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05 | 聞腋中年
紀錄之光《草間∞彌生》:不僅是圓點,而是愛的無限擴延
草間彌生年幼時,嚴厲的母親總讓她去跟蹤父親,但撞見男女性行為的景象卻使她一生對於性器官、性行為都懷抱著恐懼不安。從男性生殖器,藝術家延伸出的暴力與戰爭等概念,但也因此在日後創作出一系列關於愛的作品。
藝術家吳天章:在威尼斯雙年展,給家鄉基隆一個最深情的回眸
吳天章的作品多次參加國際重要當代藝術展,向世界闡述臺灣在不同國族歷史下的定位與困境,而常常下雨的基隆記憶,就成為了他重要的創作養分。
用竹籐編織一方淨土:王文志-我從山林來
王文志作品超越國界、人種、性別的魅力,讓日本水土藝術祭、瀨戶內海藝術祭、澳洲Woodford音樂節,皆連續三次邀展,藝術之路看似順遂,其實王文志好幾次都想放棄⋯父親鼓勵他「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麥克林錄像作品中社會現實與政治諷刺
麥克林的錄像作品,大量挪用童話故事,讓人毫無防衛地進入了她的影像世界,讓觀者幽然沉浸其中,在絢麗亮彩的糖衣外表下,展現一種近乎怪誕且荒謬的敘事結構。
藝術創作的行為與精神 ——專訪威尼斯雙年展總策展人克莉絲蒂.瑪賽
在這篇專訪中,我們將初步理解今年「威尼斯雙年展」的主題和策展理念,以及總策展人對藝術創作、「策展人(curator)」的看法,最後也給予年輕策展人一些建議。
事件的視界:當謝德慶遇見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當謝德慶遇見威雙展台灣館,或許就是一次藝術家與台灣藝壇相互回饋的行動。但對一些藝術觀者而言,「謝德慶+台灣館」無法簡化成:不過是一個藝術家的個展或回顧展。尤其是看到這個活動過程是如此配合著當代全球化雙年展與藝博會綜合出的藝術生產機制時,那個期待「不一樣」的想像終究落空。
2016/05/16 | Jesse
如果在冬夜,一個佈展人:專訪藝術戰爭公司負責人「懋」陳懋璋
他語帶無奈地說:「這一切讓人感到疲倦,我需要時間去做些我真正想做的事,不論是家庭還是創作。」
2016/04/09 | 放映週報
流浪、慢走、美術館-蔡明亮談進入美術館
蔡明亮說,「至於未來,我從來不談,因為接下來會是如何?我自己也不知道。」
2016/03/13 | 湃思紀Passage
搞藝術難道是當義工:藝術家們怎能不談錢
制度的問題難道是藝術家的責任?為什麼有權力責任的主管、館長、官員,要讓經濟最弱勢的一群人幫你墊錢扛債,這還要不要臉?
電視節目鬧風波,越南首都位移中國境內?
中越的緊張關係常受到國際的關注,尤其是近期的南海主權問題,及2014年5月,再越南爆發的反華示威大遊行,當時多家華商和工廠被破壞,中越關係陷入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