升起。當四月遇上非裔青年迪杰,人們眼中的「骯髒女人」與「黑鬼」,兩個失落又孤單的靈魂,該如何在看不見陽光的城市角落裡努力存活與共處?
【Rave in Peace】女性影展導讀:人生的舞伴
第24屆女性影展以「與羈絆/伴共舞」(Rave in Peace)為策展主軸,一種笑看生命更迭的瀟灑姿態,策展人羅珮嘉說:「影展並不必然是種競爭,性別並不非得你死我活,既然考驗與羈絆難以避免,和不與它翩然共舞?」
溫柔而堅定的影展力:當亞洲兩大「女體」相遇
從首爾女影到台灣女影,同樣以女性影人獨到的電影與藝術視野為宣揚主旨,今年,台灣女性影展即將滿24歲,在參觀首爾女性影展之後,也期望未來能以悠然的姿態佇立於台灣這塊土地,不忘建立與強化在地性別團體的連結。
2016/11/28 | 讀者投書
《小鎮性侵疑雲》22年沉冤昭雪:聖安東尼奧四人組的平反路
2016年11月23日,德州法院宣告,因1994年性侵兒童等罪名,並在1998年入獄的「聖安東尼奧四人組」(San Antonio 4),實為清白,改判無罪。遲來的宣判,背後是將近20年的辛酸血淚,背負著女巫罪名,以及追不回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