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6/04 | 新共和通訊

為何「六四」在台灣越來越淡?我們該用什麼心態面對今日的中共?

台灣社會對「六四」及香港議題的冷漠態度,有其歷史、政治與文化背景,而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有其自身運作的邏輯,與其以民主價值或民族大義苛責台灣民眾,不如深入闡釋為何台灣應該也必須支持中港的善治與民主進程。 

2020/04/11 | 德國之聲

死在「謊言共和國」,你連數字都不是

封城兩個多月之後,武漢正式解封。時評人長平認為,專制社會壓制民眾的同理心,從而讓政府肆無忌憚地製造人權災難。

2020/02/16 | 德國之聲

新冠疫情的「變天」訊號,能否迫使習近平政權「從良」?

新冠疫情可謂中共在89六四後遇到的最大一次危機。人們看到了中國政府尤其是習本人在處置該次事件時的指揮無方,對中共的信心和習近平的信任幾近崩潰。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2019/09/17 | TIME

在拉美人的眼中,「民主」根本是一場失敗的實驗

拉美人民視自己國家的民主為一場敗仗。經濟可能真的有所成長,但當地人民並不相信經濟狀況真的有比較好。他們渴望擁有更穩定的政府。或許這就是為何世界各地有越來越多人開始質疑,民主其實不利於一般大眾,專制政府底下欣欣向榮的自由市場能給予的反倒更多。

2019/06/21 | 精選書摘

《關於人生,你可以問問亞里斯多德》:友誼和正義最有發展空間的政體,是民主

亞里斯多德還用「國家之船」的比喻來說明公民和諧。公民同胞是同一個社群裡的夥伴, 就跟水手一樣。而各自的能力也是個人獨有,但他們追求的都是同一個目標,「安全航行是所有人的事」。

2019/06/10 | 李華

民主不是只有選舉那一天:成熟國家的民主素養,是從娃娃開始訓練的

東方文化一直以來都信奉封建家長制,迷信和崇尚權威。自古以來成王敗寇,贏者全拿,輸者一文不名。台灣深受中華文化影響,今天經過民主選舉獲勝的政黨依然難以克服這樣的心態。

2019/05/12 | 蕪菁雜誌

民主能不能當飯吃?在威權國家,「發大財」也輪不到你

民主能不能當飯吃?或是換個說法,在專制威權的國家,你能不能安心地吃飯?在中國,即使發大財,發的也是政商高官;連你賺到的錢,可能最後都不屬於你。被迫退休的馬雲、被中共盯上首富王健林,都是前車之鑑。

2019/02/07 | 李秉芳

自由國家2019調查:敘利亞0分、西藏1分,美國過去8年「嚴重削弱」

過去一年來68個國家遭遇了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度的下降,僅有50個國家自由度提高。不論是老牌民主國家美國,還是中國、俄羅斯等堅定的專制政權,民主退潮是全世界的趨勢。

2019/02/07 | 李秉芳

自由國家2019調查:敘利亞0分、西藏1分,美國過去8年「嚴重削弱」

過去一年來68個國家遭遇了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度的下降,僅有50個國家自由度提高。不論是老牌民主國家美國,還是中國、俄羅斯等堅定的專制政權,民主退潮是全世界的趨勢。

2019/01/11 | 李秉芳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宣布就職,為什麼多國拒承認、巴拉圭選擇斷交?

尼加拉瓜和委內瑞拉都出現左翼專制政府,巴西則有支持新法西斯理念的右翼總統上台,就連墨西哥新總統洛佩斯亦不願去捍衛地區人權和民主,令人擔憂拉丁美洲的民主「岌岌可危」。

2018/12/31 | 李秉芳

網路被關、投票釀12死的孟加拉大選:「拼經濟」的女總理贏得四連任

哈希納已經是孟加拉國在任時間最長的總理,即將展開第16年的任期,這場大選壓倒性的勝利,指出選民願意容忍公共機構及其公民權利受到侵蝕,以換取相對政治穩定和經濟增長。

2018/10/26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生命中不應承受的媚俗

我們要反對的,不是媚俗本身的價值判斷、美感判斷和它牽動的情感——它們都可以是值得追求的。我們要反對的,是它的專制。

2018/10/09 | 區家麟

中美叫陣廝殺,香港被縛上烈火戰車

專制中國在做的,特朗普不客氣,一一照辦。以為可以隔岸觀火食花生,等待支爆者請不用高興得太早,極權黑手將會變得猙獰,每個人都會被縛上烈火戰車。

2018/06/25 | 林兆彬

「地方包圍中央」反專制運動策略

作者提出,當議會抗爭之路已經接近走到盡頭,街頭抗爭又難以再鼓動市民參與,看前無望的反專制運動,其實還有其他抗爭的方向。

2018/06/19 | chenglap

假設台灣從民主逆反回專制,會怎樣?

覺得民主沒救、專制好的人,也大可以希特勒或萊因哈德一樣,自己組支軍閥發動軍事政變終結這腐敗的民主,但希特勒絕不是那種看著蘇聯專制,說專制比德國威瑪共和好,就期望著德國成為蘇聯一部份,自己可以因此當官的傢伙吧?

2018/03/14 | 精選轉載

從歷史來看,把任期改成終身制的獨裁者,通常不是絕對腐敗的那個

所謂的「成功」的領導者,也都只是將問題敷衍粉飾,拖延時間而已。當交班時間到來,繼任者——通常是被權力所腐化的那一個——就成了那隻被壓垮的駱駝。