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權統治

威權主義或威權(英語:authoritarianism),也稱權威主義,是一種政體或意識形態。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6/22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老大哥在看著你!《紐約時報》調查報導:中國蒐集公民個資與DNA數據庫長保威權統治

中國公安還在廣泛收集男性的DNA樣本,理由是男性的Y染色體在遺傳時很少突變。當公安掌握一名男性的Y染色體DNA數據後,就等於得到了其家族多代父系成員的數據。雖然許多國家都會利用這一特點協助刑事調查,但只有中國最大限度地蒐集Y染色體樣本,且視為重中之重。

2022/06/02 | 李秉芳

是促轉會公信力不足,還是社會沒共識?——寧靜革命的台灣,轉型正義之艱難

轉型正義無法成為台灣的主流價值,還是跟歷史過程有關。台灣沒有經歷威權體制解體的斷裂過程,也沒有哪個獨裁者逃亡、退位,「這使我們在價值上沒那麼清楚,或比較想要和稀泥的和解。」

2022/06/02 | Abby Huang

【專訪】外公在白色恐怖受害、父親是國民黨逃兵,阿根廷導演許煌《月影歸途》拍出台灣近代史縮影

為了追尋父親的死因,也為了看10多年不見的母親一眼,許煌和弟弟許懿在2012、2019年來到台灣,並在與母親和家人的對話之間,意外發現自己的外公陳適然曾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受害者。

2022/04/30 | 李秉芳

「現在的我無法否定過去的我」:促轉會訪談多位威權體制參與者,找到加害者並咎責是艱難挑戰

轉型正義就是和時間賽跑,促轉會會建議,某些行為例如殺人酷刑等,應該取消追訴時效,國際法上包括德國、歐洲人權法院都是這樣,因為這麼嚴重的行為,不該有時效限制。

2021/11/15 | TNL 編輯

促轉會建議「移除」中正紀念堂蔣介石銅像,若保留做教育展示應具有「不可回復性」

促轉會代理主委葉虹靈提出中正紀念堂蔣介石銅像「移除」為優先,至於有些人提議銅像可以留著做教育之用,但2000年時陳水扁政府有過類似的展覽,當時只展3個月、銅像又恢復儀隊敬拜,所以若要進行教育展示,應該要有「不可回復性」。

2020/05/18 | 鹹派

緬懷台灣文學之母鍾肇政:在本土認同高度談論的年代,世人更該回望鍾肇政的人生

如今許多人或許已不熟悉鍾肇政,但在這個本土認同被高度談論的年代,世人更該回頭看看鍾肇政與他的貢獻,絕對能對台灣文化有產生更深的認同及凝聚。

2020/05/18 | TNL特稿

【520檢視蔡英文-轉型正義篇】促轉會致力於檔案開放與調查,其他三大任務則進展不明

台灣未在民主化初期著手轉型正義工作,長期延宕之下,社會大眾對威權統治失去記憶,對轉型正義缺乏關心。據筆者所接觸,一般民眾不說、即使是知識份子都對轉型正義概念十分陌生。因此,在台灣推動轉型正義的首要工作,應該是面向大眾、帶領議題、喚起對威權歷史記憶與關心。

2019/12/01 | 精選書摘

《跨越世紀的信號》:柯旗化的獄中家書,八○年代與越獄的「暴徒們」

學生時代準備考試的青澀歲月,幾乎必讀柯旗化所出版的《新英文法》。但是,或許鮮少人知道,柯旗化是一名兩度入獄的政治犯,而且也鮮少人知道《新英文法》的增訂修補,其實是柯旗化在監獄囚禁時努力完成。

2019/11/10 | 芭樂人類學

《返校》之後:加害者也有「創傷」?請正名為「自戀衝擊」

細緻的概念區分有助於思考修復式正義的核心:一方面應聆聽、認納受創主體所經歷的暴力真實,另一方面需要協助加害人獲得一個離開加害者位置的機會,也就是把重心從自己的需求、從想像中完美的自戀鏡像移開,學習看見、關注他者的機會。

2018/12/30 | 精選書摘

《以撒・柏林》:不宥於理論框架,聚焦具體存在的自由主義者

日耳曼反啟蒙運動始於自卑與酸葡萄心理,雖然在哲學上重拾了民族自信心,政治軍事上卻持續遭受屈辱,轉為強烈排外並帶有文化優越感的民族主義於歷史脈絡之中並不令人意外。

2018/12/29 | 精選書摘

《以撒・柏林》:不宥於理論框架,聚焦具體存在的自由主義者

日耳曼反啟蒙運動始於自卑與酸葡萄心理,雖然在哲學上重拾了民族自信心,政治軍事上卻持續遭受屈辱,轉為強烈排外並帶有文化優越感的民族主義於歷史脈絡之中並不令人意外。

2018/03/19 | 沈建一

駐外看台灣(七):國大才是美?看看尼泊爾和丹麥吧

「無卵或皮毛說」是上位強者之姿說給天下蒼生聽的,用意在鞏固領導中心,卻都忘了「人」才是國家的本,而早已被播下民主種子的台灣,雖然每天吵吵鬧鬧過日子,但許多人寧可選擇走向街頭叫囂抗議,也不願拂袖而去地投入他國懷抱,因為在這裡的人都可順性而活,放心的追求幸福快樂。

2017/12/18 | 讀者投書

「中正大學」改不改?促進轉型正義,重新檢視蔣介石的功與過

轉型正義是一個長時間的過程,並非僅通過促轉條例就能馬上解決,尚需要整個社會長時期一同進行深入反思、對話,現在也只是一個開端,在這之後還需要政府和社會大眾進行更多努力,才有可能真正促成社會的和解。

2016/09/27 | 鄺健銘

當國家求生「恐懼」不再,何為新加坡威權政治的核心支柱?

2015年,新加坡新媒體Mothership.sg ,仍有刊登文章What if S'pore doesn't survive?,內文問:新加坡的主權國家地位,還能維持多久?

2016/05/23 | Sid Weng

中正紀念堂不拆,可轉型為立法院嗎?鄭麗君:不排除任何方案

民進黨立委羅致政在立院質詢時指出,現今立法院空間嚴重不足。歐美先進國家的國會殿堂都有「空間大、廣場大」的特質,而中正紀念堂也有這樣的特質,「幾十萬人都可以來抗議」,適合轉型成為國會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