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2/13 | Abby Huang
《公投法》再修法要改什麼?中選會提7大方向,包括人權不得公投
中選會指出,公投通過後,對政府施政、立法政策的形成都有一定的拘束力,但不得違反憲法對於基本人權的保障,因此,將修法把限制或剝奪人權的事項排除在公投之外。
2018/11/19 | 法操FOLLAW
同婚合法後,「爺爺奶奶」會從法律上消失嗎?
同婚合法的話,爺爺奶奶就會從法律上消失?相信很多人都有聽過上面的說法,這個誤解的想法是:如果今天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後,法律上就不能叫夫妻而改稱配偶,因為不能叫夫妻,所以不能叫父母、祖父母,也因此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等稱謂就從法律上消失了。但真的是這樣嗎?
2019/01/10 | 法操FOLLAW
日本10對同志提出婚姻訴訟,日本《憲法》的婚姻定義與爭點是什麼?
日本埼玉縣有一對男同志伴侶於1月4日向該市政府機關提出結婚申請,被以「同性婚姻並不在法律預設範圍內」為由拒絕。包含上面說到的男同志伴侶在內,一共有十組同志伴侶將作為原告,在東京等四個區域的裁判所提起訴訟。
對特教班長大的我而言「不一樣才是常態」,所以我支持婚姻平權
在我的這個世界裡,每一個人都不一樣。「不一樣才是常態」若要說普通班學生和特教班裡各種擁有不同障礙的學生彼此之間有什麼相同之處,那就是:「每一個人都是如此地不同。」所以,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無性戀有什麼好奇怪的?
2018/11/09 | 芭樂人類學
同婚辯論中,挺同、反同者可能都座落在「單一自然、多重文化」象限裡
同婚辯論中,所謂的「自然」,就支持與反對雙方而言,在內容上是不同的。但就更深一層次的本體論形式來看,兩者的想法,都是落在「自然主義」象限,也就是「單一自然、多重文化」的。
2018/12/13 | 江河清
如果支持者真的疼惜民進黨,為何不督促他們將婚姻平權做好做滿?
在選舉和公投後,有些人認為同志社群不夠支持民進黨,或對民進黨批評太嚴厲。然而,這篇文章指出,民進黨錯過許多支持同志權益的機會,甚至間接幫助反同勢力。那些為民進黨的辯護,恐怕也無助於民進黨變成更好的政黨。
2019/05/25 | 讀者投書
從「極端父權」到「轉型平權」,女性與性少數們如何掙脫陽剛男性的枷鎖?
性少數族群努力擁抱自我挺身而出,讓社會看見與傳統對話,尋求認同與理解,其中不乏許多如同陳高蓮葉、殺夫的鄧如雯、玫瑰少年葉永鋕的悲傷故事,但是一次又一次的衝突與對話,將社會漸漸推向包容、認同、平等與互相理解。
2018/11/26 | 讀者投書
從集體自殺到人的位置:論公投第12案與「回家投票」
公投之中,我們和朋友、老師討論,我們回家、投票。面臨各種立場的衝擊,這些立場有些來自公共場所,有些來自你最親近的人,在兩種「文化模式」之間移動的人,不斷改換著自己的行為和態度,到底能不能得到堅定不移的位置呢?
2019/05/26 | 潘柏翰
【圖輯】「還我紅包錢」:凱道同婚宴席開160桌慶祝婚姻平權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以下簡稱伴侶盟)於昨(25)晚在凱達格蘭大道席開160桌的同婚宴,並邀請知名藝人艾怡良開場、知名電影導演王小棣擔任證婚人。現場約有十幾對同性伴侶步上在凱道上的紅毯,並在一千多人的祝福下交換信物,完成證婚儀式。
2018/11/07 | 讀者投書
幫你節省納稅錢:10個支持同婚、性平教育公投的好處
這篇文章我想嘗試用不同於其它文章訴諸平等、自由的角度,向你提供10個投公投票支持同婚、性平教育所帶來的好處。
2018/11/20 | 法操FOLLAW
《誰先愛上他的》:法律上的陌生人——談同性伴侶的婚姻與保障
由於大法官解釋留了專法的後路,造成近期專法派與《民法》派出現分歧。《誰先愛上他的》也呈現了同性伴侶所面對的種種挑戰,片中更帶出許多法律上的爭議點。而在社會對同志的長年歧視下,也常逼迫一些同志與異性步入婚姻,迫使他們用近似詐欺的方式,來使自己「看起來正常」。
2018/11/24 | 林澤民
如何了解同性婚姻:性別認同的「語言遊戲」
生、死、性都是本質可爭議的概念(essentially contestable concepts),其中尤以「性」為最。當異性戀者把解剖學的性別當成「性」的本質、把男女婚當成「婚姻」的本質來想像同性戀者的居家生活,是沒有辦法了解同性戀這個社群的。
2018/11/06 | 法操FOLLAW
為什麼不應該立同性婚姻專法?從「專法」的制度目的談起
相較於普通法,特別法的出現是在以普通法無法妥善規範,或者政府針對特定事項,有要給予特殊的權力或要求負擔更多義務時,才會使用。也就是說,受專法規範的事項與一般規範的事項間,必須要有「差異性」。而如果同婚立「專法」會有什麼問題?
2018/11/29 | 法操FOLLAW
為提高投票率卻修出更多爭議:現行《公投法》12項待解問題
2018年公投是《公投法》施行以來提案數最多、投票人數最多、提案通過數最多的一屆,但也問題重重。而在開始討論公投問題前,我們必須先來了解去年《公投法》修正的方向。
2018/12/22 | 讀者投書
排除異己的民粹政治學:反同公投具備了哪些「反民主」特性?
本文主張,反同運動公投的勝利,應歸類為新自由主義下保守勢力的復甦,這樣的土壤阻礙了民主對話的可能,滋長了傳統父權壓制性的權力,開展出新型態的民粹政治與社會排除。
2018/10/27 | 陳彥霖
細數東南亞各國同志現況,台灣公投是亞洲婚姻平權的一大希望
台灣性別議題已是許多東南亞人權工作者非常羨慕的案例。婚姻平權跟台北同志遊行更是關注焦點,透過性別議題深化台灣與東南亞的關係,我們還可以做得更多。
2018/11/21 | Abby Huang
圍牆內的聲音:喜歡女生的她們,為什麼還支持「愛家公投」?
支持「愛家公投」的人,其實不全是保守派、或是家長團體,也有喜歡同性的人。而她們反對同婚、同志教育的理由,很有可能真是出於「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