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25 | Kayue

從「俄國認證人工病毒」之亂的Facebook數據看謠言傳播

查證謠言先天處於劣勢,一來查證必然要在謠言散播開去後才出現,二來查證所花時間比造謠多,以致澄清、解釋往往比謠言傳播得慢很多。

2019/12/31 | Kayue

聲稱「獨家揭警察性侵暴行」的「D同學」影片,來自公信力成疑的《美麗日報》

在一段來自Facebook專頁「美麗日報」及「天佑香港」的影片中,受訪者自稱是被捕三次的救護員,指控警察暴力對待甚至性侵被捕者,然而有關的《美麗日報》網站可疑。

2019/11/13 | 新共和通訊

《紐約客》反思美國留學生接納策略(下):對中國媒體來說,「新聞」和「內容」是同一件事

在民主國家中,自媒體上能夠激起人轉發按讚的言論是由民眾發表的,相反地,在極權國家中,這些言論是經過國家控制監控,原本能夠讓人們表達個人意見的平台,反成了極權政府帶動風向、控制思想的工具。

2019/11/04 | Kayue

內容農場的最大禍害,不在於假新聞

內容農場利用人類的惰性吸引我們點擊轉發,而這些惰性——也許是看到誇張標題就轉發,又或不追尋消息來源——始終對追尋真相有害,因此內容農場轉載的資訊無論真假,我們都應與之割席。

2019/10/26 | Kayue

不同網址的內容農場,背後疑由同一集團操作

近來香港出現不少內容農場網站會刊載跟示威相關的新聞、討論區帖文,稍加分析可發現,這些看似不同的網站背後很可能來自同一集團。

2019/10/14 | 《卓越新聞電子報》

自媒體時代,身為「庶民」的我們更需要媒體識讀

影響我們最大的並不是假新聞,而是假訊息:「不能說沒有假新聞,只是大多數人看到的其實是假訊息,再加上新聞會讓你有距離感,假訊息帶來的影響反而是更直接的。」

2019/10/12 | Kayue

為了讓真相流傳,請保持「資訊公德心」

政府及警隊失去公信力後,很多傳聞難以證實而不斷流傳,當中有些明顯有錯。要避免假消息影響真相流傳,我們需要保持「資訊公德心」,在轉發消息前請先盡量查證內容。

2019/10/04 | 廣編企劃

練習做一個「能獨立思考的大人」:別讓假新聞愚弄了你,三個思考的每日練習

資訊爆炸的年代,網路的快速傳播造成假新聞氾濫。在我們防範假新聞的同時,更應該同步訓練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試著為自己思考、不被隨意帶風向,讓好奇心帶著你看見真實的世界。

2019/09/11 | 《科學月刊》

數學考題「簡單化」,可是你知道真實世界有多複雜嗎?

今年國中會考出現一題「簡單」的數學問題,看完本題,感覺似乎非常生活化,但是當筆者靜下心,用手指沾個水在腦袋上畫個圈,於此完美犯案的場景中,靈光一閃地說出柯南的招牌對白:「犯人,就在題目中!」

2019/05/28 | 《卓越新聞電子報》

小編一直「撿到槍」是好是壞?來看北歐各國的媒體怎麼做

聳動標題有無達到吸引效果?可能有。但一個重視基本媒體倫理和社會責任的媒體,對其新聞標題的要求不該等同公關公司發新聞稿一樣的邏輯,看看丹麥、芬蘭、挪威等北歐國家的「小編」們,都是怎麼做的。

2019/04/16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不是叫人「學會看新聞」就能解決

提升媒體素養,是個人免疫力的問題;拒看爛媒體,是個人避免去公共場所的問題,然而面對假訊息與劣質內容的氾濫,整體社會的問題需要的是找出病因,發明勤洗手、戴口罩,才能有效地應對流感肆虐。

2019/04/15 | 《科學人》粉絲團

過濾網絡假新聞的難題

我們都同意像總統大選般重要的決定,應以事實為基礎,難道不能要求Facebook或Twitter等社交媒體過濾假新聞嗎?

2019/04/14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恐怕沒人知道出路在哪裡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宋喬安對於自家「無良」媒體的自嘲與挖苦,恐怕反應的是幾個值得社會深思的問題:若好內容都從大眾媒體當中被「分眾」出去,並且以另外一種方式被社會菁英壟斷,那麼一般民眾真的「選擇」了他所見的世界嗎?當有能力選擇好資訊的人,因為他所選擇的媒體而獲得更多的好資訊,對於那些不具備此能力的人來說,這是否可能加深了知識的不對等,進一步加劇了社會的極化?

2019/04/03 | Ray Wang

被假新聞包圍怎麼辦?5個步驟教你提升「媒體素養」

媒體都有自己的基因與習慣。會依循自己的基因,產生符合組織定調與製作習慣的訊息內容。也因此在面對訊息時,要知道編織訊息中的元素有哪些,要表達什麼樣的框架內容,對於訊息內容組成元素是可以保持質疑的態度,並非逆來順受。

2019/04/03 | Ray Wang

被假新聞包圍怎麼辦?5個步驟教你提升「媒體素養」

媒體都有自己的基因與習慣。會依循自己的基因,產生符合組織定調與製作習慣的訊息內容。也因此在面對訊息時,要知道編織訊息中的元素有哪些,要表達什麼樣的框架內容,對於訊息內容組成元素是可以保持質疑的態度,並非逆來順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