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1/04 | 讀者投書
我只賣兩萬元──遊客看不見的日本低端人口
北京政府驅趕「低端人口」受國際討論,但其實在外人看來乾淨、秩序、富足的東京,因為封建主義和城鄉差距,同樣充斥著嚴重的歧視問題。
2018/01/04 | Seeedu School
觀光客看不見的日本低端人口:帶著女兒向人推銷「我只要兩萬塊就好」
北京政府驅趕「低端人口」受國際討論,但其實在外人看來乾淨、秩序、富足的東京,因為封建主義和城鄉差距,同樣充斥著嚴重的歧視問題。
伯夷叔齊阻止「武王伐紂」,為什麼司馬遷要特意記錄這個「反對的聲音」?
我希望學生能思考的是,很多時候掌權者看似「順應」民意的舉動,是不是真能反映原初的民意呢?
伯夷叔齊阻止「武王伐紂」,為什麼司馬遷要特意記錄這個「反對的聲音」?
我希望學生能思考的是,很多時候掌權者看似「順應」民意的舉動,是不是真能反映原初的民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