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3 | 精選轉載
【插畫】孔子的「理想型」
在平權意識高漲的今天,如果有人提出傳統儒家重男輕女的徵友條件,肯定會被冠上「沙豬」的稱號。
2019/05/09 | 蔡霖東
為什麼你應該再給孔子一次機會,並重新認識儒家?
我想請你重回那有點廢話、有點空洞、有點過時的論語。事實上,我認為不論一個人打不打算將儒家道德奉為人生準則,都應該在成年後重新了解一次儒家。
2019/05/08 | 精選書摘
傅佩榮《無用的日子讀老莊》:孔子是個有用的人,但老子覺得他書都白讀了
莊子提倡人要處在有用和無用之間,才能安全,活得自在。但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尺度卻很難判斷。那麼,我們該如何把握、處理事情?老莊又推崇怎樣的最佳狀態呢?
2019/02/25 | 精選書摘
《論語365》:「博學多聞」的孔子有什麼不知之處嗎?細數之下還真不少
《論語》的最後一篇,特別編選了孔子說的三種「不能不知的事物」:「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堯曰3〉)些如果學到最後還「不知」,《論語》就白學了。只好重來!
2018/11/04 | 精選書摘
儒家智慧:孔子對孝道的細膩見解,卻被追隨者認為是「絕對服從」
孔子絕對想不到帝王的孝道與百姓的孝道有任何不同。然而,從漢代以降,他的哲學已經被用來正當化帝王的絕對統治權,其方法就與耶穌的教誨被扭曲如出一轍,以便將合法賦予羅馬皇帝以及之後的梵蒂岡教廷。
2018/11/04 | 精選書摘
儒家智慧:孟子收攏人心的「王道」,是美國成為大國的原因
自從戰國時代以來,世界或許已經改變了許多,但構成偉大國家的要素依然相同。美國能成為大國,主要是由於它的軟實力,特別是它有辦法吸引有才能的移民,以及它所擁有的道德權威。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傅佩榮宗教哲學十四講》:世上了解孔子的,只有「天」
孔子要人不要信仰天子,而要相信人內心的真誠所帶來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人可以瞭解天命而實踐它。所以孔子的宗教情操顯示於「天」的概念。
2018/10/05 | 精選書摘
王溢嘉《論語不一樣》:孔子相信占卜或風水嗎?
孔子和儒家也許沒有像其他宗教一樣,建立一套讓人在日常生活中必須嚴格遵守的宗教儀式(譬如禱告、上教堂等),它的規範相對寬鬆,期待當事者的「自省」,但我們不能說這是它的「缺點」,頂多只能說它沒有宗教的「缺點」。
2018/10/05 | 精選書摘
王溢嘉《論語不一樣》:「誠實」與「救人一命」,何者重要?
孔子的意思似乎在告訴我們,沒有什麼是「絕對」的,感性不一定好,理性也不一定對,重要的是在面臨兩難時,你要聽從自己的「良知」,依自己的價值判斷去做抉擇。
2018/09/07 | 精選書摘
牟宗三《生命的學問》:為人不易,為學實難
「為人不易,為學實難」。這句話字面上很簡單,就是說作人不容易,作學問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但是它的真實意義,卻並不這麼簡單。我現在先籠統的說一句,就是:無論為人或為學同是要拿出我們的真實生命才能夠有點真實的結果。
2018/08/05 | 精選書摘
《從城市國家到中華》:生活於城市國家時代的孔子,與各國的豪族大夫
在與孔子相關的事件記載中,對某些豪族的相關論述都是受到了戰國時代或漢代的人對孔子的觀感所影響。除了「都市裡有著豪族」之外的任何訊息,例如明顯受到後代觀念所影響的個人言論,都不能真的認定為該時代人物的言論。
2018/08/05 | 精選書摘
《從城市國家到中華》:「華夏」源流,夏商周三代與三晉
《公羊傳》強調齊國田氏的正統性,而《左傳》則另執一詞,改為強調韓氏的正統性。這種強調韓氏正統性的相關話題,在《左傳》之中比比皆是。這些都是「被刻意寫入書中」的「史實」。
2018/07/14 | 精選書摘
攤開《論語》,根本就是一部仲尼被霸凌的血淚史
仲尼三十多歲時,當時已在補教界闖出名號的他到齊國去進行文化交流,跟老闆齊景公相談甚歡,眼看就要坐擁高薪時,一群齊國大夫擔心飯碗不保,便集體排擠仲尼,在老闆齊景公面前瘋狂打小報告。
2018/07/05 | 精選轉載
「吾百占而七十當」,孔子真的經常用《易經》占筮嗎?
馬王堆出土名為《要》的帛書中有一段孔子與子贛(子貢)談論占筮的對話。子貢問孔子說:夫子也相信占筮嗎?孔子回答:「吾百占而七十當…」。孔子說的「吾百占而七十當」是什麼意思?孔子真的經常占筮,然後百次裡有七十次算中嗎?
2018/06/21 | 精選轉載
孔子與易經占卜:原來孔子也喜歡算命?
在其他古代典籍中也可散見一些與孔子有關的占筮卦例,這些占例經常有學者引述採用。但詳加審視可發現,這些占例理當受到更大的懷疑。以下是幾個與孔子有關的卦例,當作茶餘飯後消遣的故事來讀還不錯,但太把它當真就不好了。
2018/04/18 | 新公民議會
別再講復興了,連中國學者都說「中華民族」是人造的
某些主張統一的人,從反共到親共之間轉變的毫無心理負擔,因為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自己是在協助「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卻不知道「中華民族」其實只是梁啟超為了方便統治者而創造出的名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