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5/10 | TNL 編輯
段宜康:當我們選擇用最簡單的手段,去解決一個複雜的社會問題...
「當我們用最直接的、最簡單、最容易滿足大多數人期待的手段,是不是忘了我們社會沒有提供這些家庭,沒有提供在成長過程有可能先天或後天扭曲的人格一個公平的機會?」
2016/04/13 | Shih Yuan
為小燈泡辦「歡送會」 父:只有愛和原諒能讓我獲得真正平靜
小燈泡媽媽在會前表示:「希望每個人、每個組織,一起為社會盡一份力。大家都擁有同理心、將心比心,體貼也尊重每一個人,讓我們一起把社會推向更良善的方向。」
2016/04/08 | Lisa Liu
以母之名——冬天過了還是會很冷,但是已經不恨了
是的,冬天過了還是會很冷,但是已經不恨了。依舊想念 ,偶有淚痕,但春天,一定會來的。
2016/04/06 | Shih Yuan
談死刑爭議 羅瑩雪:法務部以多數民意為依歸「審慎執行」
羅瑩雪表示,目前42位死囚的執行問題,將交由最高檢過濾、審核,有爭議的交由「死刑案件救濟審查小組」進一步審查,目前還不確定何時有結果,因此也不確定卸任前是否會執行死刑。
2016/04/04 | 珮姬
社會事件不會憑空發生:從「神戶小學生殺人事件」看台灣新世代的危機
關於無差別攻擊的政治或經濟因素,近日已有頗多人出來分析。一個社會出問題,肯定是集體風氣和各種層面交替的結果。比起恐慌和亟欲排除異端、把人分類,造成更多排擠效應,我們可能需要更多理性來耙梳現象、站穩腳步。
精神科醫師:「強制就醫」或許是違反人權,但置之不理也違反了「就醫人權」
他們是因為生病了,沒有或不願接受該有的治療,最終被放棄,那我們有人要去照顧這群「因病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人嗎?」
2016/04/02 | nagee
【插畫】社會第一次「主動關心」精神病患,竟然是因為怕他們惹麻煩
不要只有愚人節那一天才會懷疑你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切訊息是真還是假,也不要到了社會事件發生之後,才第一次主動關心在你身邊、可能需要幫助的人們。
2016/04/02 | 蟲蟲
【插畫】別讓自己成為不良媒體消費受害者的幫兇
記下你心裡在這次事件中表現合格的媒體,除了多給他們支持,也別忘了提醒自己:「別去點閱那些令人不悅的新聞,因為你的每一次選擇,都在打造明天的台灣社會。」
2016/04/02 | 精選書摘
得了精神病怎麼辦?除了靠藥物幫助,心理上的調適更重要
很多人說生了一場大病,對生命會有不同的體認和看法。的確,精神病更是如此。這一段個人的,獨一無二的生命歷程,既然不能抹去,何不安然與病共處,來日再下一段精采的註記,重新定義自己的價值。
2016/04/01 | Shih Yuan
強制送醫事件紛傳 精神醫學會籲:勿污名化精神病友
賴德仁強調,政府該檢討的是,目前社區公衛護士的人力配置,還有心理衛生的預算分配等問題,而不是污名化精神病人。畢竟精神病人只要規律服藥治療,相當安全。
2016/04/01 | Zou Chi
(更新)搖搖哥「被同意」送醫?柯文哲:本來是美意,卻被寫得像強迫
政大搖搖哥昨日遭強制送醫引發熱議。今北市府回應「因民眾通報才將他送醫,且也已徵得本人同意」,但民間質疑影片中的搖搖哥明顯是被強行帶上救護車,正提出法律手段救援搖搖哥。
2016/04/01 | 精選轉載
台灣社會準備好這4大犧牲了嗎?否則我們只是把精神科當「砲灰」
「如果我們不給精神醫療單位支援就叫他們上戰場,只是把他們當砲灰。砲灰在大家的鼓動下向前衝壯烈犧牲了,整個社會還是一樣,一點都不會有改變的。」
2016/04/01 | 精選書摘
當親愛的人得了精神疾病,家人和親友可以做什麼?
家屬和病患處在同一艘船上,他們的壓力有時不亞於患者。建議家屬們也要積極學習、調適、向前看,才能和病患攜手朝康復之路前進。
2016/04/01 | 精選轉載
反廢死的人其實是「先發制人」,甚至不過是想出氣罷了
「畢竟,我個人很怕死…為什麼他們不怕死?一定要讓他們死!立刻讓他們死!」
2016/03/31 | 陳重嘉
脫下狩獵者的面具,其實我們離精神障礙沒有想像中的遠
也許是因為不了解以及欠缺同理心吧。不了解讓我們可以依自己的想像描寫敵人,缺少同理心則讓我們毫無顧忌地冷漠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