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5 | 麻辣咩
《必須過動》:那個為了愛自己,犧牲兩個骨肉的金質勳章模範母親
我突然意識到,台灣所謂社會上的成功的母親或女性,不就是像片中這樣,住在豪宅裡,踩著高跟鞋,梳著完美髮型,連做家事都很優雅,不會滿頭大汗蓬頭垢面。反而可以畫全妝、戴假睫毛、甚至穿高跟鞋轉圈圈。
2018/08/26 | 精選書摘
《教學社會學》:最有效傳遞學校理想的方式,源自於使喚學弟制度
年輕人的初級團體,來自於成人世界的隙縫;它們為年輕人提供一個逃避世界規則、習俗的管道。惡作劇常常就是這樣形成的。
2018/08/26 | 書傳媒
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我們該如何應對?
美國高齡照護組織「暮光服務網」創辦人在其著作《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集結了多年來協助成年子女應付「難搞父母」的案例,如果你深信「沒人會比我父母更難纏」,或許你可以從以下案例,發現扭轉局面的新曙光。
2018/08/12 | 書傳媒
健康型家庭與控制型家庭的八個差異
在健康型家庭與控制型家庭之間,最主要的差異在於:健康型家庭的父母允許孩子自由發展人格。辨認父母的風格,可幫助你釐清家裡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2018/08/04 | 麻辣咩
有關婚姻的九個麻辣建議:當個幸福傻人妻,還是當抓猴社偵探?
臉書上很多都是騙人的,認真就輸了。不只有網美會放照「騙」和高調曬恩愛。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分男女把自己顧好,隨時準備回到單身市場的籌碼。但是不管有沒有孩子,和另一半的關係還是婚姻最重要的部分。尤其有了孩子,更要顧好老公。
2018/07/08 | 青平台
「男主內、女主外」,自學、社運樣樣來的非典型家庭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除了有個小胖威利症的罕病兒,還有老年失智的媽媽需要照顧;家中老大和老二沒有在體制內就學,選擇了自學,加入共學團,走上一條截然不同的學習路。加上印尼來的看護阿珠,小小屋簷下熱熱鬧鬧的七個人,是一個非典型的家庭。 
2018/07/06 | 王陽翎
提早15分鐘離場是《小偷家族》令人不安嗎?對人倫的大衝撃
作者認為,不妨「反方向」重組一次電影《小偷家族》的故事脈絡,再綜合不同角度,也許會有截然不同的感思。
2018/06/29 | 精選書摘
《我媽的異國婚姻》(下):這世上最能傷害我的人,沒有別人,絕對是我媽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她會永遠生活在我身邊—即使不住同一個屋簷下,也離我不遠—以旅伴來說,我已經做好了要跟著她一路對戰到人生盡頭的心理準備。但我認命,她卻不認命,半路落跑。這種感覺很複雜,我看著她跳到另外一艘船上去,前途茫茫。
2018/06/29 | 精選書摘
《我媽的異國婚姻》(上):六十多歲的老媽,決定要嫁到澳洲去
捨棄方便的都市生活去荒山野嶺之地,住在露營車裡生活,放在二、三十歲的年輕人,我或許會羨慕地說:「喔,真是浪漫!」但一個六十多歲的歐巴桑這麼幹,我只能說:「神經病!誰去把她帶回來啊?」
2018/06/23 | 精選書摘
繼續接受伴侶的謊言,妳的下一代也會對說謊具有高度包容力
在人際關係上,妳是孩子的啟蒙者,也是最重要的導師。如果妳為了製造家庭穩定的假象,繼續接受伴侶的謊言,請特別注意連帶產生的後遺症:妳的下一代也會對說謊的行為具有高度的包容力。
2018/06/23 | 精選書摘
李佳燕醫師的親子門診:「背數學」,這完全與學習、與教育無關啊
從校長到導師,人人都對女孩誇讚有加,不料母親卻當著眾師長的面,語帶輕蔑地回應:「她喔,是我們家最笨的小孩了。來你們這種學校,才有機會當草霸王啊。」頓時,原本一片歡樂的氣氛,立刻凍僵。
2018/06/23 | 精選書摘
李佳燕醫師的親子門診:孩子眼前的光明,只像寺廟裡的光明燈
我不知道這孩子從學校教育學到了什麼,我不知道社會氛圍以何種姿勢,日侵月蝕孩子的想像與盼望。顯然,孩子眼前的光明,只像寺廟裡的光明燈。盞盞光明燈裡,通通是「考試高中」的祈願。
2018/06/18 | 麻辣咩
女人一生的三個課題:一個人、成為人妻、成為人母
想和大家分享我覺得女人一生的課題,到底要把自己放得多大,放得多重。簡單分成三個部分:一個人、成為人妻、成為人母。
2018/06/11 | 精選書摘
《溫和且堅定的正向教養》:既不嚴厲,又不溺愛,那會是什麼?
家長和老師最常採用的管教手段就是獎賞與懲罰。在這種教養方式中,成人必須在孩子表現良好時給予獎賞,在表現不佳時施以懲處。這時是誰在負責?都是成人。那成人不在場的時候呢?孩子就無法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2018/05/19 | 傅紀鋼
《托托和他的姐姐們》:深刻記錄羅馬尼亞毒蟲家庭的悲苦喜樂
《托托和他的姐姐們》是一部紀錄片。人物都是真實的,而且全都是現場紀錄。毒蟲吸毒,淪為孤兒的小孩也在鏡頭前吸毒、餓肚子、遊蕩爭吵,這些都是真實紀錄。而導演使用了兩種畫面來進行敘事。
2018/05/07 | 書傳媒
我們如何把養育孩子的工作都交給母親?
典型的「核心家庭」,是父親專門在外工作、累積資源,再和照顧孩子的母親共享這些資源。對某些人來說,這似乎是照顧孩子在所難免、想當然耳的方法。但事實上,這方法十分獨特,在工業化興起後的十九、二十世紀才開始萌芽。
2018/05/06 | 書傳媒
面對家庭節日,我該如何與「控制狂父母」相處?
在《如果我的父母是控制狂》中,紐哈斯博士從辨識何謂不健康的教養方式、到如何保護自己、與控制狂父母劃清界線,都提供了大量案例以供參考與指引。其中最具挑戰性的課題,就是意識到父母的老化之後,當面對不得不重聚的家庭節日,該用怎麼樣的心情來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