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康昊

宋康昊(韓語:송강호,1967年1月17日-),韓國男演員。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5/17 | 陳慶德

《寄生上流》的階級鬥爭:管家丈夫想殺害的首要目標,為何是基宇與基婷?

片內所出現的三個家族——朴氏家族、金氏家族,與躲在豪宅內的雯光管家、丈夫勤世,其實並沒有如同大家所想像的,三個家族間有其「絕對」階層之分,但是這些階級並非是天生且絕對性:電影內只有一個階層在鬥爭,就是「中產階級」。

2020/02/05 | Daphne K. Lee

《寄生上流》憑什麼衝擊奧斯卡?南韓電影工業文化的延續與未來

在歷經30次送審失利後,南韓終於憑藉著《寄生上流》首度獲得奧斯卡的正式提名。該片不僅入圍「最佳國際影片獎」(Best International Feature Film,原為「最佳外語片獎」),更被提名為「最佳影片」。《寄生上流》自坎城首映好評以來,但這部作品是如何與其他優秀非英語作品做出區隔,打進奧斯卡獎季?

2019/07/08 | 讀者投書

《上流寄生族》:比貧富差距更可悲的,是自我否定與欺瞞的人生

奉俊昊導演其人性刻畫的細膩度與對社會觀察的廣度,故事當中並非只有描述單純的貧富差距,而是更往內部深層討論著人性與其內心矛盾的一面。

2019/07/08 | 讀者投書

《寄生上流》:比貧富差距更可悲的,是自我否定與欺瞞的人生

奉俊昊導演其人性刻畫的細膩度與對社會觀察的廣度,故事當中並非只有描述單純的貧富差距,而是更往內部深層討論著人性與其內心矛盾的一面。

2019/06/28 | 戴以禮

【焦點院線】《寄生上流》:奉俊昊揭示了最恐怖的怪獸,正是人類自己

導演稱這部片為「一齣沒有小丑的喜劇,一齣沒有反派的悲劇」,這部片模糊了道德的疆線、除去了好人與壞人的標籤,顯出我們不過都是一群寄居世上圖求生存的螻蟻。

2017/10/07 | 麥樂文

直面善惡之必要:《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

歷史雖是如此複雜、充滿雜音,電影的論調卻始終明確:光州事件就是獨裁者指揮軍隊對民主運動的血腥鎮壓,加害者與被害者之善惡對立是毋庸置疑的。

2017/09/28 | 王陽翎

錯過必感可惜,《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不會有「韓豬」的沮喪感

電影作品可能有美化的一面,但無論怎麼美化,不同社會運動的人性歷程,都有值得我們學習反思的地方,即使過程未夠美好,也可啟示我們重新建立更美好的將來,不同角度回顧歷史最大的意義,就是希望後人別再「重蹈覆轍」。

2017/09/27 | 王陽翎

錯過必感可惜,《逆權司機》不會有「韓豬」的沮喪感

電影作品可能有美化的一面,但無論怎麼美化,不同社會運動的人性歷程,都有值得我們學習反思的地方,即使過程未夠美好,也可啟示我們重新建立更美好的將來,不同角度回顧歷史最大的意義,就是希望後人別再「重蹈覆轍」。

2017/09/27 | 映畫手民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韓國事過境遷的神話建構

至於香港,我們還在「未境之路」中,觀看他國的神話建構,自然又會別有一番感受。

2017/09/27 | 映畫手民

《逆權司機》:韓國事過境遷的神話建構

至於香港,我們還在「未境之路」中,觀看他國的神話建構,自然又會別有一番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