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12 | 傅紀鋼
專訪「露下體假Coser」李宜頻:所有的人事物都是利用,裝笨比較輕鬆
假coser黑森林事件看似小事,本來應只是C圈內的風暴,但它戳到台灣社會隱藏的亂象。媒體將其炒熱,正是注意到其中的幽微之處。李宜頻一個小小舉動,正如美國真實犯罪紀錄影集《虎王》,點出各種人性的醜惡面。
2020/07/12 | 讀者投書
從震驚社會的「安娜之死」到閉關家暴,西班牙的性別暴力有改善嗎?
與其等法律一個一個去補洞,更重要的是人心的改變:一個女孩有機可趁,不是她賤,是利用他人弱點之人可鄙。罔顧她的想法,成全你的私慾,那不叫愛情,那就占有慾。
對俄羅斯女性來說,最危險的謀殺發生地竟是自家屋簷下
一提及謀殺,對俄羅斯女性來說,犯行最危險的發生地竟是自家屋簷下。去年發生的1461起案件中,有446件發生在受害女性與其伴侶同居的住所,其他302件則發生在受害者自家。
2020/06/01 | 精選轉載
《絕望者之歌》:凶險的負面童年經驗,讓美國「鄉巴佬」得長年與內心的怪物戰鬥
凡斯特別用一章的篇幅寫「與內心的怪物戰鬥」。他提到自己與摯愛的妻子在交往過程中,每次遇到爭執,不是大吼大叫,就是逃避不處理。過程中彷彿是重演母親與他那眾多男友相處的過程。
2020/05/09 | 德國之聲
防疫前線的貧窮陷阱:女性在疫情中,承擔比男性更多的責任與無償工作
新冠肺炎疫情再一次暴露男女不平等。女性承擔著大部分的無薪照顧工作,也在前線維持社會運作,增加自身患病風險。不論在健康還是財務層面,她們都比男性承受更大壓力。
2020/05/03 | 精選書摘
《我們都有病》:專訪三位年輕精神疾病患者——思覺失調症、恐慌症、憂鬱症
以前,賀琪會責怪有些人怎麼這麼沒有同理心。現在,賀琪認為,在寬容別人之前,要先學會放過自己。放過那個選擇離開家裡的自己,放過得了憂鬱症的自己。「畢竟我只是生病而已,又沒做壞事。」
2020/04/23 | 精選轉載
避風港成親情煉獄:「新冠壓力症候群」正在隔離全世界的心
這些在COVID-19疫情的「壓力鍋」炸出來的一切,我們專家學者現在叫「新冠壓力症候群」(COVID Stress Syndrome)。
更多槍枝,更少安全:在巴西,三個關於「性暴力」的事實
多數女性遭到謀殺的案件起源自家暴,這股趨勢正在上升。 這也是為什麼此類議題在巴西如此獲得重視。就公共安全政策而言,性暴力依舊是我們最致命的弱點。
2020/04/13 | 李牧宜
當家暴牢獄惡化為地獄:該關在家裡躲病毒,還是逃出家門躲暴力?
3月23日晚間,英國正式進入「全境封鎖」。在疫情蔓延之時,許多人正關在家中,珍惜和伴侶一起手牽手、度過困境的情份;然而受到家庭暴力之苦的人,卻日日期盼著可以早日脫離正在控制自己的那雙毒手。
2020/04/08 | Abby Huang
當封鎖和隔離變得「正常」,武漢肺炎給家暴者的一場「完美風暴」
武漢肺炎肆虐期間,世界各地家庭暴力的案件頻傳,從中國、日本到歐美都出現嚴重的家暴案件。而台灣雖然還不嚴重,但已出現可預見的部分跡象。
大馬鎖國下的性別日常:政府要求「一家之主」出門買菜,女性學「多啦A夢」般撒嬌
在馬來西亞限行令,只有一家之主(ketua keluarga)允許出外購買日用品或藥品,丈夫們拿著太太列的清單在貨架間找尋,像在玩「尋寶遊戲」一樣。
2020/03/20 | 精選書摘
《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我記憶中的爸爸,一直是喝醉的
耽溺酒精的爸爸、沉迷宗教的媽媽、嘻皮笑臉的妹妹與視若無睹的我,組成了被血緣囚禁的「家」。
2020/02/09 | BabyHome
有一種毒,比塑化劑更毒,它叫做童年創傷(ACEs)
提供友善的成長環境與正向人際經驗,是每個人的責任!關懷互動愈多,哪怕只是點個頭或眼神接觸,都能夠提高創傷孩子的復原力(resilience),幫助他們讓從傷痛中成長。我們一起,用愛守護下一代。
2020/01/22 | 精選轉載
【插畫】選舉歸選舉,家人歸家人
不論家人、親人或是朋友,吵是一時,愛是一輩子,希望有一天,讓我們和好如初,這也是民主自由的真價值。
2020/01/17 | 新公民議會
與其妖魔化韓粉父母,不如打造「修復式正義」社會安全網
比起妖魔化這些韓粉父母,我們該想像建立一個非以報復懲處為手段,一個「修復式正義」的社會安全網,以修復「社會關係」為出發點,來去接住這些被韓粉父母傷害的年輕人,以及其她在家庭關係中受到傷害的人們。
2019/12/28 | BabyHome
據統計,每年死於家庭暴力的孩子,比死於恐怖攻擊還多!
「每五分鐘就有一位孩童死而於家庭暴力;仍有不計其數的孩子正生活在家庭暴力的傷害與恐懼中。」
2019/12/18 | 精選轉載
輔導少年縱火案,燒出台灣社會安全網三大問題
我們的社會安全網建置在鋼索上,其他國家人力在正規編制,具有系統化、標準化的處理機制,我們都是以計畫案或約聘人力執行,而且是各做各的,到時候一定會產生人身安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