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24 | 讀者投書
「照服員不能照顧自己的家人」,這對2025超高齡社會的到來是助力還是阻力?
從其規範法則當中可以看出,若專業照服員同時要照顧自己親屬,有相當的限制和難度,除非不做全時全職的照服工作,應用時間才能照顧失能的家人,但其實身為專業照服員照顧自己家人跟照顧別人的家人,根本上並無二致,不需要如此分別。
2019/01/16 | 羊正鈺
勞動部調查:勞工超時近1成沒加班費,尤其是教育、傳播和醫療社工
調查也顯示,勞工曾在下班後接獲服務單位以電話、網路、手機App或Line等通訊形式交辦工作,而且當下的確有實際執行工作的人占了近1成。
2018/11/20 | 劉威良
救回一命還不夠,德國醫療更重視病患的「住院復健」
受過現代醫療教育的專業人員都知道,醫療除了救治人命外,並不能提昇病患的生活品質。復健在德國醫療體系中,與醫療佔有同樣重要的地位。
2020/01/20 | 讀者投書
廣納家庭照護者參與培力,打造社區共生互助照護的生活圈
在宅醫療的服務對象除主責照護患者的專業人員外,還要能同時協助高齡家庭照護者本身各種就醫不便的問題,讓高齡家庭照護者也能得到共照的資源,確保其身心健康與行動安全,照護更為人性化,在宅醫療才能真正雙贏。
2016/10/23 | nagee
【插畫】取消三年剝削一次移工,仲介跳腳
「三年出國條款」廢了移工雀躍,仲介跳腳,怒嗆人權團體什麼都要管「干你們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