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這不是韓國瑜的選戰:中共對台統戰計畫的三個層面
我們不希望將來的歷史記載著是,中共藉著這次選舉來讓台灣民主蒙羞,民眾罵著弱智記者卻讓媒體開脫責任。我們希望的是,這次選舉讓台灣的媒體政治經濟學重新認清現實,為台灣的民主鞏固盡到責任。
2018/10/05 | TIME
范冰冰「被失蹤」,揭露中國司法體系潛規則
無論范冰冰失蹤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受人矚目的她顯然成為北京當局試圖矯正腐敗娛樂圈的代罪羔羊。
報導普悠瑪事故卻引用《環球時報》,韓媒如何詮釋台灣事務?
我們要報導在韓國某地發生的意外消息,結果引述的媒體不是韓聯社或KBS等當地「韓媒」,而是沒在韓國駐點的朝中社或北韓中央電視台等「朝媒」內容做報導,這樣韓國記者與民眾看了作何感想?
2018/09/26 | 法操FOLLAW
媒體的置入性行銷也受新聞自由保障嗎?
呱吉的「民主開箱」公布了新聞媒體的業配內情,去年陳志東記者也揭發中時的業配文生態,引起了軒然大波。後來更激起一波爭論:「究竟置入性新聞是否也受到新聞自由的保障?」「個別記者或編輯,是否可以拒絕配合產出公司的業配新聞稿?」
2018/11/09 | 李秉芳
川普再槓上CNN:稱之為「人民的敵人」、撤銷記者通行證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反擊CNN的譴責並說,「川普總統給記者的採訪自由比史上任何總統都多,只有他們(CNN)會在總統於已回答35名記者68個問題,包括回答CNN好幾個問題後,還攻擊說他不支持新聞自由。」
2018/09/06 | 鄭仲嵐
產經新聞「不得入內」:新聞自由升級為中日外交戰?
中方這半年來連續兩次拒絕產經新聞採訪,恐怕讓日本政府也不得不重視其嚴重性。若是中日高峰會舉辦,產經依舊被北京拒於門外的話,到時將嚴重衝擊到中日兩國間之前醞釀已久的和平時機。
2018/08/27 | 精選書摘
新聞稿寫作:在注意力稀缺的年代,「倒金字塔結構」仍有其重要性
倒金字塔式的寫作方式,一開始便以簡潔的文字點出最重要的資訊,簡單扼要地列出閱聽者所需要知悉的內容或資訊,並記得在結尾帶有行動呼籲(Call to Action)。當然,在文末處別忘了附上公司或組織的簡介與聯絡窗口,以便消費者或目標受眾的洽詢、聯繫。
2018/01/11 | Kayue
匿名洩密平台SecureDrop共同開發者自殺,終年36歲
讓消息來源可以匿名洩密的平台SecureDrop其中一位開發者逝世,負責該計劃的新聞自由基金會表示哀悼。
就任一年還停在選戰模式,川普「雄辯勝於事實」的輿論祕訣
當我們的理性思維沒有能力去認知各種領域的知識,又不可能達到足夠個人經驗去判斷的時候,我們生活的一切本質上就是不同輿論磁場所「洗腦下」的認知成果罷了。
2018/09/11 | 李修慧
被爆性侵、性騷擾女性超過10年,曾開發《六人行》的CBS執行長被火速解僱
事發時,被害人極力反抗,事後,她接到孟維斯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明確的威脅:「我警告你,我會摧毀你的職業生涯,你永遠無法爭取到寫作的工作,沒人會雇用你。你聽清楚沒。」
2018/02/06 | 精選書摘
不懂得媒體「語用學」,自己的利益和權利將被政府和企業所剝奪
一心相信媒體和社會的民眾,只會像鸚鵡一樣,複述社會和媒體所說的話。他們辱罵誰、稱讚誰,民眾也跟著辱罵、跟著稱讚,就連民眾的哭笑也由媒體和社會所操縱。
2018/02/09 | 精選轉載
川普是很低俗,但支持率這麼低恐怕是知識分子在作祟
川普和歐巴馬反著幹,才一年,就成果驚人。但川普的支持率也低得驚人,為什麼呢?
2018/02/08 | 王陽翎
搞錯了:《郵報:密戰》才沒那麼「正能量」
作者認為沒必要把電影《郵報:密戰》的內容說得過於光明和「正能量」,像「第四權」齊心協力戰勝美國政府戰爭黑幕。反而,內容不少部分,流露男女主角的做事方式,絕不是簡單抵抗政府黑幕,如同手執神仗發光發熱的價值聖徒。正是現實世界不是小說,現世中的英豪或智者,往往就是抓取平衡點的高手,絕不迂腐、濫情、僵化。
2018/02/17 | 黑潮之聲
川普為何反對?簡評美國對AT&T與Time Warner併購案起訴
本次併購案會之所以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其中也包含了政治色彩的渲染。因為美國總統川普多次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提及他個人在總統任內期間絕對不會通過該併購案。
2018/03/08 | 英語島
Facebook再改演算法,行銷人如何見招拆招?
雖然Facebook上頭連結了超過十億人,的確是一個很方便的行銷管道,但我們不宜過度依賴單一的社群平臺,還是要設法建立自己的「主場」。
2018/08/06 | 精選轉載
【插畫】為什麼民眾感受到的政治不是藍與綠,而是一片黑?
主流媒體大多聚焦台北市,而地方媒體多被當地派系把持,導致很多縣市甚至是直轄市,民眾感受到的政治常常不是藍與綠,而是一片黑。
2018/03/05 | 李修慧
網路那麼發達,為什麼瑞士人還願意每年拿出一萬元支持「公共媒體」?
支持者認為,如今網路和社交媒體資源豐富,人們有權力選擇自己要接受哪些資訊,公共媒體税已經不再符合時代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