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
不要小看保守價值觀的反撲,台灣民主「剛好沒有」有效的防禦機制
沒有「防禦機制」的民主制度,會被集體暴走失序(詭異的是,表面上為的是「帶來秩序」)的人們利用其自身制度上的漏洞與缺陷給摧毀,而現行在台灣運作的制度,剛好「沒有」確實有效的防禦機制。
2018/11/13 | 張宇韶
人格分裂與雙重標準,韓國瑜選戰策略對台灣民主的負面效應
美國期中選舉後,許多媒體隨風起舞戲稱「川普失敗」,但在面對台灣同樣人物、情境、事件、言行、話術時,這些媒體與菁英不僅持相反的立場與雙重的標準,甚至反成為民粹效應推波助瀾的主要來源。
2019/06/04 | 李修慧
蘇丹軍政府武力鎮壓「民主示威」,已釀35死、數百傷
4月,鐵腕統治蘇丹長達30年的前總統巴席爾在軍方「倒戈」後下台,近期民主派團靜坐示威,要求軍政府「還權於民」,引發軍方在3日武力鎮壓,造成35人死亡。
2018/12/18 | 李修慧
除了研究「國幣改版」、中正紀念堂三軍儀隊,促轉會半年來還做了什麼?
促轉會除了處理上述提到的中正紀念堂、蔣公銅像、國幣改版等爭議,也報告4個小組半年工作成果,包括「政治暴力創傷療癒計畫」,也正規劃建置「臺灣轉型正義資料庫」。
2019/03/10 | 湯米
【插畫】沒神找神,有神快拜
村民負責崇拜勇者,勇者負責幹活,直到有天勇者被魔物打倒,村民才發現他們原本崇拜的神,其實也沒有那麼了不起,只好重新開始尋找另一個救世主。
2019/06/03 | 讀者投書
透視中國威權體制:很難從外部擊敗,卻經常是由內部崩解
台灣許多從政者的錯誤,就是把對岸當作鐵板一塊。一方面將抗中、反中、恐中全部包在一起打;另一方面則把民族情感、威權眷戀、經濟需要全部包在一起吹捧,完全沒有看懂威權體制的內在危機,兩者都會讓自己陷入錯誤與麻煩。
2019/07/24 | 青平台
從德國反思台灣轉型正義(上):先有真相,再來談和解
轉型正義翻譯自英語,在德國並沒有這樣的說法,德國人用的詞是克服過去與清理過去,前者主要說的是如何站在傷痕上往前看,後者則是強調對過去的處理。
家庭治療師:一個父母與絕望子女的故事
大概這世上沒人能計算,究竟要多痛苦才足夠讓青少年跨過對死亡或刑責的恐懼,又或究竟怎樣的一個社會會讓人害怕生存。
發大財之後,就一定能民主化嗎?
習近平打擊政敵與控制社會的力道都在加強;在國際,中國輸出與「華盛頓模式」相反的「中國模式」,在政治上推廣並拉攏其他威權統治者,可見其統治者不會輕易地接受民主化。
「民主防衛」極力避免的,就是民主與反民主之間「一團和氣」
民主防衛,只是把台灣內部長期以來民主與反民主、獨立與統一矛盾共存的、用言論自由包裝的、虛假的「一團和氣」給打破。
2019/07/25 | 青平台
從德國反思台灣轉型正義(下):正義到底是什麼?台灣社會還不知道
轉型正義對臺灣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李思儀認為,轉型正義是一個過程,最終目標是追尋臺灣社會所需要的正義。李思儀說:「正義到底是什麼?我們還不知道,但臺灣的經驗會得出我們想要的是什麼。」
2019/06/04 | 李修慧
蘇丹軍政府武力鎮壓「民主示威」 釀35死數百傷
4月,鐵腕統治蘇丹長達30年的前總統巴希爾(Omar al-Bashir)在軍方「倒戈」後下台,近期民主派團靜坐示威,要求軍政府「還權於民」,引發軍方武力鎮壓,造成多人死亡。
2019/02/28 | 精選轉載
【圖輯】不要碰政治:為什麼要討論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審判?
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審判,威權的政府靠著體制和法律背書,情治人員使用大量不法的審問,領導者甚至可片面的加重刑罰,回顧這一時期的體制,讓你了解當時威權政府如何有系統地使人民噤聲。
2019/03/12 | 湯米
【插畫】「神」殞落了,村民拼命找下一個神
村民負責崇拜勇者,勇者負責幹活,直到有天勇者被魔物打倒,村民才發現他們原本崇拜的神,其實也沒有那麼了不起,只好重新開始尋找另一個救世主。
2019/10/18 | TNL特稿
《白色說書人》:回憶白色恐怖家族苦難史,學習修補撕裂的關係
《白色說書人》避開了對威權體制的直接控訴,嘗試處理白色恐怖統治下,人與人之間情感關係的扭曲、糾結、斷裂,亦企圖探索(至少是自我)和解的可能。然而,這樣的切入角度,反而更能凸顯白色恐怖之所以恐怖的核心。
2019/03/08 | 讀者投書
轉型正義的種種困境,應該用「再民主化」來回應
在「再民主化」指引方針下,轉型正義的解釋應為:在國家民主化後,針對昔日威權政體濫用國家權力所為的種種罪行,進行為了彰顯民主體制價值而追訴、究責、悔罪與和解的政治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