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21 | 李秉芳
安定力量10席不分區納入「蜂蜜檸檬」吳蕚洋,進國會落實愛家公投結果
安定力量內部評估,現階段衝破3%政黨票不是問題,將持續以家庭價值、教育議題尋求支持,特別是民風相對保守的東部、中南部地區。
2019/11/16 | 麻辣咩
孩子的爸和別人「精神外遇」,該如何決定下一步?
其實也很簡單,問題就出在還有沒有要維持下去這段婚姻,還有對方和自己的狀況。孩子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因為不幸的婚姻對孩子更傷,所以孩子不能成為維繫婚姻的理由。
2019/11/07 | 讀者投書
《媳婦,也是別人的掌上明珠》讀後感:「不被當家人、更不配當客人」的苦媳覺醒之路
不曉得你家府上是否也曾出現這樣的場景呢?而這便是《媳婦,也是別人的掌上明珠》一書的作者,所需經歷不斷的婆媳過招,身陷婆家深似海的她,真可謂一步一擂台,半點不留神便將失守千里土。
2019/10/25 | 港台電視31
《生日快樂》︰媽媽因賭入獄,一家人努力修補關係
Jacqueline產後突然嗜賭,深愛太太的Steven多次勸導她戒賭,她答允了卻食言,後來更因欠債犯案入獄。出獄後,一家人努力修補關係,重建家庭。
2019/10/05 | 精選書摘
《當下的父母》:孩子令你困擾的特質,你自己是否也有?
孩子不規矩的行為,確實可以是一份禮物,因為如果我們願意藉此檢視內心,不把自己的傷痛投射到他們身上,我們便能開始著手改善那些懸而未決的情緒和親子關係。
2019/09/23 | 陳婉容
大時代小故事兩則︰「藍轉黃」長輩與「發夢」學生
這場運動除了「願榮光歸香港」的慷慨激昂,還有很多人在中秋月光底下,默默經歷著人生的陰晴圓缺。父母和孩子的願望,哪一天可以共存?我真心想知道。
2019/09/10 | 法操FOLLAW
民法小學堂:父母未善盡扶養義務,子女還要給付扶養費嗎?
父母沒有善盡扶養義務,或父母有虐待子女的情形,子女也要扶養他們嗎?
2019/08/14 | 精選書摘
《親情,也需要界限》:是我們過分誤解,家庭生活不一定有愛
這種缺乏愛的情形,事態嚴重。因為漠不關心會傷害我們,距離會傷害我們,缺乏愛會傷害我們。我們長大的過程中,沒有得到愛,幾乎算是最糟的感覺了。
2019/07/16 | 精選書摘
《小心肝變大暴龍》:青春期孩子之所以古怪,其實是有原因的
其實青春期的孩子也沒多難懂啦!他們之所以讓人感覺古怪的主要原因是:連他們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家庭治療師:一個父母與絕望子女的故事
大概這世上沒人能計算,究竟要多痛苦才足夠讓青少年跨過對死亡或刑責的恐懼,又或究竟怎樣的一個社會會讓人害怕生存。
2019/05/31 | 精選書摘
《雲端的丈夫》:丈夫唯一會的就是不會,這是十分高深的技巧
丈夫奪走我的碗,半身越過桌子,大臉欺壓到女兒面前,她嚇到嘴巴微張,丈夫挖超大一匙塞進去......在前所未有的威勢下,她一下子就吃完了,眼裡蓄滿不斷向我濺射的淚光。丈夫把空碗推給我,像豪賭客一口氣推盡籌碼,自信滿滿,覺得和我的對局,他必勝無疑。
2019/05/25 | 精選書摘
《母愛的傷也有痊癒力量》:母親「應該」是慈愛的?
家庭應該要溫暖,父母應該關心子女,年長者應該有智慧,子女應該孝順──如果你很幸運的擁有這些「應該」,絕對要感恩,有太多太多人不曾擁有過。
2019/05/24 | 精選書摘
《母愛的傷也有痊癒力量》:母親本來就「應該」是慈愛的?
很令人吃驚吧。看起來理所當然的東西,細想之後就不再那麼「應該」了:家庭應該要溫暖,父母應該關心子女,年長者應該有智慧,子女應該孝順等等。如果你很幸運的擁有這些「應該」,絕對要感恩,有太多太多人不曾擁有過。
2019/05/23 | 精選轉載
同婚法案通過,對基督徒來說真正的問題是「傳統婚姻的崩解」
同婚合法,代表「用法律保障婚姻」這個共識依然存在,只是對於婚姻的內容看法不同。基督徒的立場如何「從口號到行動」,並且在需要論述的時候能夠說庶民語言,而非基督徒專屬的「屬靈用語」這才是重視這個議題的人該深思的事。
2019/05/11 | Alex Cheng
《沙贊》是中二屁孩娛樂片?我看卻更像家庭教育警世片
你看到的《沙贊》或許是一部小孩獲得超人神力的故事,我看到的卻是兩個沒媽的孩子,在人生道路上做出不同的選擇。
2019/03/30 | 傅紀鋼
《瑞克和莫蒂》:一個創傷症候群主角,被一個遜咖跟班救贖的悲喜劇
不管自己或他人死活的天才科學家瑞克,無形中具有上帝的位置。通常只要角色被賦予了這種高度,就必須具有道德性。但這影集最特異的地方是瑞克沒有這種東西,瑞克依循的只有自己的喜好,而這源於他的絕望。
2019/03/21 | 讀者投書
【離鄉工作徵稿】我們是一群在美國工作的家庭主婦/夫,承受著五種壓力
離鄉工作的家庭主婦/夫,背後往往有一番成就,就像老兵們能帶著淺淺微笑說出好幾個精采的故事。我們也沒有妄自菲薄,只是做出了一些調整,到了一個比較不擁擠的地方,一個更自由的地方,為得是一個更好品質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