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家庭治療師:為了粒糖,輸了這個家?
在面子、權威、控制權爭奪戰中,「不可以縱容對方的行為」成為了雙方一個重要的心魔,生怕一旦暫停下來,被對方認為自己投降認輸,容讓對方得寸進尺。
家庭治療師:一個父母與絕望子女的故事
大概這世上沒人能計算,究竟要多痛苦才足夠讓青少年跨過對死亡或刑責的恐懼,又或究竟怎樣的一個社會會讓人害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