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運動

學生運動,簡稱學運,亦稱學潮 ,是以學生為主要成員的社會運動。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3/01/19 | 德國之聲

北京亮馬橋「白紙運動」抗議之後,越來越多年輕人發現自己的朋友「失聯」了

11月27日晚的北京亮馬橋抗議事件已經過去一個半月,許多嚴格的防疫政策在此後不久就不再執行。這件事的討論熱度已經不如從前,但對不少參與這起抗議的當事人來說,他們的生活從此發生了不可逆的變化。

2022/12/27 | 方格子vocus

不默而生——學生倡議二三事

我在高中三年級時有幸參與新課綱的社會倡議活動,期間親身體會學生角色的發聲過程,並觀察到社會對學生視角的態度,因此想藉這篇文章分享自身經驗與反思,希望能為未來高中生——或是各階段的學生們——的社會參與行動提供一些幫助。而我認為,找到有效的發聲管道,是學生倡議行動中最重要但也最困難的部分。

TNL+ 2022/12/15 | 躺平青年

壓垮中國清零政策的最後一根稻草,跟當年蔣介石的「愛面子」有異曲同工之妙

地方各級官吏為了達成清零的目標,不擇手段地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和生命財產安全,整個社會表面上掀起的是對病毒疾風驟雨般的鬥爭,實質上卻是通過病毒這個引子翻攪出老大帝國殘留下的人性淤泥和民族渣滓。後世如果回顧這段歷史,稱呼其「三年新冠文革」恐怕都不為過。

2022/12/04 | 德國之聲

「白紙運動」雖然未敲響中共喪鐘,但對年輕一代卻是一場必要的「演習」

「白紙運動」雖然是30年來前所未有,但還是很快被鎮壓下去了。道理很簡單,因為共產黨絕對不會讓反抗火焰蔓延的,這從11月28日中央政法委開會的主旨就體現出來:要「堅決依法打擊敵對勢力滲透破壞活動」。 但是,這次抗議活動確實意義不凡。那麼,它對今後的中國意味著什麼呢?

2020/09/27 | 拾藏:臺灣文學物語

四六事件,台灣歷史上重要的學生抗爭運動與創傷遺緒

〈四六事件不起訴處分書〉這個藏品是「四六事件」大敘事下的小敘事史料,其中牽涉當時臺灣省立師範學院(今臺師大)學生的案件始末。

2020/08/18 | 精選書摘

《戰後初期的台灣報人》:為了挽救國民黨,雷震走向與蔣氏父子徹底決裂之路

雷震回想自己當年在日本響應「罷學歸國」運動,實際上就是青年的愛國心被政治勢力所利用,既無助於國運,又耽誤了寶貴的學習時程。學生運動原本是起於純潔的愛國動機,但如國民黨那樣,在所有校園設立黨部,實施黨化教育,卻是以青年為政治工具,因此他對這種做法始終極為反對。

2019/10/03 | 精選書摘

《想想20世紀》:1968年的學生運動,是馬克思主義在歐洲的最後一搏

一九六八年春天我如願以償到了巴黎,並且跟所有其他人一樣被那個狂飆的年代掃得東倒西歪。然而我腦中殘存的社會主義與馬克思主義餘緒,使我出於本能地對當時法國流行的觀念,也就是學生是一個革命性階級、甚至成為僅有的革命性階級這個想法感到懷疑。

2019/09/10 | 許樂絲

學生罷課無需學校、家長「批准」

有學校要求罷課學生展示家長信,以及刻意進「特別室」與其他同學分隔。然而學生運動本來就無需,甚至不應請求家長或校方同意。

2019/08/26 | 精選書摘

《昭和史》:將左翼思想奉為圭臬,讓學生運動與大學紛爭愈演愈烈

無論如何,這群年輕人一邊接受佔領期自主思考討論的民主主義教育,一邊面臨考試競爭這種高度經濟成長下的巨大變化,可以說大學紛爭就是不知該如何理解接受這樣情況的他們,對社會做出的反抗。

2019/05/21 | 劉彥甫

黃背心運動全球擴散,召喚50年前「六八運動」精神

六八運動源自於歐美自戰後爆發嬰兒潮:人數大幅成長的青年與勞工,面臨種種僵局。隨美國反戰運動與越戰的對峙,年輕人始認為學運是改革社會的方法之一。

2019/05/21 | 劉彥甫

黃背心運動全球擴散,重新召喚50年前的「六八運動」精神

六八運動源自於歐美自戰後爆發嬰兒潮,人數大幅成長的青年與勞工,面臨著教育制度僵化、畢業即失業、約聘雇勞工大幅增加、勞資關係不協調等僵局。隨著美國反戰運動與越戰的雙方對峙,年輕人開始認為學運是改革社會的方法之一。

2018/12/08 | Giloo紀實影音

紀錄之光《龐克海盜地獄首爾!》:高喊「金正日萬歲」是否真能撼動當權?

《龐克海盜地獄首爾!》記錄的「栗島海盜」樂團演出只是嘲弄、惡搞,亦或是其自由言論表現?反動無論成功與否都不重要,因為到最後那些抗爭似乎都被政治力收編,被融入主流的體制中,或者如所有樂團的最終命運,解散。

2018/08/06 | 李修慧

孟加拉一輛「超速巴士」引發全城學生上街「接管交通」

暴力衝突發生後,4日深夜,孟加拉電信部門接獲政府的「指示」,將手機3G和4G網路服務關閉24小時。

2018/06/10 | 葉蓬玲

未竟之志:在恐懼文化的籠罩下,馬來西亞青年行動者這樣找出路(上)

馬來西亞的公民社會近年來日漸蓬勃,有時卻仍會出現恐懼的幽靈,譬如長輩仍會耳提面命地要孩子們大選期間「小心」,投票日當天不要出門等等。而在我們的街坊過程中,大學校園內的學生在面對「敏感問題」時似乎也出現迴避的情況,究竟是什麼塑造了這樣的「恐懼文化」?

2018/05/22 | 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學生運動和社會變革間的關係,是我們必須持續思考的重要問題

隨著時代的演進,學生運動已經不見得一定要與民族主義或政治抗議行動掛勾。很大的程度上,與其問說:學生運動為何發生?不如問說:學生會對哪些問題產生了基於良知的熱情,從而願意投入去讓運動發生,從而達成「創造社會」的目的。

2016/10/14 | TNL香港編輯

1973年10月14日:泰王蒲美蓬和學生運動的血腥史

泰王蒲美蓬在位多年,一直平息多次國內起義和革命。他離世翌日,適逢泰國學生運動史上轉綟點「10月14運動」43周年。

2016/10/14 | TNL香港編輯

1973年10月14日:泰王蒲美蓬和學生運動的血腥史

泰王蒲美蓬在位多年,一直平息多次國內起義和革命。他離世翌日,適逢泰國學生運動史上轉綟點「10月14運動」43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