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5/04/28 | 破土 New Bloom
關於解放乳頭和大眾媒體,以及「後性解放」女權運動的困境
這樣強調身體為性化主體的批判值得反思,但不甚完整。女性主體奪回被凝視的被動位置,並不一定是否定自己的身體為「性的身體」,而是除去「性的羞辱」─乳頭為必須隱藏的、扭捏的、不雅的、只屬於丈夫的。
2015/04/14 | 劉美妤
關於Free The Nipple:我們自然的面對自己的身體,沒想到卻變成媒體譁眾取寵的獵奇新聞
我們原本的模樣,就只是如此。如果媒體不想看見、不想讓人看見、也不想稍微去思考我們為何做這件事,那為何要報導?除了譁眾取寵、用腥羶色的標題騙點閱率,還有什麼?而這樣的話,又還配稱做媒體嗎?
2015/04/13 | 拉裘立蓓爾
【插畫】乳頭解放不是愛暴露,而是奪回選擇露與不露的自由
乳頭解放奪回女性在性的詮釋權上,和男性平等互動、對話的地位,是一個看見,「我有性,而這個性可能是你所慾的,但我對這個性是有話語權、主動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