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自治

學生會(英語:Students' union)是學生自治組織的一種,有其相關的組織章程與其法規。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3/01/17 | 讀者投書

政治勢力圖謀介入大學校園,校方與學生會不能再「公私不分」

筆者當然樂見學生會討論公共事務,但學生會應服務全體學生,而非獨厚哪個黨的學生支持者——學生自治參與者應有自我認知謹守分際,「公」是學生自治公器、「私」是私人藍綠統獨政治立場,不要公私不分,正如同不要黨國不分。

2022/12/24 | 李芯

台大校務會議討論性平會:學生認為選舉規定由學生自治決定,教授指「典型的事前審查」

台大性平會提案,若未來學生參選性別平等委員政見有違《性別平等教育法》的疑慮,應修正後才可刊登。然而,台大學生代表認為性平會不應制定選舉規定;台大國發所教授劉靜怡更是指出,這是典型的事前審查,幾乎確定是違憲的。

2022/05/30 | 讀者投書

校方對於學生權的擴張瑟瑟發抖,《大學法》修正條文仍有四大困境待解

《大學法》雖然時隔17年的再度修正。然而學生權的擴張並不代表校園民主真正來臨,大專校院的校務治理仍是千瘡百孔,校園民主的追求始終是未竟之業,唯有持續地爭取、不懈地戰鬥,才能真正見證校園民主的來臨。

2022/05/27 | 讀者投書

台藝大的亂象,要從校方越權干預學生自治開始說起

這些台藝大的校園亂象,許多都是因為學生甚至教授的意見跟學校不合、得罪學校高層,因此必想盡方法來治理。甚至曾發生過學校老師有不同意見而在網路發表言論,學校卻拿人民的納稅錢聘請兩名律師告他,但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有如浪費校務基金,然後各系所需要設備維護卻總是沒錢的狀況.....

2022/02/13 | TNL 編輯

8點到校就好!台北市成功高中師生投票通過,取消強制早自習、廢除朝會

美國曾有長期研究顯示,將上課時間從7:30延後到8:30左右,學生學業成績有很多進步,上課打瞌睡情形減少,也較少有憂鬱症狀。

2019/04/24 | 讀者投書

台灣理所當然的校園自治,被「黨」管的中國大學想都不敢想

在台灣,學生社團的存在目的不僅在於訓練學生的自主與團結,更是為了透過學生自治體現台灣憲政體制下的民主精神,然而,這些在中國的校園中,已經不復存在。

2019/01/09 | 讀者投書

免費「校園版eTag」好像很划算,為何東華大學的學生不買單?

東華大學日前與資策會與廠商合作,打算在校內裝設門禁系統,但這個類似e-tag的設計不但將增加交通壅塞,甚至具備定位功能,隨時向主機回報學生所在的位置,將校園變作猶如《1984》書中「老大哥」的世界,終致引起學生反彈。

2019/01/03 | 新公民議會

如果那天邀請江宜樺演講的是「私立大學」,會是什麼狀況?

作為一個私立大學學生,我們始終搞不清楚私立大學校方所謂的「行政中立」、「政治退出校園」的界定在哪,在教育部的沉默下,諸多私立大學學生被迫放棄接觸時事議題、政治人物的機會。

2018/12/21 | 讀者投書

「門禁系統」等於「校園安全」?東華學生怎麼看都覺得「怪怪的」

台灣高等學院至今長留著由上而下的「褓姆式」治理思維,以東華大學校區門禁系統設立為例,校方提出的裝設理由和系統本身連帶關係低,反而造成學生不便甚至使校區管理困難,這時校內「學生自治」的力量,能夠打破「教授治校」的窠臼盲點嗎。

2018/11/12 | 女性主義有事嗎

抽菸、喝酒、熱炒店⋯⋯充斥陽剛符號的政治圈如何排除女性參政?

今天要談的主題是:學生自治圈中的性別問題。在開始閱讀以前,大家可得先知道這個前提:學生自治圈,經常是學生畢業後踏入政壇的入場券。這群人怎麼玩,很大程度預示了政壇的未來。

2018/06/20 | 讀者投書

中正大學畢典從「禁」聲到重啟討論,我對倡議行動的若干想法

典禮當下的抗議,行動上確實引響一定程度的他人,儘管流程根本沒有拖延,但是造成感官的影響確實很主觀的。儘管多半反對倡議的論述都稍顯站不住腳,但是習慣用 「打臉」、「譏諷」去回應那些反對的學生,有時也只是增加對立。

2017/02/22 | 新公民議會

不能列席開會或毫無決策權,從校務參與談學生自治困境

學生自治則是從教育面上給予學生這樣的認知與教育,如果我們認同「不關心政治的懲罰,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這一句話,那麼我們就不該漠視學生自治竟有如此荒謬的問題。

2015/12/08 | Jin Huang

無聲的抗議:不合時宜的「黨國校歌」,難道只政大有而已嗎?

校園作為學習和思考的重要場域,捍衛學生權利絕對不只是單一組織的責任,更有賴所有學生對於學生自治的關心,以及更主動的積極參與創造改變。

2015/06/21 | 舉手發言

別再說煽動了:強化民主風氣,我們應該讓高中生也能成為「學生公民」

自從318學運開始,高中生自發性參政愈來愈頻繁,除了近期的課綱微調外,還有校長遴選、蔣公銅像、學生自治等議題,都透過了一群有想法、有行動力、有熱情的同學成功推動起來,讓社運界出現了一股新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