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3 | 翁湘惟
《大師熱愛の工作》:畫出《小紅豆》的AKB教父,大師如何找到工作的熱情?
川村元氣本人親自向日本12位大師請教,他們工作時在想什麼?工作中時什麼會帶給他們痛苦?為什麼這份工作會帶給他們快樂?這些對談訪問,集結成這本《大師熱愛の工作》。
2018/10/30 | 精選書摘
宮崎駿與精神分析:《龍貓》和宮崎駿的經歷有哪些共同點?
《龍貓》的企畫書生動描寫了角色的關係,例如「小月喜歡父親,包括父親的缺點在內,在她的心目中父親永遠是世界第一。」「對小月而言,母親的形象是耀眼的⋯⋯。」令人好奇的是,這些角色是否有參考真實人物,或者其實是作者宮崎駿本人真實的情感抒懷?
2018/10/30 | 精選書摘
宮崎駿與精神分析:從達文西深入宮崎駿的創作與人格特質
除了對飛行與機械的愛好之外,宮崎駿與達文西兩人還有許多性格特質與成長背景的相似性。依循著這個脈絡,從佛洛伊德考據達文西心理發展史的推演過程,我們將這些討論與宮崎駿的成長背景、創作歷程做連結,一探藝術創作背後的心理發展動機。
2018/09/14 | 肥內
院線動畫《鳥男孩》:暗黑眼神的希望之光
由繪本改編長片動畫,《鳥男孩》的劇情顯得曖昧。比如關於藥物的設計,始終沒有交代鳥男孩懷裡的藥丸是什麼?老鼠叮琪擺在樹林裡,想獻給鳥男孩、寫有「快樂丸」、最後被畫面外伸進來的大手拿走的藥又是什麼?
敬動畫導演的一生:高畑勳和宮崎駿的合作與分離(三)
高畑勳和宮崎駿曾合作拍攝《小天使》、《尋母三千里》、《未來少年柯南》、《清秀佳人》等歐美文學名著改編的動畫。而後吉卜力成立,一瞬間宮崎駿乘著飛機飛了起來,而高畑勳卻選擇循著自己的步伐,讚嘆自然與土地帶給他的感悟。
2018/06/17 | 王陽翎
說宮崎駿抄襲《小倩》,是對他天大的污衊—話說《神隱少女》(下)
多年來,關於宮崎駿作品《神隱少女》,人們反覆疑問:究竟宮崎駿製作《神隱少女》時,有沒有「抄襲」1997年的香港動畫《小倩》?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箇中爭論。
2018/06/12 | 王陽翎
千尋為何不殺死湯婆婆?宮崎駿介意被謠傳是「無臉男」—話說《神隱少女》(上)
當年美國人看不懂《神隱少女》,宮崎駿如何理解這件事?另外,有指他有意借《神隱少女》諷刺資本主義消費社會,但是,這真是他的創作原意嗎?作者就多年來一系列的討論,以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2018/06/01 | 王陽翎
這是宮崎駿唯一一部,慰藉中年大叔的「恐怖片」—話說《紅豬》
為什麼宮崎駿《紅豬》故事表面上氣氛輕鬆愉快,實質是映襯主角肥豬飛機師的中年壓抑?作者就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敬動畫導演的一生:吉卜力「黃金右手」高畑勳(一)
高畑勳並不追求「改變命運」這樣的終極目標,導演雖已離世卻仍透過動畫告訴我們,即使受制於命運的框架,也不要忘記你所擁有的一切,每個人現存的世界都是奠基於前人努力奮戰、犧牲的點點滴滴。
2018/04/20 | 精選書摘
宮崎駿、庵野秀明、押井守:三位日本動畫大師的獨特電影論
製作電影時的第一步通常是畫意象圖,讓所有參與製作的工作人員可以一同想像這部電影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接著再搭配劇本,依照想像去製作,然而這並不適用於宮崎駿。宮崎駿本來就沒有寫劇本的習慣,直接就畫起了分鏡圖,問題在於這是什麼個不一樣法?一般來說製作影像都是要依照劇本來做,然而宮崎駿卻是為了影像而變更故事。
2018/03/02 | 王陽翎
宮崎駿不喜歡淫蕩女人、女角純情有原因──話說《天空之城》
多年來《天空之城》觸發觀眾許多想像和反思,包括大自然與文明,然而,站在宮崎駿的立場,他怎麼看待故事中的真正重點?
2018/01/08 | 王陽翎
宮崎駿眼中「風之谷公主」的世界觀和身材—話說《風之谷》
多年來,《風之谷》這部集合豐富元素的作品,人人喜歡及談論的著眼點各有不同,可是若回到宮崎駿的創作原意本身,他還是比較放重在娜烏西卡公主、大自然(腐海)與人類之間的角力,在主角與環境埋下的意念非常多,由公主的世界觀乃至身材均有特別用意,而且腐海的構想與一些人生經歷有關。
2017/12/24 | 林兆彬
《瑪麗與魔女之花》後宮崎駿時代的日本動畫
宮崎駿徒弟米林宏昌離開吉卜力後首部執導作品,動畫質素非常之高,絕對能夠媲美吉卜力工作室。
2017/12/24 | 王陽翎
離開宮崎駿、吉卜力之後,6大敗筆揭示《瑪麗與魔女之花》班底剩下軀殼
作者對《瑪麗與魔女之花》感到失望,並期望米林再接再厲,否則,只能寄盼宮崎駿完全退出吉卜力之後,吉卜力的「創作氛圍」仍可持續一段生命力,也警醒著宮崎在培養新秀方面,餘下的日子要倍加用心。
2017/12/10 | Qbo藝文頻道
風起,一場告別:專訪舞蹈家林文中
一個舞蹈家經歷過漫長的創作之路,透過藝術思索生命的意義,也許他什麼都沒聽到,但這無關緊要。重點是當風再次吹起,你依然如同第一次起飛那樣,即使跌跌撞撞,仍用力往天空飛翔。
2017/11/30 | 王陽翎
宮崎駿的心結(下)——太太說我沒資格談論教育
許多人言論惹火,未必敢做。可是,宮崎駿多次談論教育有惹火言論,而他教育方法說到做到,也有很多想法,究竟他對孩子的使命感和心結,強烈到怎樣的地步?
2017/11/22 | 王陽翎
宮崎駿的心結(中)—我不想敗在手塚治虫手上
宮崎駿有一大心結是來自對父親價值觀的不滿,另一大心結就是對日本創作生態與教育的不滿,由此衍生強烈的使命感,按照每個人生階段和狀態,完成創作之後,有些不甘心漸漸湧上心頭,又泛起「新一階段」的使命感,掙扎和反思之下,還是忍不住提筆創作。這樣的創作心結、使命感,到底應怎樣理解?
2017/11/11 | 王陽翎
宮崎駿的心結(上)—數十年無法原諒父親「不忠不義」
回顧宮崎駿的一生,他多次議論自己的父親(宮崎勝次),其心境跟談論動畫意境一樣複雜。這方面,必須回顧《半藤一利與宮崎駿的不負責愛國漫談》的一段話,當時宮崎駿72歲,他才正式承認對父親還是有些好感,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