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9/12 | BBC News 中文

BBC專訪《中國季刊》主編:為何在面對審查壓力時,來自中國的投稿量不降反增?

研究中國的群體近年來正在由中國觀察者或研究者,向參與式研究者(China participant researcher)轉變,蒂姆・普林格爾說。在進行有關中國的研究時,「學者們不再僅僅是觀察,而是直接參與」。

2022/07/29 | TNL 編輯

憲法法庭就台大兩釋憲案作出判決:公立大學就不續聘再申訴可提起行政訴訟、法學院教師評鑑細則合憲

憲法法庭今(29)日就台大兩釋憲案作出判決。大法官指出公立大學就不續聘再申訴可提起行政訴訟;另認定法學院教師評鑑細則第5條至第8條規定,未違反憲法法律明確性、正當法律程序原則、比例原則及保障工作權意旨。

2022/06/13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港教育局要求外籍英語教師「宣誓效忠」

今年4月,港府通報,2020年至2021學年,離職的母語英語教師佔比達13%,這個數字創下5年新高,不過港府官員表示,母語英語教師的變動率「大致穩定」。

2021/12/30 | 吳瑟致

政治黑手伸入香港各大學聯手清除六四記憶,卻始終說不清構成什麼「法律風險」

香港各大學已面臨「紅」與「專」的動盪問題,所有的學術研究與產出都必須臣服於中共的指導意見,下世代的香港青年族群,不但在中、小學階段要接受政治認同的洗腦,大學教育也失去多元思辨的可能,成了為中共擦脂抹粉的工具。

2021/12/24 | TNL香港編輯

中大民主女神像、嶺大六四浮雕遭「鬼祟」移除,各大學或將清除六四政治標記

前嶺大學生會幹事會外務副會長鄧建華批評校方行動「鬼鬼祟祟」反映「有一段歷史(政權)唔想香港人繼續講」;前中大學生會會長也批評中大「閃縮」,選擇在外國媒體較少關注的聖誕前夕時行動,做法拙劣。

2021/06/13 | 德國之聲

教授遭研究生舉報違《國安法》,香港還有學術自由嗎?

香港大學在最新公佈的全球大學排名中表現整體優異,但許多香港教授對學術自由的擔憂加劇,更傳出港大研究生舉報教授涉嫌觸犯《國安法》。

2021/02/04 | 林宜萱

土耳其頂尖大學抗議總統指派校長,政府出動鎮壓、斥學生「恐怖份子、LGBT變態」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干預校園自治與學術自由,指派黨員擔任國內第一名校校長,引發學生抗議;政府不但出動武裝鎮暴警察在校門口鎮壓、逮捕,更將學生斥為恐怖分子、斥性少數族群為變態。土耳其學術自由越來越低、人才外移,國內青年失業率也增高。

2021/01/20 | 關鍵評論網 ASEAN:Philippines

菲律賓國防部片面終止與菲律賓大學協議,恐讓軍警可進入校園

菲大-國防部協議由當時校長和前國防部長1989年6月30日簽署,禁止軍警進入菲律賓大學校園。菲大擁有112年歷史,作為菲律賓頂尖大學之一,以作為學生運動的堡壘聞名,在戒嚴時期讓學生運動者免於軍警暴力。

2020/12/01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正能量新聞之外,那些想離開「盛世」中國的人

那些對國家未來憂心的,大多是50歲以上、有很好職業的人,他們享受了最多的中國改革開放紅利,過著較優渥的生活,但也因為走過物質上相對貧瘠但是思想探索更為開放的1980年代,甚至曾經出國留學,他們有了比較的基礎、失落感更強。

2020/10/07 | 鄭仲嵐

為何菅義偉要「侵犯學術自由」,否決日本學術會議人事任命案?

面對學術界的質疑,認為「侵犯學術自由」,菅義偉本人在5日親自回應,表示「跟學術自由完全無關」,隨後並補充「只要被推薦了就直接任用,這樣的過程真的妥當嗎?」

2020/08/27 | 德國之聲

大多數中國相關課程都違反《港區國安法》,美國教授如何「自救」?

為了降低《港區國安法》對研究中國學者帶來的威脅,美國學者錢喜娜告訴德國之聲,美國大學應該關注研究中國議題學者遇到的挑戰,確認學者研究或教學時不會遇到太多阻礙。

2020/07/18 | 德國之聲

「北京最後一個士大夫」許章潤被捕,為兩年後的「二十大」做理論清場

許教授本人大概也未想到南方大水之際,北京警方會假手成都地方公安拘之「嫖娼」,以知識分子最看重的清譽和道德作為犧牲,侮辱其人格然後棄之於市。當然,性命之憂尚不至於,清華大學此番與警方的密切配合、迅速脫鉤倒是另一種「棄市」。

2020/05/15 | Alvin

教育局指中日關係試題「傷害國民感情」要求取消,學者引毛澤東言論反駁

楊潤雄指雖然考評局是獨立法定機構,被賦權策劃文憑試,但因是次事件受到社會的關注,考評局同為本港教育系統一部分,教育局有責任履行監督責任。

2020/05/08 | 《思想坦克》

大學課堂不是談話節目,別用「言論自由」與「學術自由」蒙混爭議人事物

大學的目的只有兩個,教育與拓展新知,大學的所做所為必須以這兩個目的為參考來合理化、來指導大學所有的活動,不管是課內還是課外,不管是非專業的演講還是教授與學生的研究。而學術自由由此出發。

2020/04/23 | 讀者投書

邀請張安樂演講無疑是負面示範,肯認了「以暴力打壓言論自由」

讓人遺憾的是,張安樂本身所代表的角色與背後的價值,恰好就是以「暴力打壓言論自由」的代表,這非但不是多元價值的體現,甚至本身即是反多元的存在,不能簡單的被化約成「學術自由」四個字虛應了事。

2020/04/22 | TNL 編輯

中山大學校長為「白狼入校演講」道歉,開課教授:培養學生多元理解反思能力

開設該門課程的老師說明:「這些演講的設計是邀請台灣新興政黨來演講,互相之間政見南轅北轍,目的是讓學生了解新政治現象,培養多元理解反思能力。⋯⋯已經來的有基進黨主席,目前排定的有台澎黨秘書長、法務長、綠黨、時力,邀約中的有民眾黨、歡樂無法黨。」

2019/12/19 | Minnie Li 黎明

復旦大學章程刪掉「思想自由」,也許還要改校歌校名?

諷刺地說,復旦大學新章程刪除了「學術獨立思想自由」還是很實事求是的,既然校方做不到也並沒有致力於做到,把它刪掉總比自欺欺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