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13 | The last Matthias

「瑞士起司模型」的死神隱喻:面對未知風險,我們永遠不夠謙卑

錢櫃KTV的不幸事件,若以「乳酪理論」為基礎強調「法令訂在哪裡,老百姓有遵守義務」,就是窄化該模式的問責面向,可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無心行為,但這也是極為不妥的心理置換,為的是成就「一己之私」。

2020/03/14 | 劉威良

德國有最先進的科技,但沒有陳時中部長,僅能坐視疫情擴散

德國沒有一個指揮中心,也沒有統籌各部門的部長,德國的中央堅持遵守法紀的結果,讓民眾失去警覺心,讓大家認為這個疫情沒有什麼大不了,是大家的過度反應。而這樣的結果,就是地方政府部門不知疫情輕重地散漫輕忽。

2019/08/19 | 言士

林鄭月娥指示威者破壞法治,但特區政府尊重法治嗎?

林鄭月娥政府不斷宣稱示威者「破壞法治」,香港警察也自稱「只會為法治而戰」,到底法治是甚麼?誰真正在破壞法治?我們可以參考不同專家提出的原則,再對比「反送中」運動港府的表現。

2016/10/10 | 觀念座標

無處不規範的德國官僚:當有新的問題產生時,就會有新的規則

如果沒有了格林威治時間,人與人之間的約會就困難重重。每一個螺絲、軸承,甚至是其中最細節的部份,都有相關的規範——為了確保沒有一個鬆掉的螺絲。

2015/03/28 | 左岸沉思

關於太陽花運動的三大疑問:318運動當然不能代表全台灣人,但......

既然公民運動的本質是反抗不正義的政府,那到底是由誰來認定政府是不正義的呢?少數的聲音不能代表民意,多數的聲音又不見得正義。其實問題很簡單,我們要聽從的並不是多數或少數的聲音,而是要聽聽良知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