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 確認
  • .
2017/11/03 | 王偉雄
人活著不單靠食物,那還靠甚麼?
孟子和耶穌都認為,人之為人的生活與其他動物不同,不只是為了生存,否則有足夠的食物、能存活下去便可以了。
2017/10/29 | 陳柏翰
專訪建築師賴伯威 :《寄生之廟》,台灣製造
這些廟宇或許並不美,同時過於生活化而對台灣人是稀鬆平常的存在,才更難以發覺它的特色。這些寄生之廟只需要被看見,並且讓大家參與知道其價值,讓生活寫照能延續,或者隨著信仰群眾的減少而逐漸消失便以足夠。
2017/10/22 | 傅紀鋼
馬丁史柯西斯《沉默》:身在其中的神父與信徒,如何面對神的沉默?
《沉默》以寫實手法,絲毫不帶入作者目光,詮釋日本禁教時代日本基督教的風景。一部電影越是要強調宗教信念,越是容易流於濫情或是虛假。但馬丁史柯西斯用一種試圖以最貼近真實的簡單畫面,傳達他對基督教的一個質問。
2017/10/20 | 陳慶德
高麗神社在日本(上):有家歸不得的「白鬚明神」高麗王若光
恐怕很多人不知道,其實在日本當地可是有著一座「高麗神社」(고마 신사, こまじんじゃ),而且在韓日文化交流歷史中,佔有重要地位。
2017/10/10 | 財訊
養大銀行客戶,也養大宗教團體:盤點15家宗教信用卡,看誰最神
神明宗教卡有效卡率達八成以上,成了銀行必爭之地;而近來各宗教團體新聞頻頻登上媒體版面, 幾張回捐率與回捐金額相當高的宗教信用卡,也讓銀行及宗教團體成了矚目的焦點。
2017/09/27 | 周雪君
全球唯一禁止女性駕駛的國家解禁:沙烏地阿拉伯允許女性「獨自」開車上路
沙烏地阿拉伯是徹底奉行伊斯蘭教法的君主專制國家,保守派教士多年來堅定主張這項禁令正當,甚至有教士聲稱,女性開車可能會「傷害卵巢」、導致骨盆上移。
2017/09/25 | 讀者投書
「三武滅佛」與贖罪券:當宗教過度膨脹時引發的災難
宗教是人類的終極關懷。然而,當一個宗教太過興盛,影響到整個國家運作時,統治者只能跳出來加以制止。
2017/09/22 | 理 奧客
解析:「邪教」套路如何堂而皇之侵入我們的生活
別以為「邪教」只對底層民眾、心靈脆弱之人有用,雖然在心靈雞湯特別流行的台灣,確實給邪教準備好一張舒服溫床,但只要他們用了以下套路,哪怕是高知識份子,也會落入他們的圈套。
2017/09/20 | 讀者投書
近日諸多紫衣信徒談到妙禪的神蹟,是否真有神力?
良好的宗教信仰便是眾生的心靈寄託,但由於世間本就有良好質本與不良質本的宗教與團體,就如同這世上有好人、有善者與有犯罪者、有壞人惡者一樣,也只能眾生們的智慧與觀察明辨好與壞。
2017/09/19 | 讀者投書
我害怕業力引爆,害怕家人安危,但seafood講的話讓我感到奇怪
安全感是只有自己能給的,人生本來就會起起伏伏,低潮時更要特別注意身邊關心自己的人是否都帶有目的。也不要認為去加入或者相信了什麼,就可以改變自己的人生,永遠要保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2017/09/16 | 精選書摘
《Power錕的大人學》:人在精神上缺乏自我奮鬥的意志,何嘗不是另一種家畜
如果沒有Suffer(痛苦),你怎麼會去Struggle(奮鬥)?如果你沒有Struggle、沒有克服障礙,又如何能得到Superiority(優越)?我認為這三個S就是政治學裡一個「激發生命力的方程式」。也就是:先Suffer(痛苦),後Struggle(奮鬥),再Superiority(優越)。
2017/09/12 | 精選轉載
【插畫】邪教是怎樣煉成的?
信教信到像中邪一樣做出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事情,例如:買千萬跑車送給「上師」、聽佛舞喝下奇怪的飲料之類的。這種宗教多半就是「邪教」。 要知道你接觸的宗教算不算是一種邪教? 就要出動《邪教檢查表》啦! 
人們為何在神明面前發誓?王爺信仰、受難儀式與地獄司法體系
在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康豹特聘研究員眼中,宗教並非迷信,而是「人們如何過日子」。無論是王爺(瘟神)信仰、受難儀式、神判儀式,宗教的存在,在於化解人們的悲情、處理社會問題。
2017/08/30 | Outside
在成為電影壞蛋之前,鯊魚是不同民族膜拜的對象
在美國,平均每年約一人因鯊魚攻擊遇害,但人類每年就捕殺逾100萬頭鯊魚。
2017/08/19 | 麻辣咩
一路領先的世大運宣傳,何以弄出個「靈車」踩街?
世大運宣傳在眾多突破中,選手村開村踩街,卻拿出像似台灣傳統靈車的花車上街遊行。讓人有種跑百米一路領先、在終點線前跌倒的感覺。
狂熱而無知的烏合之眾們(五):烏合之眾的神怪迷信
幾乎所有的宗教都使用了恐懼人心的手法來達成傳教目的。烏合之眾需要恐懼所帶來的動力。這種負面情緒所帶來的恐懼會在心裡紮根,於是改良後宗教提供了救贖的方式。這個救贖的方式必須是簡單易懂且符合宗教能夠賺錢的方式。
2017/07/27 | 林兆彬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台灣校園欺凌電影經典之作
台灣本土鬼片正在強勢回歸,令人非常驚喜。電影在香港被評為三級片,原因在於戲中有大量血腥暴力的情節(部份還拍攝得很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