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

《寄生上流》(韓語:기생충/寄生蟲,中國大陸譯《寄生蟲》,香港譯《上流寄生族》)是2019年韓國黑色幽默驚悚劇情片,由奉俊昊執導,宋康昊、李善均、曹如晶、崔宇植、朴素淡以及張慧珍主演。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08/01 | 精選書摘

《歡迎來我家》推薦序:剖析家庭祕密謎團,深情凝視每個成員的苦難

《歡迎來我家》最感人之處,也許是展現笨拙的決心,我們日常所熟悉,容易被現實動搖、被水逆吞噬的決心,這本小說想要去看,想要破解世間那堅不可摧的虐待循環。

2020/06/15 | 方格子vocus

階級的展示與對照:《紅樓夢》劉姥姥、《寄生上流》金家對上流社會的反應

《寄生上流》中富人會構築出一條「文化」界線鞏固自身階級,渴望被奉承,窮人則對另一個物質世界則充滿好奇驚嘆,羨慕巴結,這層對照也可以用來理解〈劉姥姥進大觀園〉「兩個(階級)世界」交會的火花。

2020/05/17 | 陳慶德

《寄生上流》的階級鬥爭:管家丈夫想殺害的首要目標,為何是基宇與基婷?

片內所出現的三個家族——朴氏家族、金氏家族,與躲在豪宅內的雯光管家、丈夫勤世,其實並沒有如同大家所想像的,三個家族間有其「絕對」階層之分,但是這些階級並非是天生且絕對性:電影內只有一個階層在鬥爭,就是「中產階級」。

2020/04/14 | 陳慶德

韓國影視的「斜槓效應」:電影不只是電影,成為觀光復興的一大要角

經典的「斜槓電影」身影,讓我們看到無形之間,推動當地「本土化」取景、「本土化」取(食)材,延伸出來的觀光熱潮,不可不說,又是一次「先本土,後國際」的例子。

2020/03/17 | 陳慶德

得獎鏡頭外的《寄生上流》二創海報,充滿對時局的無奈與反思

《寄生上流》得獎後,世界各國興起許多「跟風」現象起,尤其是針對鏡頭「外」的《寄生上流》海報大做文章,不論是韓國當地抑或國外,皆推波助瀾地改造此劇海報,加以慶祝得獎。但從改造的部分,也能看到大眾的心情與感受。

2020/02/28 | 傅紀鋼

奉俊昊《駭人怪物》:商業與藝術性兼具的無聲批判,對戰後韓國近代史的隱喻

《駭人怪物》中的怪物,像是國家機器+自然災禍+美國勢力的綜合體。韓國政府根本沒做什麼,只會聽美國的話,而真正的威脅卻只能靠韓國人民來協力排除。而奉俊昊要凸顯的,是韓國人在各種困境中,所展現的人性光輝。

2020/02/23 | 朱為民

《寄生上流》:鑄成大錯的那幾分鐘,為什麼金司機無法使用前額葉思考?

過了數分鐘,我們在螢幕上看到金司機回神,他看著自己手上的刀、地上倒下的雇主、鮮血直流的傷口,才發現自己鑄下了大錯,倉皇逃跑。究竟,為什麼那幾分鐘的時間,金司機無法使用前額葉思考?

2020/02/13 |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被韓國迎頭趕上,為什麼日本電影拿不到奧斯卡?

別再把《寄生上流》拿來和《小偷家族》比,說韓國可以為什麼我們或日本不行。能拿到奧斯卡不代表一切,理當檢討的是為什麼曾經的亞洲電影大國,會被韓國迎頭趕上。光是看是枝裕和在坎城得獎之際日本的反應,就能看出日本對於「電影」的態度,是「你!醜化日本人,日本人才不是小偷!」

2020/02/12 | TNL特稿

第92屆奧斯卡賽後分析:奉俊昊如何拿下奧斯卡?兼具商業與藝術的寄生上流術

擒得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後,有誰曾想過一部來自南韓的《寄生上流》,會一路橫掃美國獎季,最終摘下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然而,奉俊昊能以非英語電影成功打入好萊塢,只是個偶然的機緣?僅是單純靠公關優勢上位逆襲?還是一路以來,早已是奉俊昊鋪墊許久的「寄生上流術」?

2020/02/12 | 方格子vocus

《寄生上流》教會我們的事:幾乎所有現今的荒謬,都能在我們苦難的歷史中找到痕跡

《寄生上流》在奧斯卡的風光,至少教會了我們一件事,就是「說別人的故事,或許我們說得沒有別人好,但說我們的故事,我們一定可以贏別人。」噢,但這句話是文化部長鄭麗君說的。希望所有台灣的創作者們,都能回頭更深入了解我們的文化及歷史,那你就會發現,幾乎所有現今的荒謬,都能在我們苦難的歷史中找到痕跡。

2020/02/11 | 林兆彬

《上流寄生族》教會我們的殘酷現實

我們每一天所面對的殘酷現實,導演用黑色喜劇手法引爆了這個炸彈。

2020/02/07 | TNL特稿

原來奧斯卡那麼好預測(下):要猜小金人得主?看專業的公會獎下注最準

獎季從第一階段、第二階段走到第三階段後,迎來的是對奧斯卡極具影響力且奧斯卡得主準確命中率極高的各大公會獎,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當觀眾摸熟獎季運作的模式,將大大增加影視年度盛會的參與感,也就明白奧斯卡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2020/02/07 | 半個比爾

2020奧斯卡完整得獎名單與預測檢討:《寄生上流》創下影史紀錄,首部「非英語片」拿下最佳影片

又到了小金人頒發的季節!而2020年的奧斯卡,將是近年來強度最高、作品質量最好的一屆,本文將直接預測本屆奧斯卡受矚目的重點獎項,並簡單說明理由,提供給各位讀者在奧斯卡頒獎前一個判斷的指標依據。

2020/02/05 | Daphne K. Lee

《寄生上流》憑什麼衝擊奧斯卡?南韓電影工業文化的延續與未來

在歷經30次送審失利後,南韓終於憑藉著《寄生上流》首度獲得奧斯卡的正式提名。該片不僅入圍「最佳國際影片獎」(Best International Feature Film,原為「最佳外語片獎」),更被提名為「最佳影片」。《寄生上流》自坎城首映好評以來,但這部作品是如何與其他優秀非英語作品做出區隔,打進奧斯卡獎季?

2019/12/14 | 藍玉雍

卡夫卡《蛻變》X 奉俊昊《寄生上流》:蛻變的不可能與翻身的奇幻夢

「蟲」在《寄生上流》裡,就像《蛻變》一樣,不只是個比喻,更是直指一個必須平常一直壓抑、隱藏、不能被揭穿才方能存活的心理現實。代表一種被他人嫌棄、鄙視、無法同理的傷口。

2019/12/11 | TNL 編輯

Google 2019台灣關鍵字:《我們與惡的距離》奪冠,韓國瑜蟬聯最快速竄升人物

2020年總統大選在即,相關人物也獲網友高度關注。「韓國瑜」從九合一選舉到總統大選,連續2年蟬聯快速竄升人物及快速竄升政治人物雙榜第一。

2019/11/26 | 李華

中國的「關係社會」就是——相同的錢可能打到不同的醬油

在中國,上流太遠,關係很近。下流人想成爲上流人比到天堂還難,但是和上流人攀關係也許沒有那麽難,請記住你還是下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