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2/06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幽魂之境》導演羅晨文:綁架五個小孩換取退伍令,緬甸曾有全世界最多的童兵

專訪《幽魂之境》導演羅晨文,這部短片描述緬甸童軍苦難的故事,已經獲得台灣各大影展的肯定與青睞,透過專訪更能認識導演眼中的緬甸童軍。

2020/11/05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部落地圖》導演莎韻西孟:我只想爬我們泰雅族的山,去走祖先的路

這部片拍完之後辦了很多分享會,我覺得它就像是一個提供對話的平台,可以讓對話一直延續下去,透過不斷對話理解彼此的想法。

2020/11/01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宵禁》導演翁語彤:探討民國68年的時代氛圍,以及當時的性少數

我自己常在片子裡創作的主題是會跟階級制度有關,片中有三個主要人物,一個是警察,穿黃色衣服的是藍領階級,然後一個是學生,三個人分別代表當時社會的三個不同階層。

2020/11/01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藍色獨白》導演陳宜謙:我想說的不是強迫症,而是每個人都會有執著的想法

我有想過結尾還要不要讓主角自己撕膠帶出來這件事,可是對於現階段來說,我覺得結束在這個時間點是我能力所及,這樣就夠了。

2020/10/27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未命名》導演張均瑜、洪德高:規定女生要蹲著尿尿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大概從女性主義出現在我的生命時就開始關注了。我沒想過會有女性沒遭遇到這類的困境耶,因為我從小就連搭個電梯,旁邊都會有人問「你是男生還是女生?」

2020/10/26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她他》導演陳可芸:無論同性、異性或是跨性別,愛都有自己的關卡

「為什麼兩個人彼此相愛可是卻不能在一起」,可是我覺得那個愛是很複雜的,就像我的片子男生跟女生的愛也很複雜,你們看得出來他們是青梅竹馬,友情、親情、愛情交雜。

2020/10/26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前世情人的情人》導演梁秀紅:廖桑建議我們先拍彩色再轉黑白,我們偷偷騙了他

當代年輕人最憤怒的是什麼?後來回想起2018年的公投結果揭曉,因為我不是台灣人,看到很多台灣朋友都很難過、有些很憤怒,讓大家會覺得是不是都活在自己的同溫層裡,根本不了解別人及別的族群。

2020/10/06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2020女性影展】專訪《逃跑的人》導演曾文珍:用八年扭轉逃跑移工的「可惡」印象

為了靠得更近,尋找更無人知曉的切入點。曾文珍在拍攝《逃跑的人》6年期間,親自至越南拍攝兩次,只為更加了解移工生活的脈絡,理解他們的家庭文化。

2017/10/23 | 波昂刺刺

酷兒敢曝,群妖出櫃——專訪酷兒影展策展人林杏鴻

林杏鴻最後笑著說:「在台灣同婚議題通過後這個時間點,假如放棄不辦影展似乎有點可惜。酷兒影展剛開始成立的初衷應該繼續延續,今年無論如何一定要繼續辦下去!」

2017/10/18 | 王萬睿

【Rave in peace】「短短迷你群」單元:關於姊/解放的二三事

2017年女性影展的短片特輯,取名為「短短迷你群」,或許就是要抗衡男性觀看視角的性別窠臼,因而諧擬的語言構句。若是稱短短迷你「裙」,那似乎就特別容易吸引男性視角的慾望,然而短短迷你「群」,則從衣著上的挑逗,轉化為女性社群的能動性。

2017/10/17 |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Rave in peace】迎接生命的第一現場:專訪《祝我好孕》導演陳育青、蘇鈺婷

《祝我好孕》不僅紀錄生命誕生的故事,也希望透過女性追求生育自主的過程,畫出一個同心圓,映照這世代思考生命的各種面貌。

2017/10/14 | TNL特稿

【Rave in Peace】少女心事:《娜魯的憂鬱邊界》中的家界國界

《娜魯的憂鬱邊界》透過一個非典型的家庭組成模式出發,影片中除了描繪少女娜魯對於戀愛的憧憬、自由的渴望之外,女兒與父親如何共同面對死亡、失去、身體與情慾,更是這部片想進一步探討的深刻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