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南韓如何走出「垃圾記者」的深淵
2014年4月16號,世越號慘案發生後,當時被批評消極進行救援工作的朴槿惠政府並沒有虛心接受批評,反而選擇扭曲消息並且隱瞞真相,因為沒有報導出真相,使得記者們被稱爲由記者和垃圾合成詞的「기레기(垃圾記者,或記者是垃圾)」。
揭發名人糗事是「公眾利益」還是「誹謗」?英國法院和媒體的角力
傳統上,若有爭議性的報導,媒體多會以「公眾利益」為名抗辯誹謗罪,但在最新的英國判決中,法院明確表示所謂的「公眾利益」並不是「引起公眾興趣」的意思。
2019/06/06 | 劉威良
守護媒體獨立是公民義務︰德國全民付費製播公共節目
德國憲法法院清楚指出,公共傳播媒體不能受經濟因素影響,不能為五斗米折腰,因為它資金來源是全民的費用,必須獨立專業,不為商業機制所影響。
2019/06/06 | 劉威良
守護媒體獨立是公民應盡的義務,德國「全民付費」製播公共節目
全民承擔費用而使之獨立製作的目的,是要他們所製播的節目沒有市場營收的壓力,要真相可以毫不被扭曲的被呈現,更不能以駭人聽聞的聳動突顯節目,務必讓多元而專業的意見呈現。
2019/04/16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不是叫人「學會看新聞」就能解決
提升媒體素養,是個人免疫力的問題;拒看爛媒體,是個人避免去公共場所的問題,然而面對假訊息與劣質內容的氾濫,整體社會的問題需要的是找出病因,發明勤洗手、戴口罩,才能有效地應對流感肆虐。
2019/04/14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恐怕沒人知道出路在哪裡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宋喬安對於自家「無良」媒體的自嘲與挖苦,恐怕反應的是幾個值得社會深思的問題:若好內容都從大眾媒體當中被「分眾」出去,並且以另外一種方式被社會菁英壟斷,那麼一般民眾真的「選擇」了他所見的世界嗎?當有能力選擇好資訊的人,因為他所選擇的媒體而獲得更多的好資訊,對於那些不具備此能力的人來說,這是否可能加深了知識的不對等,進一步加劇了社會的極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