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13 | 新共和通訊
《紐約客》反思美國留學生接納策略(下):對中國媒體來說,「新聞」和「內容」是同一件事
在民主國家中,自媒體上能夠激起人轉發按讚的言論是由民眾發表的,相反地,在極權國家中,這些言論是經過國家控制監控,原本能夠讓人們表達個人意見的平台,反成了極權政府帶動風向、控制思想的工具。
2019/11/04 | Kayue
內容農場的最大禍害,不在於假新聞
內容農場利用人類的惰性吸引我們點擊轉發,而這些惰性——也許是看到誇張標題就轉發,又或不追尋消息來源——始終對追尋真相有害,因此內容農場轉載的資訊無論真假,我們都應與之割席。
2019/10/26 | Kayue
不同網址的內容農場,背後疑由同一集團操作
近來香港出現不少內容農場網站會刊載跟示威相關的新聞、討論區帖文,稍加分析可發現,這些看似不同的網站背後很可能來自同一集團。
自媒體時代,身為「庶民」的我們更需要媒體識讀
影響我們最大的並不是假新聞,而是假訊息:「不能說沒有假新聞,只是大多數人看到的其實是假訊息,再加上新聞會讓你有距離感,假訊息帶來的影響反而是更直接的。」
2019/10/12 | Kayue
為了讓真相流傳,請保持「資訊公德心」
政府及警隊失去公信力後,很多傳聞難以證實而不斷流傳,當中有些明顯有錯。要避免假消息影響真相流傳,我們需要保持「資訊公德心」,在轉發消息前請先盡量查證內容。
數學考題「簡單化」,可是你知道真實世界有多複雜嗎?
今年國中會考出現一題「簡單」的數學問題,看完本題,感覺似乎非常生活化,但是當筆者靜下心,用手指沾個水在腦袋上畫個圈,於此完美犯案的場景中,靈光一閃地說出柯南的招牌對白:「犯人,就在題目中!」
小編一直「撿到槍」是好是壞?來看北歐各國的媒體怎麼做
聳動標題有無達到吸引效果?可能有。但一個重視基本媒體倫理和社會責任的媒體,對其新聞標題的要求不該等同公關公司發新聞稿一樣的邏輯,看看丹麥、芬蘭、挪威等北歐國家的「小編」們,都是怎麼做的。
2019/04/16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不是叫人「學會看新聞」就能解決
提升媒體素養,是個人免疫力的問題;拒看爛媒體,是個人避免去公共場所的問題,然而面對假訊息與劣質內容的氾濫,整體社會的問題需要的是找出病因,發明勤洗手、戴口罩,才能有效地應對流感肆虐。
過濾網絡假新聞的難題
我們都同意像總統大選般重要的決定,應以事實為基礎,難道不能要求Facebook或Twitter等社交媒體過濾假新聞嗎?
2019/04/14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恐怕沒人知道出路在哪裡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宋喬安對於自家「無良」媒體的自嘲與挖苦,恐怕反應的是幾個值得社會深思的問題:若好內容都從大眾媒體當中被「分眾」出去,並且以另外一種方式被社會菁英壟斷,那麼一般民眾真的「選擇」了他所見的世界嗎?當有能力選擇好資訊的人,因為他所選擇的媒體而獲得更多的好資訊,對於那些不具備此能力的人來說,這是否可能加深了知識的不對等,進一步加劇了社會的極化?
2019/04/03 | Ray Wang
被假新聞包圍怎麼辦?5個步驟教你提升「媒體素養」
媒體都有自己的基因與習慣。會依循自己的基因,產生符合組織定調與製作習慣的訊息內容。也因此在面對訊息時,要知道編織訊息中的元素有哪些,要表達什麼樣的框架內容,對於訊息內容組成元素是可以保持質疑的態度,並非逆來順受。
2019/04/03 | Ray Wang
被假新聞包圍怎麼辦?5個步驟教你提升「媒體素養」
媒體都有自己的基因與習慣。會依循自己的基因,產生符合組織定調與製作習慣的訊息內容。也因此在面對訊息時,要知道編織訊息中的元素有哪些,要表達什麼樣的框架內容,對於訊息內容組成元素是可以保持質疑的態度,並非逆來順受。
2019/01/28 | Kayue
為媒體加上「營養標籤」的小工具,助你分辨可疑網站
近年網絡假新聞問題泛濫,一家新公司希望透過提供媒體的「營養標籤」,讓網民看新聞時更加謹慎。
2018/11/11 | 讀者投書
可怕的不是同志或多元性別,而是反同方偏頗產製的假資訊
然而最讓人擔心的,其實並非支持多元性別可能產生的疑慮,而是透過話術包裝,欺騙中高年齡者的不實資訊,進而誤導長輩反對相關議題。
2018/08/10 | TIME
避免「自殺模仿」,媒體該如何報導自殺事件?
《加拿大醫學期刊》上的一篇新報告指出,某些特定的媒體報導習慣,例如關於自殺死亡的大量細節或美化這些事件,將使自殺模仿更加嚴重。
2018/08/10 | TIME
避免「自殺模仿」,媒體應該如何報導自殺事件?
《加拿大醫學期刊》上的一篇新報告指出,某些特定的媒體報導習慣,例如關於自殺死亡的大量細節或美化這些事件,將使自殺模仿更加嚴重。
2018/06/22 | 讀者投書
「性侵殺人魔」、「冷血殺人」⋯⋯英國媒體會如何處理這些標題?
每到社會發生重大刑案,許多媒體的報導都只偏重犯罪真相主觀臆測的「Why」,卻棄守媒體報導應客觀、真實、具教育性的「What」和「How」,更遑論辯思事件的不同面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