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1/06 | 吳瑟致

中共壓制香港民主的三大法寶,台灣要從香港哀歌中看清什麼?

在中共眼中,香港不存在民主黨派,只有專制的側翼及建制派,無形的黨建思想正強入各個社會環節,做到位才能被賜與「愛國者」標籤,無法達標就等著被DQ、下架。沒了新聞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的香港,還剩下什麼?

2021/12/24 | TNL 編輯

白羅斯打擊媒體:自由歐洲電台遭當局列為「極端份子」,31名記者正服刑或等待審判

白俄羅斯打擊獨立媒體的行動持續進行中,有數百家新聞媒體因為報導反政府抗議,而被貼上「極端份子」的標籤。此外社會上持續有許多抗議活動,因此當局已經將數百個通訊軟體Telegram頻道、部落格和聊天室也列入極端份子名單。

2021/04/02 | 林洺宥

印度媒體面臨大政府時代,全球最大民主政體淪為「部分自由」國家

印度在今年遭「自由之家」調降為部分自由國家,眾多主流意見認為是因為莫迪政府偏激的民族主義立場,造成國內穆斯林族群遭到歧視與迫害,但筆者認為嚴重的媒體控制亦是主要原因,故擬以疫情間政府對於媒體與資訊的控制行為作為縮影,介紹印度威權的一面。

2020/09/22 | TNL 編輯

批習近平「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中國地產大亨任志強遭判刑18年

中國媒體大亨任志強多次批判中共政府與體制,曾質疑「官媒姓黨」,今年批評習近平的「皇帝夢」後失聯,今(22)日被以各項金融犯罪罪名判刑18年,外界認為這又是中共打壓異見的另一例。

2020/09/08 | TNL 編輯

外交官2次示警:澳洲2記者躲使館多天,驚險連夜逃回「真正有法治的國家」

來自澳洲2家不同媒體的記者,分別駐於北京和上海,近日都遇到中共國安部騷擾盤問,差點無法出境。中國過去對加拿大採取「人質外交」,現在澳洲似乎成為下一個目標,中國官媒1名澳洲籍主播已於上月被拘留。

2020/08/13 | 德國之聲

支持黎智英而「惡意炒股」,是香港人替殘存的自由爭最後一口氣

香港民眾「用錢投票」,抗議當局抓捕黎智英等民主人士。時評人長平認為,香港人的不懈抗爭,固然因為他們長期在自由社會培養的獨立、正直、勇敢和堅毅,同時也是因為這裡還有殘存的自由。

2020/07/29 | 林宜萱

媒體的苦,中俄官媒也懂:中國大外宣在俄國沒人看,俄國大外宣上不了中國平台

政府將手伸進媒體,影響新聞自由,全球最知名也最有效率的案例就在中國和俄羅斯。雙方近年展開合作,互相進行大外宣,但是中國官媒的俄文新聞水準低落,俄國官媒的中文新聞不能刊登,合作並不愉快。

2020/07/16 | TNL 編輯

「推特已成報社最高編輯!」自由派不寬容,《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太「逆風」遭職場霸凌

近來左傾思想蔚為風潮,極左派興起,自由派不寬容(Liberal Intolerance)的現象越來越嚴重,中間派、保守派等聲音被壓低,甚至造成「取消文化」的出現。美國最大自由派報社《紐約時報》1名社論作家在辭職信中表示,現在推特才是報社內權力最大的編輯,且社內的自由派同事也容不得異議。

2018/09/28 | 《思想坦克》

馮賢賢:打擊假新聞,「網路不可管」的理念已經不合時宜

迎戰假新聞不能因為被不在乎國家安全的一方亂扣帽子就退縮,重要的應是如何妥善維護言論自由,同時確保國家安全——因此該修的法絕不是《國安法》一條而已。

2017/04/26 | Abby Huang

全球新聞自由排行出爐!台灣亞洲第一,美國退步,中國仍墊底

無國界記者指出,這是一個攻擊媒體已成為司空見慣的世界,我們已經來到了一個忽視真相,只見政令宣導和壓制自由的世界 ─ 特別是在民主國家。

2016/01/14 | 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

「緊急狀況下本就有合作義務」 泰國憲草委員會將增強政府對媒體審查權

泰國憲草委員會表示,在國家的一般時期,委員會將保護媒體自由。但也坦言,該權力的確有被濫用的風險。對此,委員會將嚴格把關相關的準則與界線。

2016/01/14 | 關鍵評論網 ASEAN:Indochina

「緊急狀況下本就有合作義務」 泰國憲草委員會將增強政府對媒體審查權

泰國憲草委員會表示,在國家的一般時期,委員會將保護媒體自由。但也坦言,該權力的確有被濫用的風險。對此,委員會將嚴格把關相關的準則與界線。

2014/06/28 | Zou Chi

你所不知道的獨裁者把戲:狂發惱人而無用的新聞,比報禁更傷害民主

在當今這個時代,如果有個獨裁者想要鞏固自己的權位,並不需要做出對新聞下達禁令這種顯而易見的暴政措施。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確保新聞機構持續不斷傳播各種沒頭沒尾的新聞快報,大量轟炸觀眾。

2014/06/03 | 當今大馬

媒體被壟斷的國家:看看大馬,想想台灣

2001年5月28日,是馬來西亞追求媒體自由的媒體人痛心疾首的一天。那一天,陳嘉庚一手創辦的《南洋商報》,連同《中國報》被馬來西亞華人工會收購,是馬國中文報壟斷與新聞自由淪陷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