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30 | 精選書摘
《在無何有之鄉遇見莊子》:鯤魚為什麼變大鵬鳥?這個寓言在說些什麼?
這條北天池生產的大魚,名字卻叫做「鯤」。鯤是魚卵,原是極細小的事物,為什麼極大的魚卻用極小的卵來命名呢?最後,這條大魚為什麼會變成一隻叫鵬的大鳥呢?
2019/08/30 | 精選書摘
《在無何有之鄉遇見莊子》:從技術到藝術,庖丁解牛的「工夫論」與生命修養
說到這裏,一個疑點也是要點出現了:世上怎麼會有一把薄到沒有厚度的刀呢?原來這正是庖丁解牛這個寓言最重要的喻意所在。
2017/12/03 | 精選書摘
《穢土天堂》與《地下女子》:以二戰集中營為背景創作,質疑社會建構中的種種謊言與神話
這個世界未必美好,然而沉默會助長暴力嗎?劇場裡尖銳的提問,就像社會學提供的清晰視野,適時給了我們一個看見與反省的機會。身為一名觀眾、一個文本的閱讀者,此刻嘗試用個人的解讀,詮釋《穢土天堂》。
2017/01/29 | 精選書摘
貨幣、戰役與頌歌:關於「歐洲完了」的三則小寓言
歐洲現在在哪裡?在布魯塞爾還是倫敦?在雅典還是科索沃?如果它還存在某個地方,我們希望能拿回來,不是市場和圍牆的歐洲,而是屬於歐洲國家——所有歐洲國家——的歐洲。
張鐵志談《一九八四》:是預言也是寓言,文學跟紀實聯手創造的不朽作品
張鐵志認為,越清楚政治傾向,就越能夠在不犧牲美學和知識上的誠實走一條政治道路,歐威爾非常清楚自己是個政治寫作家,同時盡力維持美學和知識上的誠實。
張鐵志談《一九八四》:是預言也是寓言,文學跟紀實聯手創造的不朽作品
張鐵志認為,越清楚政治傾向,就越能夠在不犧牲美學和知識上的誠實走一條政治道路,歐威爾非常清楚自己是個政治寫作家,同時盡力維持美學和知識上的誠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