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27 | 精選書摘
新聞稿寫作:在注意力稀缺的年代,「倒金字塔結構」仍有其重要性
倒金字塔式的寫作方式,一開始便以簡潔的文字點出最重要的資訊,簡單扼要地列出閱聽者所需要知悉的內容或資訊,並記得在結尾帶有行動呼籲(Call to Action)。當然,在文末處別忘了附上公司或組織的簡介與聯絡窗口,以便消費者或目標受眾的洽詢、聯繫。
2018/08/22 | TIME
我的人生五分之一在監獄裡度過,只因為當了記者
長久以來,我們為了民主奮鬥,而我也會以人權鬥士和記者的身分繼續努力,直到衣索比亞的民主建立為止。言論自由是人民權利的基礎、是民主的基礎、更是一切的基礎。
2018/08/16 | Project Syndicate
政客眼中的真相過於寶貴,必須有謊言護航
即使總統的動機不是私利,選擇撒謊也必須慎之又慎。在決定用謊言作為治國工具之前,他應該考慮一下目標有多重要,是否有其他方式實現目標,以及欺騙是否可以遏止,還是會形成習慣。
2018/08/06 | 精選轉載
【插畫】為什麼民眾感受到的政治不是藍與綠,而是一片黑?
主流媒體大多聚焦台北市,而地方媒體多被當地派系把持,導致很多縣市甚至是直轄市,民眾感受到的政治常常不是藍與綠,而是一片黑。
2018/08/01 | 精選書摘
《川普要什麼?》:不稱職的媒體和總統合作促成美國「政治化妝術」
如果白宮是可靠的資訊來源,情況還算好,但偏偏白宮不是,反而抓準美國不稱職的新聞媒體所創造出的機會,為了政治效果而編織各種劇情,結果造成越來越多謠言被包裝成新聞,餵給美國公眾。
2018/07/26 | 余杰
中國如何利用小清新「偽外媒」報導中美貿易戰?
多維在中國國內被封鎖,中國國內的民眾看多維需要翻牆出來,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翻牆出來看到的並非自由世界的自由媒體,而是《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的升級版,翻牆出去了,仍然還要接受中共無所不在的洗腦宣傳,悲乎?
俄羅斯操作媒體與情報戰,有心利用「軟實力」成干涉他國的「銳實力」
俄羅斯對媒體資訊操縱與政治遊說情況,也讓西方國家感到畏懼。俄羅斯將戰術重點放在假情報與誤傳的領域上,美國總統大選的「通俄門」事件即是最有名的例子。
我這裡有好多資源都不用錢──只要你把注意力給我就行
注意力儼然成為這時代最值錢的稀缺資源,可以待價而沽。注意力確實是可以販售的,這其實就是臉書和谷歌賴以為生的方式,把人們引到網站上,把消耗在其中的注意力販售給廣告商。
2018/06/22 | 讀者投書
「性侵殺人魔」、「冷血殺人」⋯⋯英國媒體會如何處理這些標題?
每到社會發生重大刑案,許多媒體的報導都只偏重犯罪真相主觀臆測的「Why」,卻棄守媒體報導應客觀、真實、具教育性的「What」和「How」,更遑論辯思事件的不同面向。
2018/06/20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分屍案後,藝術人士成為台灣沙文性暴力的代罪羔羊
媒體和公眾不但不檢討台灣社會中男性對女性的暴力,反而以草原自治區的群眾為目標。而且考慮到台灣社會道德的保守風氣,那些外表不同或行為不同的人,通常會被視為反社會人士,就像藝術家或那些選擇另類生活的年輕人一樣。
2018/06/04 | 區家麟
我的六四烙印
那年那天,我相信每個經歷過的香港人,都可以告訴你一個故事。
2018/05/14 | Kayue
《報導者》的HPV疫苗文章忽略了什麼?
《報導者》針對HPV疫苗不良事件的文章,似乎只着重於報導個別受訪者的經歷,卻忽略了講述醫學界相關研究,為讀者提供脈絡。
2018/05/12 | TIME
一天內有十名記者喪生,曾經輝煌的阿富汗媒體需要我們的保護
毫無疑問,像塔利班和伊斯蘭國這樣的武裝組織對記者來說是最致命的威脅,有證據顯示在某些省分,組織已經開始徵收過高的「媒體稅」,迫使媒體裁編甚至關門大吉。
2018/05/07 | 精選書摘
《注意力商人》:當客製化廣告變成「體貼」的跟蹤狂
注意力商人最重要的魔法是給人無價的印象,讓觀眾以為看到的好節目都是免費的,現在連這個魔法都失去魅力了。任何手法一旦被識破,每個連接的步驟都被看穿,就顯得吃相難看,喪失了吸引人的力量。
2018/05/07 | 精選書摘
《注意力商人》:戈培爾利用廣播,讓納粹主義成為「政治宗教」
自由派理想主義通常不會把群體目標當作獎勵,他們往往過度高估了一般人對於選擇權利的熱衷程度。選擇可能是個人自由的基礎,但是正如人類歷史所顯示的,臣服於更宏大的事物和超越自我的渴求可能同等重要,甚至更為迫切。最偉大的宣傳者和廣告商一直都明白這一點。
2018/05/06 | TIME
只有你才能從媒體禿鷹手中拯救真正的新聞
「這對我們的民主非常危險」新聞頻道Deadspin將全國各地照稿傳播川普假新聞的主播們,剪成一支短片,當我想到那支短片,這句話就一直在我腦袋中。
記者調查當權者弊案慘遭殺害,歐洲新聞自由「最黑暗的時刻」
有些政治人物甚至公開誹謗、威脅記者,例如斯洛伐克的前總理費佐就曾詆毀記者是「反斯洛伐克的妓女」,捷克總統澤曼更曾展示一把印有「給記者」字樣的突擊步槍複製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