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測

大學入學學科能力測驗(GSAT,General Scholastic Ability Test),簡稱學測,是在中華民國舉行的一種大型考試,用來鑑定學生是否具有進入大學的基本常識。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6/26 | 方格子vocus

台大學生會提案廢除「大一國文必修」,背後仍是「寫作課 vs. 文學課」之爭

教育改變不在一朝一夕,若真要教寫作,需要整個系統的資源配套,以及投入教材研發,但藉著這次討論,也許可以讓我們不再只是被動地接收,而重新思考國文教育的目的。

2021/03/08 | 《科學月刊》

前一年太簡單、今年又太難——學測數學應該怎麼考?

目前學測數學科用同一份試卷測驗差異性很大的一群人,本來就會造成種種問題。出得容易,分辨不出最好的那些人;出得難,則會打擊眾多學生。

2021/02/24 | Steven Yeo

【圖表】用10年大考中心資料告訴你,學測送分題與魔王題在哪裡?

出題老師為了更能鑑別學生的程度而在考卷中出一些十分困難的魔王題,有時也為了增加學生信心會在考卷中出一些容易作答的送分題,歷年學測各科到底藏了多少送分題及魔王題?我們將用大考中心10年學測資料來一探究近。

2021/02/24 | 圖發事件

過去10年學測的最難魔王題,考考你能答對幾題

學測是現在大學入選管道之一,每年考試之後,試題難易度會是大家討論的議題。本文選出過去10年每一科最難的題目,讓大家試試是否能正確回答。

2021/02/22 | 羊正鈺(小羊)

給高中生的一封信:你可以不拼學測,但請先證明你具備足夠能耐

如果你能夠滿足這三個條件,那我認為你不用去拼學測了,高中那些「鬼東西」念得再滾瓜爛熟,跟你未來的人生幾乎一點關係都沒有。

2021/01/30 | 方格子vocus

「冰箱」與「經驗機器」該怎麼寫?110年學測國文與作文趨勢分析

考生勢必得調整自己閱讀的廣度,多接觸一點現當代作家作品,以及當前社會的議題。

2021/01/23 | TNL 編輯

學測數學近5年最難,國文作文出現電影《王牌冤家》和柯裕棻〈冰箱〉

由於去年題目較簡單,高達1.4萬人滿級分創紀錄,被抨擊缺乏鑑別度後大考中心主任張茂桂因而自請下台。

2021/01/21 | 方格子vocus

學測作文對題目「沒感覺」怎麼辦?有效的「感性寫作」也有機會拿高分

一般人對高分作文的刻板印象經常是文辭優美,甚至有點「濫情」的類型,但其實修辭感過分濃重,以辭害意反會讓主題不知所云。

2021/01/14 | 方格子vocus

學測作文如何準備?掌握三點「知性題心法」就能有基本分

考試所剩時日不多心驚驚嗎?我們就從國寫知性題開始,一個技巧立刻讓你的知性題作文不再是無頭蒼蠅!

2020/07/23 | 新公民議會

108新課綱上路一週年,出現哪些問題與挑戰?

雖然新課綱有許多問題與挑戰,但並非無法克服,運用兩試合一、檢討教師配置、滾動式的修正政策,問題都能一一被克服,大家也應該省思學科至上和適性教育,怎麼樣對學生最好的。

2020/05/22 | TNL 編輯

讀書考試太燒錢,美國加州大學將逐步取消標準學力測驗

加州大學董事會決定取消採計SAT和ACT成績,至2024年後另行其他衡量方案,希望消除學生家境造成的不公平現象。

2020/02/28 | 羊正鈺(小羊)

大學擔心「滿級分太多」,怎麼不檢討自己為何是學生的「備取」?

全台灣大多數的科系,在各大專院校都有,但在課程上有何不同嗎?這些「不同」對學生來說有沒有意義?如果沒有,最後就只能靠定價區隔(國立、私立)、使用年限區隔(畢業證書好不好找工作),所以有些學校會有一堆重榜生,只是剛好而已。

2019/05/20 | 精選轉載

你可以質疑多元入學的公平性,但別憑「印象」鼓吹恢復聯考

許多人會從個人經驗出發,說明多元入學在公平性的問題。但從社學科學研究者角度,個人還是比較信賴整體數據。

2019/05/04 | 羊正鈺

台大未來不再有「N冠王」,清大電機正取40卻備取了392人

今年平均每位考生進入二階段的校系數只有2.7個,近年來最少,有考生進入4個國立大學校系甄試,結果全落榜。這些備取的孩子一邊要準備指考,一邊要忐忑不安等統一分發是否會備取上。

2019/04/29 | 讀者投書

「成功」的定義:究竟放榜新聞該不該被全面封殺?

我記得當時在瀏覽輔導室歷年來學長姐的備審資料,醫藥與理工科系的參考無窮無盡,相對於我所報考的大眾傳播科系只有三、四篇,實在有些寒酸。而學校準備的備審與面試指導,相較起來也讓人不勝唏噓。因此我能理解這些想終止放榜新聞的學生們,畢竟我們不希望所謂「熱門科系」成為升學的絕對。

2019/03/01 | 思考的蘆葦

媒體強調狀元「努力」不談「天分」,反而造就無數悲劇

該是我們停止避談天賦的時刻了。對學生說「你不是讀書的料」並不是貶抑他的價值,而只是說他成功的道路或許不在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