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

家庭暴力(英語:domestic violence 或 family violence)簡稱家暴,是指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的傷害行為,往往由於現實之親屬關係與利益的約束而出現一定程度的隱蔽性,以致於這類傷害行為被掩蓋或要求不得聲張外揚、家人以外之人亦常袖手旁觀,不願介入或協助。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9/12 | 芭樂人類學

《尋找尊嚴》:一個抵抗壓迫,同時自我毀滅的美國內城底層世界

閱讀此書,我們終於能夠用一種跨越種族的、白話的、同情乃至同理的,卻又感覺受騙的心情;有機會深入了解性暴力的養成,以及那不忍卒睹的集體輪姦少年儀式,哪怕它已經被化為文字。

2022/06/24 | 伊佳奇

疫情讓拼裝車般的認知症政策現出原形,衛福部始終忽視家庭照護者的需求與培力

因為衛福部始終未能清楚釐清認知症家庭照護者需求,將喘息服務當作主要服務,忽視家庭照護者培力,一旦喘息服務被迫停止,家庭照護所引發出的問題不僅是無力照護、家庭內部衝突、甚至家庭悲劇。

2022/02/22 | 勵馨基金會

當親密關係暴力型態「偽裝」了,我們如何察覺暴力即將或已經發生?

當理性認為對方沒有做直接的傷害或攻擊行為,這時候回到自己、傾聽內心的聲音,就比任何外在環境、他人的建議,甚至有沒有實質證據都還來的重要。

2021/11/11 | 廣編企劃

暴力零容忍:別用控制慾望,摧毀你的親密伴侶

在法令政策推動下,台灣性別平權普遍受到重視,但在層出不窮的社會事件中,如近 30 年前的鄧如雯殺夫案,到近日前空姐縱火燒夫案件,我們依然可以想像,精神暴力會如何讓家庭關係演變為「互相傷害」的暴力局面。

2021/10/19 | 精選書摘

《惡魔噬食的靈魂:北九州連續監禁虐殺事件》導讀:不為獵奇,而為對抗黑暗

《惡魔噬食的靈魂》揭示了受害者如何因一時誤判走上岔路、一再錯過回頭時機,最後身心皆被鎖進囚籠的處境,也描述了加害者如何利用人性弱點施展話術得逞,以及在一直未受反抗的情況之下無限擴張自身欲望的過程。

2021/10/19 | 陳海粟

【書評】《中毒的父母》:不要將父母對自己的暴力合理化,為什麼要「以愛之名,原諒他們」?

正如福沃德與巴克指出:「讓你成為你,讓你的父母成為他們自己」——「只有當你拋開了父母的觀念、感情和行為,可以不受約束地擁有自己的觀念、感情和行為的時候,才是自我界定的開始。」只有這樣,才能與父母進行分歧,開始反抗,最終通往獨立,拯救自我。

2021/04/08 | 精選轉載

【圖輯】有一種伴侶,叫做愛你愛到死——深陷「親密關係暴力」如何掙脫?

親密關係暴力的可怕之處在於,它不只使你的身心靈受創,也可能讓你產生嚴重的無力感,而不再認為自己的生活有好轉的可能。如果你深陷在親密關係暴力中,這篇文章提供了幾個小方法。

2021/03/21 | TNL 編輯

土耳其退出《伊斯坦堡公約》引女性怒火,婦團:性別平等,政府連聽都不想聽

《伊斯坦堡公約》引發的論戰也反映土耳其社會糾結在世俗主義與伊斯蘭主義間的長期拉扯。首都罕見的示威展現了這個伊斯蘭國家女性剛強的力道。活動雖然和平收場,但婦女團體警告,在此一議題上絕不善罷甘休。

2020/12/16 | 黃軒醫師

小孩突然不吵不鬧⋯⋯在教學第一現場的老師,如何提早發現受虐兒童的跡象?

有良心的民眾,其實是有機會提早發現這些小朋友的處境,尤其是老師們。然而你該如何提早發現,任何有受虐兒童的跡象呢?

2020/11/30 | 陳劭旻 諮商心理師

為什麼「將孩子安置」是社工最後才願意採取的手段?

也許真的有許多孩子為了安全需要安置,但也還有太多困難無法靠安置解決,因此安置才會做為最終的手段,在真的不得已的時候發揮功能。

2020/10/28 | 方格子vocus

鄧如雯殺夫案至今27年,其實我們都正在被家暴?

家庭與婚姻暴力是性別與權力的角力過程,是社會問題而非個人問題,個人資源差異、性別權力關係失衡是家庭婚姻暴力的重點。

2020/10/14 | 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

《家暴法》施行21週年:老中青三代街訪,六大缺失有待改善

在這次婦援會的街頭訪問與實務經驗整理中,可回頭檢視《家暴法》實行20餘年,大眾對於公權力介入處理家庭暴力已成共識,然對於見義勇為協助家暴事件或通報的意願仍會受各項因素所影響;而實務工作上,雖歷經6次修法,但仍有許多可改善之處。

2020/09/01 | 精選書摘

《人性越界.犯罪心理解剖書》:如何預防「恐怖情人」?親密關係診斷10招

對於他的禮物與「大方」,你可能感動得心花怒放。但你想想,當一個人不顧一切做出超乎自己經濟能力的行為,大概要麼沖昏頭,要麼凸顯出失去理智。

2020/08/19 | 讀者投書

「防疫女力」的困境:職業婦女在家工作=工作、家務「兩輪班」

疫情的蔓延,也限縮或是阻斷弱勢女性接觸社會資源的管道。以家庭暴力為例,疫情加重的經濟衝擊與情緒壓力,使女性遭到家庭暴力的情形加遽。

2020/06/16 | 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對俄羅斯女性來說,最危險的謀殺發生地竟是自家屋簷下

一提及謀殺,對俄羅斯女性來說,犯行最危險的發生地竟是自家屋簷下。去年發生的1461起案件中,有446件發生在受害女性與其伴侶同居的住所,其他302件則發生在受害者自家。

2019/11/21 | 李修慧

【懶人包】家暴女性也有「庇護所」,但台灣庇護所可能「鼓勵」她們趕快走

你可能聽過給家暴兒童的庇護所,也聽過給街友的庇護所。但其實,許多遭受家暴的女性,離家後,也可能無處可去,「婦女庇護所」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而設立。

2019/11/19 | TNL特稿

家暴是女性變成「街友」的主因,荷蘭、加拿大和剛果如何帶她們返回社區?

從家暴庇護所重返社區的困難不單在於個人是否貧窮,還是整個租屋市場與社區歧視所造成的結構困境。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研究已顯示,家庭暴力是造成女性成為街友的主要原因。

2019/11/19 | 李修慧

科技家暴的兩難:被監控只要「關定位」就好?這可能讓受害者更危險

美國社福機構主任轉述,有名加害者會在半夜遙控智慧型音響,讓音響播放大聲的音樂,同時打開所有燈,讓還住在家裡的受害者飽受精神虐待,這名受害者甚至只能睡在衣櫃裡。而這類利用「智慧家電」的新型態家暴,只是「科技暴力」的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