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07 | 鄭仲嵐

為何菅義偉要「侵犯學術自由」,否決日本學術會議人事任命案?

面對學術界的質疑,認為「侵犯學術自由」,菅義偉本人在5日親自回應,表示「跟學術自由完全無關」,隨後並補充「只要被推薦了就直接任用,這樣的過程真的妥當嗎?」

2020/08/27 | 德國之聲

大多數中國相關課程都違反《港區國安法》,美國教授如何「自救」?

為了降低《港區國安法》對研究中國學者帶來的威脅,美國學者錢喜娜告訴德國之聲,美國大學應該關注研究中國議題學者遇到的挑戰,確認學者研究或教學時不會遇到太多阻礙。

2020/07/18 | 德國之聲

「北京最後一個士大夫」許章潤被捕,為兩年後的「二十大」做理論清場

許教授本人大概也未想到南方大水之際,北京警方會假手成都地方公安拘之「嫖娼」,以知識分子最看重的清譽和道德作為犧牲,侮辱其人格然後棄之於市。當然,性命之憂尚不至於,清華大學此番與警方的密切配合、迅速脫鉤倒是另一種「棄市」。

2020/05/15 | Alvin

教育局指中日關係試題「傷害國民感情」要求取消,學者引毛澤東言論反駁

楊潤雄指雖然考評局是獨立法定機構,被賦權策劃文憑試,但因是次事件受到社會的關注,考評局同為本港教育系統一部分,教育局有責任履行監督責任。

2020/05/08 | 《思想坦克》

大學課堂不是談話節目,別用「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蒙混爭議人事物

大學的目的只有兩個,教育與拓展新知,大學的所做所為必須以這兩個目的為參考來合理化、來指導大學所有的活動,不管是課內還是課外,不管是非專業的演講還是教授與學生的研究。而學術自由由此出發。

2020/04/23 | 讀者投書

邀請張安樂演講無疑是負面示範,肯認了「以暴力打壓言論自由」

讓人遺憾的是,張安樂本身所代表的角色與背後的價值,恰好就是以「暴力打壓言論自由」的代表,這非但不是多元價值的體現,甚至本身即是反多元的存在,不能簡單的被化約成「學術自由」四個字虛應了事。

2020/04/22 | TNL 編輯

中山大學校長為「白狼入校演講」道歉,開課教授:培養學生多元理解反思能力

開設該門課程的老師說明:「這些演講的設計是邀請台灣新興政黨來演講,互相之間政見南轅北轍,目的是讓學生了解新政治現象,培養多元理解反思能力。⋯⋯已經來的有基進黨主席,目前排定的有台澎黨秘書長、法務長、綠黨、時力,邀約中的有民眾黨、歡樂無法黨。」

2020/04/14 | 白水

【漫畫】賊喊捉賊

中國一直對外宣稱科學防疫,但自國內疫情爆發而來,多次被發現對防疫做政治操作。

2019/12/19 | Minnie Li 黎明

復旦大學章程刪掉「思想自由」,也許還要改校歌校名?

諷刺地說,復旦大學新章程刪除了「學術獨立思想自由」還是很實事求是的,既然校方做不到也並沒有致力於做到,把它刪掉總比自欺欺人好。

2019/12/06 | 人權觀察

想要保障大學的思想自由,首要任務是正視中國在全世界的破壞

在本組織的研究基礎上,一份包含12項步驟的行為準則已經擬定出來,可以幫助學校對抗中國政府在全世界破壞學術自由的行動。第一個步驟是正視問題,公開規定課堂討論應留在校園,不得向外國使領館報告。

2019/11/13 | 德尼思化

從書院精神到學術自由:為何超齡的紅衛兵要舉槍入侵中文大學?

暴政當道,眼見政治問題不能用經濟解決,隨即轉而以武力方法解決:解決不了問題,唯有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有什麼目標比得上攻佔「香港暴徒中文大學」更具象徵意義?

2019/11/12 | 陳婉容

中大人,懇請你們與師弟妹站在一起

從來精英大學生都走在社會改革前線。韓國有延世大學,日本有東京大學,香港也有中文大學。我們是精英,同時也是underdog,是香港高等學府的反抗精神所在。中大人,我懇請你們,找個自己適合的位置,與中大師弟妹站在一起。

2019/05/03 | 李修慧

不能討論台獨、六四 美國國防部扣起補助 逼大學停辦孔子學院

美國去年修法,要求美國大學若設立孔子學院,就不得接受國防部的中文課程補助。

2019/05/03 | 李修慧

美國國防部扣留補助,美國6所大學停辦「孔子學院」

美國去年修法,要求美國大學若設立孔子學院,就不得接受國防部的中文課程補助。如今,國防部否決了13所大學的豁免請求,這13所大學將在美國補助和中國資助間選邊站。

2019/04/11 | 精選書摘

《無聲的入侵》:中共如何在澳洲各大學進行「思想工作」?

在澳洲這裡,我們如履薄冰,深怕做出什麼使中國不快的事情,甘願讓自己被這種譴責的政治手段所欺負,結果是犧牲了我們的自尊。

2018/08/20 | Project Syndicate

鼓勵學術自由,不代表退休政客能在校園把川普「道德化」

和其他組織一樣,大學有權根據自己的價值觀決定行為。這些行為可能與它們內部的一些小團體想看到的相悖,原因可能是價值觀有衝突,或者實現價值觀的實踐性存在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