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2/30 | 精選書摘
《德國史》:經濟危機襲擊威瑪共和,希特勒終於等到上台的機會
雖然歐洲各國很快的解決經濟危機帶來的各種衝擊,但德國由於其內政原就不穩定,大量失業人口更加深了許多社會問題,許多人對新的共和政府產生懷疑,更有人利用經濟危機宣傳一些極端的政治理念,使得政治結構受到很大的影響。
2019/08/28 | 精選書摘
《關鍵年代》:希特勒的掌權之路——民主如何走向瘋狂?
根據希特勒的敘述,納粹黨的集會通常在晚上舉辦,一方面為的是使其顯得更加重要,另一方面則是要讓觀眾處於疲憊狀態——在精神疲倦時,聽眾更容易接受演說者的暗示。
威瑪共和時期的德國共產黨,以及當時他們扯的後腿
照理說,擅長議會政治的社民黨,若是能與精通街頭活動的共產黨合作,要抵抗搞街頭暴動與滲透到議會的納粹黨,是較有希望的。但終究沒能如此,等到納粹黨利用國會縱火案栽贓共產黨,並佔領全德國的共產黨黨部時,共產黨連後悔路線錯誤的機會都沒有。
德國「威瑪共和」如何簽下民主的死刑判決書?
納粹德國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1928年於納粹奪權前,就說明了納粹黨用民主手段破壞民主的想法:「如果這個民主國家足夠愚蠢,幫倒忙地給了我們免費入場券與事前準備,那是他們的事……我們以敵人之姿到來,如襲擊羊群的野狼,我們如此降臨。」
2018/06/29 | 精選書摘
《不曾結束的一戰》:《凡爾賽條約》對德國的要求,簡直是赤裸裸的犯罪
許多德國人在1918年用熱情歡迎民主制度的降臨,誰知道不到一年,這份熱情就轉變為深深遭到背叛的感覺,以及對和約條款的憤怒,並說和約才是威瑪共和國「真正的憲法」。
2018/01/14 | 精選轉載
問題在經濟而非勞基法,別讓台灣民主變成鐵達尼號最後的晚宴
此時此刻的台灣,如果經濟衰退時間久一點,就沒有民主了。到時倒的就不只是一個執政黨,而是一個社會、一個國家,和一個生活方式了。
2017/09/01 | 精選書摘
希特勒邀請標槍比賽前三名到包廂拍宣傳照,觸怒國際奧委會
威瑪共和體制下的柏林,豐富的次文化蓬勃發展,給所有生活在體制之外和喜歡待在體制外的人。只是好景不常,希特勒接收政權後天地變色。
2017/08/29 | 精選書摘
威瑪共和的經濟政策擺脫了賠款,也把貧困的德國百姓推向了希特拉
布呂寧的政策激化了全球經濟危機的惡果、蓄意使德國的經濟完全朽壞,藉以擺脫賠款。如同前文所述,他獲得了成功。然而他的這個成就在內政上所付出的代價,就是把陷入貧困的德國百姓成群地推向了希特勒。
2017/08/28 | 精選書摘
希特勒如何利用「宣傳」與「恐怖」兩大法寶,打造自己的元首國家?
希特勒如何有辦法統治這個並不集權的國度,讓它繼續成為一個元首國家?為何這種所謂的「專制獨裁下的無政府狀態」繼續出現一個最高權威,同時最高權威能夠隨時隨地如願貫徹自己的旨意?這可以用兩個字眼來回答:「宣傳」與「恐怖」。
2017/08/28 | 精選書摘
威瑪共和的經濟政策擺脫了賠款,也把貧困的德國百姓推向了希特勒
布呂寧的政策激化了全球經濟危機的惡果、蓄意使德國的經濟完全朽壞,藉以擺脫賠款。如同前文所述,他獲得了成功。然而他的這個成就在內政上所付出的代價,就是把陷入貧困的德國百姓成群地推向了希特勒。
2017/08/27 | 精選書摘
從德意志帝國一個外籍無業遊民開始——青年希特拉從政之路
今天我們曉得,希特勒為了避免在奧地利參軍,於是從維也納遷居慕尼黑。他在一九一四年大戰爆發之後立刻志願入伍:他加入的正是德國陸軍,而非奧地利的部隊。身為德意志帝國境內的一個外籍無業遊民,他怎麼有辦法成為政治人物呢?
2017/08/26 | 精選書摘
從德意志帝國一個外籍無業遊民開始——青年希特勒的從政之路
今天我們曉得,希特勒為了避免在奧地利參軍,於是從維也納遷居慕尼黑。他在一九一四年大戰爆發之後立刻志願入伍:他加入的正是德國陸軍,而非奧地利的部隊。身為德意志帝國境內的一個外籍無業遊民,他怎麼有辦法成為政治人物呢?
2017/08/11 | 精選書摘
納粹的「合法」革命:恐怖措施、慶典和慨慷激昂宣言
於是人們開始跟他們一起行動。這起初還出於畏懼,可是一旦同流合污以後,就不再有人願意回想起「畏懼」這檔子事──到底那不很光彩而且會教人看不起。結果人們連心中的觀點也隨之而改變了。
2017/08/09 | 精選書摘
納粹的「合法」革命:恐怖措施、慶典和慨慷激昂的宣言
於是人們開始跟他們一起行動。這起初還出於畏懼,可是一旦同流合污以後,就不再有人願意回想起「畏懼」這檔子事──到底那不很光彩而且會教人看不起。結果人們連心中的觀點也隨之而改變了。
2016/11/10 | 彭振宣
金融海嘯後的特朗普 vs. 威瑪共和後的希特拉,獨裁者口中的「烏托邦」是否實現?
我們現在還無法確定,川普上台是不是代表極權主義將再次興起?但若是我們回頭看希特勒崛起的歷程,將可以發現我們正處於一個歷史性的競賽中。這項競賽比的是自由民主的憲政體制與獨裁極權,誰能夠先滿足多數基層民眾與弱勢真正的需求。而獲勝的一方,將可以決定我們的時代將成為什麼樣子。
2016/11/10 | 彭振宣
金融海嘯後的川普 vs. 威瑪共和後的希特勒,獨裁者口中的「烏托邦」是否實現?
我們現在還無法確定,川普上台是不是代表極權主義將再次興起?但若是我們回頭看希特勒崛起的歷程,將可以發現我們正處於一個歷史性的競賽中。這項競賽比的是自由民主的憲政體制與獨裁極權,誰能夠先滿足多數基層民眾與弱勢真正的需求。而獲勝的一方,將可以決定我們的時代將成為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