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2/05 | 李長潔

「死亡的媒介化」急速改變了哀悼的性質與數量,框架著我們對2020年的恐懼與孤獨

非常明顯地,這一年,我們對死亡的文化體驗已經被重大地改變了。通過網際網路、社群媒體、數據資料等媒介形式,在線上進行新型態的死亡實踐,某個程度上,是否可以說是,我們正在結束那個將死亡隔離的典型現代性,媒介化重新將死亡招喚回到社會之中。

2020/02/10 | 李長潔

疾病媒介化的死亡恐懼,讓「保護身體」成為最狂熱癡迷的事情

在疾病的媒介化過程中,大眾得以進行健康的確保,但疫情資訊裡的大量情感卻又會很容易地將我們帶進一種弔詭矛盾的抉擇裡:我們想要同化別人,又想要維持彼此的差異,想要獲得自身的安全,又想要保證行動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